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399章 囚禁在残废之躯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大越上空久违的异象,让方玉音和周老三怔了一下。

    “她回来了?”方玉音呐呐开口,想起失踪的儿子,眼中一片狠厉。

    周老三眉头紧皱,兰兆那边的探子回来禀报过,妹妹还在冰窖里躺着呢。

    只不过前些时日,有人朝圣女逼宫,被从天而降的梁砸破了脑袋,当场死了。

    这手笔,跟妹妹当初一模一样倒是有的。

    此时的龙脉,竟是有几分腥甜气息。

    莲池中还只是花骨朵的莲花竟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张开,一朵朵灿烂耀眼。

    但若是细看,又与金莲有几分不同,似乎带着几分血气,有些渗人。

    四周传来一阵吟唱,空气中气息有些不对。

    周言词只感觉这龙脉的护国之气,竟是在全部往此处汇聚,隐隐的犹如化成实质。

    不行,若是真被他抽空龙脉之气,这完全是倾全国之力,毁灭一个王朝的代价促成他的好事。周言词眼睛都气红了。

    难怪,难怪会有她的存在。

    谢莹蕙惨死的那一世,只怕便是他登基后作孽,将大越龙脉抽离,整个大越为之陪葬!

    周言词恨得牙根痒痒,呵,今天咱们好好算算这笔账!

    周言词掩下眼中恨意,暗暗将那股气流往自己身上引导。横竖不能便宜了那神经病。

    “大仙还未回来吗?可差人去找了?”周负眼眶发红,气得将手边周家人用鞭子连连打了好几次。

    周禄听到声音,微微张开眸子,此时喉咙被层层包裹住,深怕他死了。

    托这国之命脉的福,他竟是隐隐看到些东西。

    “承……瑞,哥哥……”呆呆的倒在地上,看着不远处周家人跪在地上挨鞭子。

    两年了,竟是重见光明了!

    “该死,我的眼睛!”只见周负手一滑,鞭子猛地便飞了出去。双手捂着眼睛,不住地啊啊大叫。

    随后猛地转过身,恶狠狠地看着地上周禄。

    此时的周负,犹如地狱爬出来的恶魔。

    竟是吓得周禄一阵瑟缩,全身虽然有了点知觉,却依然不足以让他逃走的程度。

    “该死该死,你不是说好的,若是你有健康,你有眼睛,一切都愿意给我吗?我不是你唯一的弟弟吗?”周负一脚踩在周禄双腿上,咔擦一声,腿变断了。

    周禄皱了下眉,好似,有几分疼痛感觉了,只是不强。

    周言词隐隐猜测,估计是这里龙脉之气太过浓烈,龙脉又本是正义之气,被夺取的东西龙脉在强制归回原位。

    也是,在自救。

    周负年纪小小,但浑身煞气骇人,饶是周禄此时也被惊住了。他还是第一次见周负如此模样。

    “你……我……”周禄脖子间又开始往外浸血。

    他今日记起了太多事。

    记起了从出生开始,就是弟弟残疾,而他一切正常,只是两个人中间站在一起,无法分开。

    从小,在未曾进宫之前,他都是健康的。

    是他能走能笑,弟弟虽然能说话,却因为口齿模糊,从来不开口。

    是大伯母把弟弟绑在他背上,是他背着弟弟蹒跚学走路,每次弟弟羡慕的眼神,都看得他害怕。

    那一切都不是他的梦。

    后来两岁时,他大病一场,什么都给忘了。只记得自己身不能动,口不能言,唯独一双眼睛能看得见。后来慢慢嘴巴能说了,他还觉得是老天爷给自己恩惠。能说,能看,还是挺幸福的。

    是啊,傻人有傻福啊。

    那时自己还傻傻的,想要把唯一的眼睛赠给弟弟多好。

    哈,哈,多好,是啊,多好啊。

    原本一切都是他的,现在都成了别人的,他偏还傻傻的连眼睛都整日念叨着要送给弟弟。

    他一时接受不了,干脆用藏在袖子里的小刀抹了脖子。

    说起来,这到底是他唯一的弟弟,是他在这世上最亲最亲的人,即便知道一切,也没忍心质问他,苛责他,也不去想他怎么找到阴狠的法子夺了他的一切。

    只默默给了自己一刀。

    “你骗我,你骗我……承瑞哥哥,他们都在这里,不是大伯母和天下容不下我们。是你骗了我……是你放的火!”周禄此时隐约能看到一些,哪里还搞不明白,这孩子整个人都快崩溃了。

    “他杀了我父亲,烧死了满府所有下人。”周承瑞壮着胆子说了一句。

    周禄哭的更厉害了。

    一切都乱了,他完全接受不来。

    周负沉默着看着他,眼神极其可怕。

    “从你出生,我就在嫉妒,我就恨你。为什么我不是健康的那一个,我生来就有大抱负,生而知之,这是上天给我的聪慧。凭什么要将我禁锢在哪残废的躯体中,看着你们对我指指点点,凭什么?”

    “明明是一母同胞,明明是一起出生的,明明一个肚子爬出来的,凭什么所有的坏运都给了我?我不服,我不服!你微笑我就想撕烂你的脸,你说话我就想毒哑你的嗓子,你学走路,我就想断了你的腿,让你也常常无法动弹的滋味!我,想取代你!凭什么只有你是幸运的!”周负宛若疯狂。

    他知道谢可言和周伯跃是亲兄妹不伦才生下畸形儿,但凭什么都在他一个人身上应验了!

    老天爷将他送到这里,还让他重来一回,凭什么不给他机会!

    周言词被绑在池子中央,凉凉的看着他。

    “因为,这是上天对你的惩罚啊。”

    “你空有一切,你大脑正常,偏生要被囚禁在这无法动弹的躯体中,是因为惩罚啊!你与他绑在一起,甚至连单独出生的资格都没有!”周言词嗤笑一声,身旁妹妹吓坏了。

    “月牙月牙,别说话,那是个疯子。”双胞胎妹妹急死了,压低嗓音叫着姐姐。

    果不其然,周负又被触怒了。

    因为她所说的,都是真的!上辈子因他而死的人,能填满护城河。

    但那又如何,是上天不公,没给他好身体!

    他要改变一切!

    “现在,一切都来得及,什么都来得及!”周负冷着脸轻笑道,诺大个龙脉深处,愣是没一个人吭声。

    稚嫩的面容,与眼神,完全是两个极端。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