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391章 血染龙脉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周言词顺着空气中残留的气息一路追了过去。

    这气息可算不得友好,甚至,跟现代那时抢夺她气运的感觉极其相似。

    呵,还真是有意思呢。

    上次让人夺了气运,咳咳,说起来周言词任何人都没告诉。

    总不能说自己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吧?

    她能说那时候跟谢岱齐滚床单到紧要关头?别闹了好吗,她不要面子的啊!当时失控了,让人钻了空子,哈,这次看怎么收拾他们!

    周言词一路飘荡,好几次差点跟丢了。

    但那股气息透着霉运,好歹极其显眼,这才跟住了。

    一直飘荡,直到回到大越京城,然后……

    钻进了皇宫地底深处,那,是大越龙脉所在!

    周言词心中突然有股不好的预感,长居龙脉处,对那两个双胞胎只有益处没有坏处。三哥和方玉音将天下都要掘地三尺,唯独没想到人就在脚下。

    不过那是在没遇见她的情况下,哈,那俩小破孩,打死想不到她会成一缕幽魂回来吧?

    周言词接连好几天围着皇宫仔细转悠,瞅准时机才下了龙脉地底深处。这龙脉,只有历代皇帝死时会交付给下一代。周言词继位太早,都还不知道呢。

    你问龙脉入口在哪里,说起来你可能不信,居然是皇宫化粪池那!

    周言词钻了粪坑,整个人都是抑郁的,给那俩双胞胎又暗暗记了一笔。

    龙脉下边并没有地底深处的窒息感,说白了并不缺氧。

    反而让人神清气爽,龙脉承载了一个国家的气运,国之昌盛的基础。

    周言词顺着气息辗转好几次,那条小道越发宽阔,直到,站立在空旷的地底深处,龙脉中心时才停止。

    此时隐隐能感觉到人声了。

    若是细看,会发现地面与这里是有空气流通的,不然长时间居住也吃不消。

    龙脉正中央有汪清泉,清泉中长满了莲叶,但却不见莲花。

    只是这空气中淡淡的血腥味,让人心中犯恶心。

    周言词走近细看,眉头轻皱。

    本来洁白无瑕的莲叶,竟是染上了几分血色,本来清澈的泉水,此时竟全是血红色!

    是血!

    周言词猛地倒退两步,眼中带上寒意。

    龙脉不纯,已染污秽,只怕这也是大越遭受天道惩罚的缘故!

    传闻国之命脉若是精纯,甚至能满池莲花盛开,那莲会变金莲。

    金莲盛开,天下将会下三日红雨,人若喝过能长命百岁身体健康,畜若饮下能一日比一日肥硕,干涸的土地会重新变得肥沃。百姓安居乐业风调雨顺,是盛世的开端。

    这虽然出现在传说中,但也是历代皇帝努力的最高标准。

    而现在,那莲池俨然被污血所染,天下大旱也就罢了,只怕灾祸一波接一波。

    周言词气得发麻,这是要全天下黎民苍生的命!活活断了生路,数不清的生命都会为他们付出代价。难怪上天震怒,这都是孽啊!

    周言词朝着声音最大的地方飘去。心中极其沉重。若是她没有突然回来,是不是就会大错酿成了?

    耳旁的哭声也越来越悲戚,只是听着声音,似乎人都不大,年纪有些小。

    “呜呜呜……我要回家,我真的要回家,我娘娘说不能轻信陌生人,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胡来了,我要回家……“

    “我好害怕……娘亲救我啊,迎迎怕,好怕……“

    “我好饿啊,我都三天没吃了,我不想喝水了,这水好腥,有血。我不爱喝这个。为什么要我们喝这个啊,我想吃肉肉吃饭饭……”小女孩哭得伤心极了。

    “那两个弟弟是坏人,他骗了我……呜呜……菁菁和程程被带出去了再也没回来,她们,她们不会死了吧?”一阵阵压抑的哭声,让人难受得紧。

    那些孩子至多不超过七岁。

    这些孩子全都被关在一起,各个饿的面黄肌瘦,有几个嘤嘤啼哭,可见吓得不轻。

    地牢外一个十岁不到的男孩正给每人碗里添水。

    猛地被其中一个小姑娘捉住,吓得惊叫一声白了脸。

    “小哥哥小哥哥,你放了我们好不好?我想娘娘了,我要回家,捉我干什么啊,我以后再也不乱跑了,求求你放了我们吧?我害怕,呜呜呜呜……”一群小姑娘吓坏了。

    周承瑞吓得直摇头:“虽然他们叫我哥哥,但是我一家人都在他手里,我我爹已经死了……”男娃眼泪哗哗的,他更怕。

    他见过那比他还小的弟弟像杀鸡一样,将与他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小妹妹拐来,每隔七天便割断一个妹妹的脖子,将人推进莲花池。

    他也怕,他真的好怕。

    明明那两个弟弟以前他也见过的,虽然长在一起的连体婴让他不舒服,但从未想过他们竟然这么可怕啊!

    他也不知道他们明明是连体婴,为什么分开了。

    连体哥哥似乎在分体中受到了伤害,只能一直坐在轮椅上需要人推着,甚至口水都会不自禁留下来,但是那个哥哥不吓人啊,甚至不知道弟弟在做什么。

    每次做事情,那个哥哥都不准出来。跟一张白纸一般。

    “都是恶魔,全都是恶魔,死了要下地狱的恶魔。”小男孩嘴里喃喃着,眼中压抑着恨意。

    连体婴弟弟太可怕了,抓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孩子,抓人杀人眼睛都不眨,完全是两个极端。好似善恶直接被平均分给了两个人。

    周承瑞不敢看那些小妹妹,都只有六岁,好小啊,那么可爱,可是他什么也不敢做。

    甚至那恶魔交代了,每个人因为拐来的先后顺序不同,每个孩子都要饿七天,饮七天池中水。排出身体中的污秽,饿了七天,便会被拖出去抹脖子。这些孩子,至今不知道命运是什么。

    只知道隔七天就会少一个人,悄无声息,再也没回来了。

    周承瑞哇的一声便哭了。

    “小姑姑救命,小姑姑救命啊。我娘说小姑姑是皇帝,是最厉害的,为什么不来救我们,呜呜呜呜……小姑姑救命。“到底是孩子,再也无法控制心中恐惧,跟一群小姑娘哭得可怜兮兮。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