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394章 天使与恶魔双生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周禄身旁多了个小跟班。

    虽然周禄这两年已经习惯了在黑暗中行事,但平时端茶倒水的小事有人帮忙,也轻松了许多。

    了许多。

    “你叫悦雅?那我叫你月牙吧?”周禄摸着书,那是周负找人刻出来的字,周禄用手摸也能看。

    好在前面四年眼睛是好的,习了一些字,不然连唯一的乐趣都没了。

    周禄将书放在膝盖上,浅浅的叹了口气。

    “弟弟这两年心理压力很大,我知道。他想治好我的眼睛,治好我的身体。你大概想不到,两年前我从火场上被弟弟拖出来时,情况更严重。这两年要不是弟弟每隔七日寻来药,我恐怕还是个流着口水的痴儿……”周禄轻笑一声,感觉到月牙的眼神又落在了他身上。

    没多时眼神移开了,他听见月牙声音有些冷的问道:“每隔七日吃一次什么药?”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感觉月牙的声音好像很寒很冷。

    周禄怔了一下,他虽然年纪不大,但其实很敏感。

    好像月牙不高兴了。

    “是弟弟寻来的一味汤药,弟弟求过神医,神医说我们是先天出了问题,为上天所不容。需要常年饮用玉心汤,每隔七日一饮,身体才能长久,才能活得久。不然,只怕活不过七岁,说起来,若不是那玉心汤,我现在早没了吧?”

    对面的月牙迟迟没说话,好像一下子安静下来了。眼神也没看向他。

    周禄有点慌乱。

    “月牙?月牙?月牙你还在吗?你在哪里?”周禄一慌,便失手将桌上的杯盏打落在地,滚烫的水将他腿都烫掉了一层皮,但他没有半点感觉。

    他下半身是没有知觉的。

    周言词站在他身后,房间内有一柄周禄平时无聊时自己摸索着削除来的木剑,很是锋利。

    此时她拿着木剑,站在周禄背后,只差一点就要触碰上他的脖颈。

    玉心汤,哈,那其实就是外面那些小姑娘的心肝吧。

    被放了血,挖了心,熬成汤药,每隔七日就是一条人命。

    “月牙?月牙你在吗?月牙你还好吗?”周禄喊了好几声,没有应声,只以为她离开了,沉默了半响,才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

    脸上的笑容也淡了。似乎有几分失落。

    “月牙也嫌弃我是个残障之身……”说完摇摇头。

    “不该奢望那么多,我这样的人是被上天不容,不该奢望那么多的。阳光,花草虫鱼,我都不该奢望的……”

    有泪从纱布下流出来。周禄却很快擦了眼泪,半点声音也没有。

    周言词放下木剑,露出几分脚步,蹲下捡起茶盏碎片。

    “出去拿东西了,你衣服湿了,换一件吧?”周言词学不来一口一个奴婢,只随口应付了过去。

    周禄似乎没想到她还会回来,竟是一下子咧嘴笑了起来。

    这笑容极其开怀,其实,他这两年都没见过太阳了。

    弟弟不允许他离开这个门。

    说是为了治病。

    周禄有些不好意思,但周言词一个成年人,却没有半点羞涩。

    给他脱下衣服,他身上瘦骨嶙峋的可怕,骨头都冒了出来,能看出身上根根肋骨。身上很多地方都有伤痕。

    “这是当初分离身体时留下的伤口。”周禄摸着身上痕迹。

    周言词嗯了一声,看到他腿上已经被水烫出了很多泡,但他一点知觉都没有。腿上已经萎缩,只有一层皮贴着骨头,看着极其可怕。

    周禄似乎感应到了她的目光,面色微白,双手想要挡住腿。

    周言词淡淡的移开眸子,给他擦了药,换了衣裳,并未打碎他那点微弱的自尊。

    “两年没有晒过太阳了,真怀念以前每天在家里晒着太阳的日子。大伯还每天请人教我习字,承瑞哥哥写的字最好看。真想他们。”周禄似乎越来话越多。

    被关在屋中两年,他变得越发沉默寡言。若不是前段时间他突发高烧,差点一个人死在里面,弟弟也许不会让月牙过来吧?

    周言词看着门。

    其实门一直没锁,但周禄眼睛看不见,又站不起来,自然打不开门。

    周负大概也不想他出去,外面,周家人可都在!

    周禄就像一只小白兔,被弟弟圈养了起来。

    吱呀一声,门开了。

    周禄一愣,便听见月牙走过来推着他的轮椅往外走:“我带你出去看看。”今天,算起来正好七天了。

    是周禄该吃药的时间了。

    “不,不行不行的,弟弟不让我出门的。他说,大伯二伯会杀了我们的。”周禄后半句没说,他觉得大伯二伯对他挺好的,为什么会这样呢?

    周言词没给他多想的机会,推着他就出了那道小门。

    空气中,浓浓的血腥味儿。

    “这是什么味道……”周禄差点吐出来,恶心的脸都白了。只是细闻之下好像有点熟悉。

    周言词看着他,恐怕,又在熬煮你的药!

    其实,周言词方才并未对周禄动手,并不是因为怜悯。

    而是突然想起,周负他是穿越之人,志在帝位,拥有满腔野心又身负极大能力之人。若说他会为了周禄治病这么大费周章,她压根不信!

    周禄是真正的婴孩成长起来的,他真的就只是个六七岁孩子。

    双胞胎,周负穿成了其中一个。或许对可怜的周禄有同情心,但绝对仅仅只有同情,绝对不到这般程度。

    只怕周禄都不知道周负到底在做些什么!

    周言词脸色微冷。

    推着周禄往外走,外面空气一如既往的湿润。

    “弟弟说,等我身体好些了我们就搬出山洞。这是他临时找的,以后就能出去了。委屈你了月牙。”周禄是知道自己住在山洞里的,常年没有阳光,周负也瞒不住。

    此时推出那道门,没走多远就碰见周承瑞捂着嘴巴不住地干呕,只是不敢发出声音死死压抑住罢了。每隔七日,又开始了!耳边的哭声也越来越弱了。

    刚一抬头,就见周言词推着周禄出来了。

    周承瑞猛地呆住。

    他其实已经两年没有见过周禄了,每次他出现,周负是不允许周家人发出半点声音的。父亲,父亲就是因为瞥到周禄的出现,想要冲上去,最后,死了。

    周承瑞站到周禄三步远外,静静的看着他。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