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393章 双胞胎轮椅哥哥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周言词只觉得可笑。想要大笑,却因为嘴巴的干渴,一动嘴角就撕破了皮出血。

    这对双胞胎所作所为,差点颠覆整个天下,尸横遍野。不说远的,就说近的,这外面每隔七天便放尽一个女孩子的血,也是残忍至极。

    然而,她居然感觉到了仁慈平和,去你妹的。

    更让她诧异的是,身后那冷冰冰的恶魔似乎也跟变了个人一样。

    “大哥,我找了个人来照顾你。你眼睛看不见,跌跌撞撞也不方便,你就别推了。她跟咱们同岁,也就六七岁的年纪,要不是弟弟心善,她就被爹娘卖进青楼了。”身后幼童轻声道。

    周言词轻笑一声,在这空阔的房间内极其刺耳。

    身后一道锐利阴狠的目光看过来,周言词嘴角一勾,装模作样。

    此时抬头看,才发现面前轮椅上的男孩极其瘦弱,几乎跟外面女孩子比得上了。眼睛处蒙着块白布,似乎眼睛看不见。

    幼童似乎怕她乱说,眼神狠狠的看着她,嘴巴无声道:你,的,妹,妹,还,在,我,手,上!

    周言词看着他,知道他是个疯子,便也没再刺激他。

    “阿福,哥哥不用伺候,哥哥摸索着也能做的。”男孩子似乎比幼童稳重一些。

    幼童眉头微皱。

    阿福是周家人取的,他并不喜欢。

    给哥哥说了多少次,上天负我,世界负我,我叫阿负。

    “你不留下她,她也活不成的。”周负控制着脾气,明明小小一个人,看着邪气的很。

    轮椅上的男孩呆了一下,良久才叹了口气让人留下。

    “大伯二伯他们依然没来找我们吗?”男孩的声音有几分希冀。

    周负眼神也不眨的说着假话:“我们爹娘如此不堪,大伯二伯又是要脸面的。还有个女帝是家中姐姐,咱们的存在就是侮辱,只怕没杀了我们,都很后悔吧?”语气不由带了几分嘲讽。

    周言词心中冷笑他颠倒是非黑白。

    若不是在外亲眼见证了周家所有人都为他所控制,只怕她都信了。

    “哥你不要再念着他们,那一家子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安心养着病,总有一日,属于我们的,都会还回来!”天下,健康!一切的一切!

    说完,便走了出去。

    临走之前深深的看了周言词一眼,眼神冰冷,满眼威胁。

    周言词站起身,沉默着看着轮椅男孩,心中有几分杀意。

    “你不要害怕,我弟弟就是嘴硬心软。我叫周禄,福禄的禄哦。与弟弟是一对的名字。”周禄虽然已经过了六岁生日,但因为常年卧床,身体很瘦弱。

    只是脸上的笑容却从未放下。

    周言词看着他,眼神很冷。

    嘴硬心软,呵呵,那个畜生哪有心!

    “我知道都是我的身体拖垮了他,他还是个孩子呐,唉……大伯二伯对我们福禄兄弟够好了,但阿福总是乱想。他觉得我们是俘虏的意思,这孩子,还不懂事。”他很久没跟人说话了。

    他和弟弟以前身体是连在一起的,用神医的话说,本是同根生,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

    后来身体分开后,弟弟所有的一且都是好的。

    他虽是哥哥,但心脏不好,腿不好,连对脸部的控制都是这段时间才好转一些,唯独好的只有一双眼睛。大伯总说这双眼睛灿若星辰,纯粹美好,但他从来没看过。

    控制不好面部,他害怕照镜子看到自己可怕的一面。

    只是两年前时弟弟眼睛看东西有些模糊,慢慢的越发看不清,弟弟整日焦躁。跟周家大伯二伯也起了好多次冲突。有一晚回来时,弟弟在他床边站了一夜,却什么也没说。

    后来一场大火,他眼睛失明了,好在弟弟却突然好转。

    虽然之后,弟弟说是大伯二伯想要杀了他们,赶尽杀绝。但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却又因为眼睛看不见,没有办法。

    “你对你弟弟挺有信心嘛,好人,呵呵,嘴硬心软……”亏你说的出口。

    周言词到底是个成年的灵魂,对着他张了好几次口,都没说出恶毒的话。

    只看着那周禄嘴角的浅笑,坐在轮椅上,呆在阴影里,神色间有许多掩饰不住的向往。

    “同是连体婴孩,你弟弟身体健康,能跑能跳大脑正常,唯一的缺点就是眼睛不好。你却四肢退化,几乎快要萎缩,大脑也不灵光,唯一好的眼睛都没了,你就没想法?听说你眼睛坏了的同时,你弟弟眼睛也好了呢,你说是不是你弟弟干的?”周言词随口道。

    “胡说!他不是这样的人,他是个好孩子,是个顶好的孩子。”只是没想到周禄反应竟如此大。

    “你……你不要胡说,弟弟很苦的,弟弟要照顾我,弟弟要面对外面的流言蜚语,弟弟很苦的!你,你不要在弟弟面前说这些话。这,这都是我的命不好。爹娘,爹娘是那种身份,我的出生是该有罪孽的。弟弟,弟弟能跑能跳,我满足了……”越说,声音越是低沉,也越发小声。

    周言词看着他,眼神戏谑,隐含着几分怜悯。

    愚蠢!

    “我不羡慕他,不嫉妒他的健康聪慧,我是哥哥,就由我怕一个人承担吧。”周禄声音很失落。只怕这些话他都没对周负讲过。

    他一直生活在阴影里,生活在黑暗里。弟弟什么都健康,在外面别人不会指指点点。

    反倒是他,只要一出现,就有那么不堪的出生。仿佛一切都暴露在阳光下,刺的人生疼。

    “你不要看着我,我失明两年,能感觉到别人的眼神。”周禄微微移开了脑袋,他不喜欢别人这样看着他。

    周言词收回眸子,她不想跟一个瞎子一个全身残废的人计较,但那么多无辜生命为他们丧生,他却一无所知!真是可笑。

    周负还颠倒是非黑白,告诉他是周家抛弃了他,周家放了把火想要杀死他。

    呵,周负亲手烧死那么多周家仆从,将周家人囚禁在身边,还不忘给傻白甜哥哥灌输错误想法,真真可笑至极。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