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398章 金莲即开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周禄病了。

    从龙脉出来就一下子病了,本就身体不好,突然还大病一场,周负整个人都气疯了。

    “该死的,他不能死!我的大业还未完成!”周言词只隐隐听得这么一句,就听见屋内噼里啪啦摔碎了一地茶盏的声音。

    周负似乎很紧张周禄的身体,有时候周言词都不禁感叹,这其中到底有没有一母同胞的情谊呢?亦或是对夺了他身体的愧疚和同情?

    冷不丁瞥到周负眼神,好嘛,那是不可能的。

    白衣少年犹如谪仙一般,平时话语极少,但周负再愤怒,在他面前也克制住了脾气。

    嘭的一声,周负推开门进来了。

    “哥,今日可好些了?有没有你觉得哪里不适,有什么一定要给阿福说,我就你这么一个哥哥,爹娘又是那种身份,我只有你了。”周负蹲在床前,拉着周禄冰凉刺骨的手轻声说道。

    周禄极其瘦弱,即便是拉着他的手,也跟拉着根骨头似的。

    “哥,大夫说你思虑过重,你到底在想些什么?什么都让弟弟来好吗?我定会护你周全,我都能从火海里抱出你,现在也一定能养活你!治好你的病。”周负摸着他额头,还有些烫。

    但周禄精气神很差,平日里就算身体不舒服,但凡周负出现在他身边,他都会强打精神跟弟弟玩耍片刻。

    但如今,竟是连个眼神都没给过周负,也不曾说一句话。

    周负心下有些不安。

    周禄无神的眸子看着周负,空洞洞的,那双漂亮的眼珠子晶莹透亮,当真是可惜了。周负也只有七岁不到,此时也有些茫然。

    “哥,你知道吗?我养了一池金莲,等那金莲开花结了莲子,到时候就能治好哥的病了。到时候哥哥能跑能跳,一定很开心。”周负眼中一闪而过的烦闷。

    这种关键时刻还要来哄孩子。

    若不是他离不开这病秧子,不然就……

    周负压下心事,正想说什么,便听见门外咚咚咚传来一阵敲门声。

    “开门开门。出来接受巡查,快点开门开门!”似乎拍门声有些厉害。

    周负脸色一变,怎么会突然查了起来?

    但他和周禄在京中可不是碌碌无名之辈,长得一模一样,又是双胞胎,一个正常一个残疾,稍微八卦的人都知道周家福禄。

    周家集体失踪,如今更是传得沸沸扬扬。

    “你去开门,就说你与哥哥住在此处。外面公子会配合你的。”周负让人抱起周禄,竟是直接下了密室。

    这小院内竟是还有密室,可见周负早就准备好了,有所图谋。

    周言词打开门,院内白衣公子根本没看她,自顾自玩着什么。

    侍卫进来搜查一番:“可又见过这几人?说出来重重有赏,不论真假,但凡有可用的便重赏。”侍卫打开画像,果然是周家人。还夹杂着几张六七岁女孩的画像,想来是父母报了官。

    周言词摇了摇头:“我体弱多病,极少出门,若是有相似的便来报官好了。”脸上看着胆小得很,侍卫扫了一眼就离开了。

    倒是院中那犹如仙人之姿的公子有些打眼。

    “你这丫头还挺聪慧,不过,我劝你打消念头吧,谁都停不了他的脚步。”白衣公子对着屋内周负努了努嘴,只怕白衣公子看出来了,周禄生病,与她有关。

    周言词抿抿嘴没说话,她其实想过要不要毁了莲池,但面前这白衣男子总让她有几分熟悉,直觉让她不要暴露身份。

    看着她进了屋,身后传来一声嗤笑。似乎不以为意。

    周言词还不足以让他放在心上。

    周言词刚一进屋,就闻见淡淡的血腥味儿。

    眉头一凛,一股气息微微泄出,一闪而过。

    屋外少年猛地站直身子,眼神一变,转身就跃出围墙没了踪迹。

    谁都不知道那少年是从何处来,为什么跟着周负。

    此时周负猛地从地下室出来,整个人慌慌张张,若不是他身子骨还算好,此时只怕抱不动周禄。

    周负一只手紧紧握住周禄的脖子,却还是有滴答滴答的血往外流。

    “大仙大仙,大仙呢?快点回去,等不及了,他要死了!”周负赤红着眼大声喊道,此时明显的能看出他有几分慌张。

    周言词心下一惊,便见周负气得牙根痒痒:“早知道就该让他瘫在床上躺一辈子,该死的,竟然自杀!”俨然气得发狠了。

    周负见外面没人,气得更是要发狂。

    “不等他了,快回龙脉!”身后几个受命之他的人便抓了周言词便返回去。

    只是身后还抱着个小孩,那孩子看着粉雕玉琢的,大概只有五六岁,比起周禄还小了一些。

    “把人看好了,现在外面到处都在找他!”周负整个人都是阴郁的。

    周禄奄奄一息,看来快昏迷过去。

    身后那粉雕玉琢的小男孩却看着周负哼哼两声:“父皇母帝会找到我的,你害了大伯伯一家,父皇会杀了你的!”说着还嘟着嘴,那胖乎乎的样子跟三宝有些相似。

    周言词一听他这话,哪还不知道。

    周负简直胆大包天,竟然还掳了三哥和方玉音二人的皇子!

    周负只让人堵了他的嘴,便一路躲避了侍卫逃回了龙脉。在如何,他们也是孩子模样,外界对孩子甚少防备,唉。

    这才让那么多女童被拐。

    回了龙脉,那皇子一看龙脉便心中有谱,虽然没见过,但传闻中龙脉就是这样的。

    “把所有人带出来,把那对双胞胎和这臭小子绑到中间。”周负头都不回,便尖细着嗓音道。

    周家人此时也看到了皇子,顿时惊得说不出话来。

    几次想要拦,求求周负放过孩子,周负直接让人杀了。

    周言词细细数了一遍,还剩七个与他们同年同月同日生的人。此时被绑在七个角落,就等着胳膊动脉。血脉流下,汇成那古朴诡异的图案。

    大越上空,突然间乌云密布,惊雷阵阵,本就干旱许久的人们,突然一阵躁动。

    一定是,大越之福重新保佑他们来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