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395章 药引是心脏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周承瑞说不清心中什么感觉。

    周福周禄,是三叔抱回来的。小时后他们连体在一起,很可怕。

    外面的人都会偷偷议论,但因为女帝的关系,又因为三叔是监国,大家都不敢说什么。

    但是每次出门,背地里的嘲讽总是能听见的。

    他们也会因为小伙伴的嘲讽回来生气,但对双胞胎,却是完全生不起气的。

    那时他们才一岁多,还不记事。

    他还记得,有一个爱说话爱笑,精气神也好,家中长辈都喜欢他。自己也时常喂他吃食,看着他笑就高兴。

    另一个随时病怏怏的,体弱,又不爱说话。

    时常睁开眼,也是让他很害怕的眼神。

    他不懂,为什么那么小的弟弟,眼神那么可怕呢。他怕就不敢接近,这两个孩子给他的感觉就像两个极端一样。

    爹娘总是说,弟弟们很苦,他们没了爹娘,我们要好好照顾他们。

    大人的错不管小孩子的事,他们是无辜的。

    娘甚至生了个弟弟与他们差不多大,但因为他们身体弱一些,把奶给双胞胎吃,不给弟弟吃。

    弟弟生下来就是吃羊奶长大的。

    最后谁都没想到,身体分开了的他们,一把火烧了周家。所有周家人,都成了他的仆从。

    小时后的记忆已经有些模糊,他也不愿回想,回想起来他就会后悔,为什么当初没掐死他们!

    不论是襁褓的婴儿,他都只想掐死他们!

    周承瑞见林悦雅推着人往前走,顿时脸色一变,摇了摇头。

    怎么瞧着那小女孩子有些不一样了,那眼神看过来他都有点发憷。

    “怎么停下了月牙?”周禄问道,这会空气中那股血腥气越发重了,浓的骇人。

    “弟弟不会是在山林里买了猎人的猎物吧,怎么这么腥?”周禄皱着眉头,周承瑞没去看他的眼神。

    他知道这个弟弟能感觉到。

    周言词看了周承瑞一眼,径直推着人走了过去。

    此时,那微弱的哭声已经快要听不见了。

    “什么声音?好像有人在哭?”周禄下意识问道。

    刚走过转角,莲池旁的周负听到声音便猛地回头,眼神阴郁可怕,竟是有些渗人,眼中的红血丝和疯狂,瞬间就让周禄感觉到了。

    “弟弟?阿福?”周禄喊道,语气有些迟疑。

    直觉告诉他是弟弟,但那可怕的感觉让他心头发紧,又不太像弟弟。

    周负眼神狠狠剜了推轮椅的林悦雅一眼:“他说想出来走走……”

    “是我想出来,不怪她。弟弟你别生气,等下我就回去。这,这里是不是有哭声?”周禄鼻翼间全是血腥味。耳畔的哭声若有若无气若游丝,好似马上就要断了。

    周言词站在他身后,手耷拉在轮椅上。

    看着莲池旁骇人的一切。

    莲池中莲叶越发多了,甚至已经开始冒起了花骨朵,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开。

    传闻,龙脉滋养的莲池,能开出金莲,被无数同年同月同日生的童女鲜血滋养长大的莲池,会开出什么样的花呢?

    此时几人面无表情的将几岁女孩子脖子,手腕割破动脉,绑在莲池中央,脚下是一座莲台,莲台上玄妙又让人心悸的图案,鲜血已经顺着流满了图案。血滴答滴答流回莲池内。

    女孩子心口处有个巨大的窟窿,已经被挖了心。

    池子边架着一口锅,正有个少年在往里边扔药材。似乎是随意扔的,又好似有着某种规律。

    锅里已经开了,那一起一伏的,很像心脏的模样。

    周言词喉咙紧了一下,压了压心口处的恶心感。

    “阿禄你听错了,哪有什么哭声。这里只有几个我请来帮你熬药的大哥哥。”周负走上前来,但似乎想起自己身上有血腥味,便未曾走进。

    “我在给哥哥熬药,你的药要熬三天三夜,要完全化成水才行。半点离不得人,弟弟一定会好好守着。”周负面无表情的说道,只是那语气却让周言词发凉。

    这果然就是个禽兽。

    周禄闻见血腥味,心里总觉得有点不对劲。

    “那,那药引是什么?”

    问出这话,空气中突然顿了一下,连熬药的白衣少年才抬起头来看了轮椅上的周禄一眼。他身后的林悦雅一瞥而过,并未在意。

    周言词低着头垂着眸,不知道为什么,那熬药少年的眼神,让他不舒服。

    周负叹了口气。

    “神医告诉我,你是先天体质弱,也是上天降罪,就算将来死了,后代体质也会这般。好不了的!所以需要花费些精力。需要聪慧的动物心脏,熬药成水,熬成一碗饮下。越是聪明越是有效。”周负最后又加的那句,是因为有几次没熬化,周禄吃到了肉。

    周禄听得脸色一白。

    动物心脏?越聪明越好?以形补形?

    “以形补形不可取!阿福你莫要被外面庸医骗了,吃猪脑猴脑长脑子,吃猪蹄长脚力,这些都是假的!竟然还吃心脏?弟弟,你定是被骗了!”周禄顿时气急,甚至喉咙一阵发痒。

    他想吐。

    “放屁!外面那些庸医岂可与我相比?凡夫俗子懂什么?他们吃的是什么,你吃的是什么?”少年恶狠狠说道,语气中包含恶意。

    若不是周负好几次皱眉,只怕少年都要说出来了。

    周禄脸色一白,身子都抖了起来。

    “哥哥你别怕,我只是请山下猎人帮我抓了几只猴子养起来,我曾在古书中看到过,猴是除,除人外最聪明的动物。”说道人字,微微恍惚了一下。

    “不,不,我不吃了。你不要养了,将她们放生吧,我这条命,能活多久是多久,我不强求!”周禄难受极了,想想自己每隔七天所饮之药,即便只是畜类,饶是如此,周禄也无法接受。恶心的他难受。

    特别是空气中那股血腥的味,更让他无法接受。

    少年嗤笑一声,噗通噗通往锅里丢药材。

    你吃的可是人,你吃的可是她们的精血,还有什么不能吃的?可笑!

    少年眉宇间很是猖狂,没有半点收敛。周言词眼神都不曾触碰他。

    她直觉不喜欢那个人。

    很少有这样的情绪。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