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400章 催生金莲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周负此时竟带了几分笑意。

    连周言词出口冒犯都不曾发怒。

    吓得那双胞胎妹妹都倒抽一口凉气。

    “你放了他们吧,你要的都给你了。就当为父母祈福,就当为他们做善事了。”周禄年纪小,到底还有几分善心,哭着求周负。

    连体婴的时候每天都在一起,跟这个弟弟却一直有种陌生的感觉,但他依然爱他。

    可如今,弟弟好似一个恶魔。

    “你要的话,我把命都给你。周家伯母对咱们有恩,不然我们早就死了,弟弟你……”

    “滚开吧,我不是你弟弟!你给我好好活着吧,等过了今日,你要死就死,与我无关!”周负脱口而出。

    周言词眼睛一眯,他一直想尽办法维护周禄的命,兄弟情是不可能的,只有一个可能。

    周禄死,他也活不成!

    这么一来就说得通了,不论去哪都带着周禄,费尽心机让周禄活着。

    哈,这真是老天爷在囚禁他啊!

    周禄被他一脚踹翻在地,从来麻木没有知觉的身子,隐隐感觉到几分疼痛。

    周负走路也有几分僵硬了。嘴里嘀嘀咕咕骂着该死。

    “等过了今日,你是你,我是我,你死了省的还麻烦我动手!”周负淡淡道,脸上有几分狂喜。

    只是一直等,大越上空已经汇聚了一片乌云,雾沉沉一片,时间到了。

    周负背着手走来走去,那小小身躯的动作,总是无比违和。

    渐渐有些焦灼。

    “大仙还未回来吗?他到底去哪了?这关键时刻竟然掉链子,也是个靠不住的靠不住的,去你妈的!”周负气得踹人。

    他也知道自己年纪小,专挑身上薄弱又痛的地方动手。

    等到莲花开尽,竟是要隐隐结金莲的时刻,周负再也等不及了。

    “将洞口封住,所有人不得乱动!”周负沉着脸。

    他过够了这种生活,周禄死,他得死,随时还得防备着身体出现问题,他受够了!过了今日,他一定能拥有健全的身体!

    一定能生出优秀的后代!

    没错,他做皇帝那一世,后代每个都是连体婴!几乎都没活到成年!不管他后宫女人生出多少孩子,没有一个正常人!

    随时会面临绝种的困境!他不服!

    周负眼神阴狠,转头看着周家人。

    他眼神触及之下,所有人都避开了眸子。

    “把她们所有人动脉割破,不能让她们直接死了。必须得撑三个时辰!”周负早就备好了一名大夫,此时那大夫颤颤巍巍浑身抖擞。

    这孩子当初来找他,说娘生孩子需要他去一趟,这么小个孩子没有防备,加上他又出手阔绰,谁知道竟是这般可怕。

    四处都响起了哭声,小姑娘们怕的发抖,却怎么都挣脱不得。

    旁边那胖皇子忍了忍,倒是没哭鼻子。

    四面八方都有血迹顺着图案汇聚,形成一个诡异又奇妙的图案。

    周负望着缓缓盛开的金莲,虽然带了几分血色,但他毫不在意。

    这金莲只有龙脉之气滋润能让它成长,若不是那大仙,他也不知道还有催熟之效。

    虽然,大仙曾问他敢不敢动龙脉,龙脉一旦有损便是天下苍生遭罪,哈,管他屁事!

    “是上天负我,是上天负我!我只是拿回本来该属于我的!”周负没有半点悔改。

    他既然是被上天困在这躯体中,唯有躲过上天窥探才行。小胖子母亲是方玉音,父亲是周老三,都是皇室中人。

    他在龙脉,就可挡住老天爷的惩罚。

    哈,大不了雷劈来就把他拉出去挡着!

    “莲子马上出来了,金莲要谢了,哈哈哈,我要成了!”此时整个龙脉荒芜一片,竟是寸草不生。所有植物转瞬间干枯变黄,成了干草。

    “龙脉被抽空了,龙脉已毁,大越要完了……”那大夫已经吓得瘫倒在地,嘴里只念着完了完了……

    所有的气流都朝着金莲池子而来,外界干旱已久,此时乌云罩顶已经轰隆隆的了。

    “要下雨了,不过这天好像不对劲儿……”方玉音已经让人到处巡视,天空竟是呈现大片的血红色。

    周老三沉着脸,眼睁睁看着窗台上的常青树盆栽变得满树落叶。

    “下雨了,下雨了……”

    “这雨是红色的,快来看啊,这雨怎么是红色的……”

    外边宫女吃惊的喊道,只见那天空中血红一片,一滴滴落下的雨,本来干旱已久还来不及喜悦,便见雨滴发红,越来越红,掉在地上便成了一摊血水般。

    大越子民还来不及欢呼雀跃,便吓得瑟瑟发抖。

    方玉音和周老三站上最高的阁楼,这里能看到全城大部分街道。

    早已退休的太上皇此时也赶了过来,他年纪本就只有四十多岁,当初是因为愧疚和夸下海口才将皇位退给了周言词,成就了周言词千古女帝的身份。

    据说当初为了显得自己不那么凄凉,还将一头青发染成了白色。此时急匆匆赶来,有些雨飘落到身上,那白发隐隐褪下,露出底下青色来……

    “混账,混账!”太上皇站在楼顶,见京城百姓全都在对着皇宫扣头,竟是已经被吓坏了。

    “这些孽障,定是有人动了龙脉!”太上皇气得发抖。

    方玉音朝他看去,太上皇这才沉着脸道:“每代皇帝只有死前才会口头传给下一任帝王,每代口口相传。你是半路造反当得皇帝,自然不知。我又还活着,也不曾告诉言言,你个监国就更不知了。”

    太上皇只沉默了瞬间:“带人跟我来!”

    难怪,难怪大越三年大旱,他竟是从未想到龙脉出了问题。

    龙脉暴露虽是大事,但如今只怕是惹了上天震怒了!跟黎民苍生比起来,都算不得大事!

    方玉音立马召集一批亲卫跟了过去。

    “我去,能动龙脉只怕不可小觑。你留着镇守北疆和大越。我,我只会脑子,打天下守天下可不如你。”周三哥拉住她,方玉音顿了一下才点头。

    他知道这是相公心疼她。两人成婚后,一直相爱相守,后宫如同虚设。

    周三哥抿了抿唇。

    其实他有一点私心。

    他感觉,言言可能在。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