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397章 哥弟互换身体(下)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怎么这么热?”周禄吃惊的喊了一句。

    他两年都没出来过,此时一感觉到外界的热度,皮肤就有些受不了,很快有些发红。

    “女帝上位,名不副实,监国代管,民不聊生,大概是上天降罪吧。”周负声音淡淡,明明稚嫩的声音说出那种话,让人极其不舒服。

    “三叔还是很好的,将我们接进皇宫,好吃好喝待着,平时也不说我们。”周禄不知道为什么,弟弟总是这样怼天怼地怼空气,好像跟谁都有仇一样。

    “那叫拘禁。你知道什么叫拘禁吗?没有自由没有活动空间,做什么都有人监视,那是悲哀。生不如死的悲哀。”周负声音一冷,几乎是怒吼出来。若不是他找到龙脉,只怕还被关在那该死的地方。

    他想待皇宫,但那是建立在他是帝王的基础上。

    阶下囚,去死吧!

    周禄怔了一下。

    本想说,以我们的身份,父母差点连皇位都给谋了。皇室防着他们是应该的,但又怕弟弟难受,这才忍了什么都没说。

    其实,在周禄心里,自己兄弟二人,说是谋反之臣的后代都不为过。

    “好好看着我哥哥,出了岔子……”周负没说完,他已经快没了耐心。

    周言词推着他,跟着他们上了马车,一路沉默着,也不知走了多远,才感觉到阴凉几分。

    下了车,到了一座宅院外。

    周负似乎最近越发焦急,好像在等待一个契机,他谋划的似乎不止是皇位。他……他原本是穿越者,甚至在谢莹蕙那一世还成功登基当了皇帝。但为什么又会重生,这就怪了,甚至还在穿越前将周言词气运夺了。难道……

    周言词看向周负身边的少年,总觉得他有些不同寻常。

    除非,有人知道她会代天巡视,拨乱反正。

    只是没想到,本想扼杀,却正好促成了!只怕周负都快气死了。

    “你们在这里呆着,哪里都不要去。我出去打探打探。”周负门都没进,便将周言词和周禄锁了起来。

    周禄却脸上有些狐疑。

    “怎么了?”周言词问道。其实,不管前生后世,周禄都只是个普通婴孩,只因为周负胎穿做了皇帝罢了。

    如今重生回来,皇帝没当成,被周言词半路截了,还被人拘禁,只怕更疯狂了。

    “我刚刚好像有一种感觉,好像自己也曾赤着双脚,奔跑在阳光下,健健康康,活泼又调皮。”周禄说着说着自己都笑了。

    “一定是久了没晒太阳,都出现幻觉了。”周禄神色有些失落。

    其实,刚刚那一瞬间他几乎快要觉得那是自己亲自经历过的。

    可是,他明明一直坐在轮椅上啊。

    “一两岁时候的事,你可曾记得住?”周言词心中猛地一跳,看着他问道。

    周禄摇摇头:“怎么可能,那时候都还没记忆呢。不过那时候被三叔接到了宫里,我生了一场大病,好多事情都记不起来了。”说起来,刚刚他想起自己赤着双脚在地上奔跑,好像也是一两岁的时候。

    记忆有些模糊,身后似乎大伯母还在喊。

    “禄禄,带着弟弟走慢些,当心摔倒。”声音温柔。

    身后,好像绑着不能动的弟弟……导致他总是摇摇晃晃摔倒。

    周禄脸一白:“不不不,不能乱想了……”捂着脑袋,脸色煞白。明明自己才是残疾的那一个,怎么会是自己在走路,背着残疾的弟弟呢,不,不!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呢,一定是自己那时候太羡慕四肢健全的弟弟,自己在记忆里骗自己的。

    周禄一次又一次在心中告诫自己,却到底只有七岁不到的年纪,整个人都瑟瑟发抖。

    “月牙,你信有人能抢夺身体吗?就是,就是,就是原本是你的,却突然被别人抢走了?”周禄突然地说出口,把自己都惊了跳。

    “月牙别信我胡说,我瞎说的。”周禄白着脸,哪知却听身旁小女孩脆生生道。

    “我信啊。”

    为什么不信,我自己就是!

    这绝对是强有力的证明,没人比她更清楚!

    “这世间之事自有章法,日出日落自有规律,男女相爱繁衍自成天性,你以为一切都是巧合吗?上天是开眼的,世间也是有能人异士的。”当然,周言词没去深想自己代天巡视的含义。

    周禄啊了一声,迷茫的很。

    “真的,真的有吗?可是,可是他是我弟弟啊。”周禄不信,但这几日,自从月牙来到他身边,他的脑子好像越来越清明,越来越好使了。

    有些东西,就像拨开了云雾,挡也挡不住。

    周言词此时也想到了,周禄出生食素,心善信佛,只怕本就是来给谢可言这对父母赎罪的。

    周负,才是那个残疾儿。

    不能动不能言没有灵智的痴儿!

    他俩,交换了!

    交换了,是交换了!难怪周禄晚上总是做梦,梦到自己在梦中跌跌撞撞奔跑,身后驮着一个人。是他,是他,健康的那个才是他!

    “以前,弟弟什么都好,唯有眼睛不好。我就在想,反正我是个残疾之身,要是把唯一的这双眼睛也给弟弟,多好啊。他总是眼睛疼,时常喊看不见。”周禄声音有些恍惚。

    “可是弟弟说,如果可以,他宁愿用命换我的健康。”

    后来,四岁那年,爹娘忌日。

    三叔送我们回大伯家拜祭父母,却发生了大火。大火中自己昏了过去,之后被弟弟救出来时,就总是眼睛不舒服。

    弟弟眼睛却开始好转,越来越好了。

    他还记得自己完全看不见的那一天,天空突然黑暗。弟弟却兴奋的告诉他,自己眼睛被神医治好了。

    那天,他都不知道自己该哭该笑。

    真的等到失明的那一天,却无法接受。

    此时,他不由想,难道真的应验了?眼睛给弟弟了?

    越想,这想法就跟滚雪球一般,越来越失控。

    身体,眼睛,一切的一切,都在脑海里疯狂肆虐。明明还是觉得不可能,可这诡异的想法却挥之不去。

    “你弟弟那双眼睛,看起来真的跟他不搭呢。”周言词轻声说道,完全压垮了周禄最后一根稻草。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