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389章 是那对双胞胎啊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周言词呆呆的在梁上坐了许久,直到宫门都关了,她才悠哉悠哉的飘下来。

    只是细看,就能看出她头重脚轻一副喝多了样子。

    转头看着这诺大的大殿,天下皇室都大同小异,与大越皇室没什么区别。反正她是皇帝,这些东西是见惯了的。

    周言词对此没有半点留恋。

    宫内请了人来查探金銮殿,突然一根木材掉落,这还不吓人吗?这可是全天下最尊贵也最有能力的人了,全都在此处呢!

    “哎,这好像有个脚印,难道我看错了?不对啊,怎么看都觉得像是有人狠狠的踢了一脚,将这根生生踢断掉下来啊……”那人世代木匠,都是专为皇宫做事。

    这会蹲在地上百思不得其解。

    而且那脚印明显一看就是女人的,那么小那么秀气。

    笑话,哪有女人能把这实心木材踢断的?

    呵呵,若是有人胆大敢拿女帝脚印对比,就会发现,这脚印真是无比的契合啊!

    “唉……”

    一路飘到后宫,叹气十几次,周言词才愁眉苦脸的上了秋千。

    后宫有个大秋千,此时无风自动,越荡越高,一不小心,就传出了皇宫闹鬼的消息。

    圣女身旁的少女如今已经十来岁,已是豆蔻年华的少女。

    眉眼间带着几分精致和聪慧,但她话语极少,在宫中所有人都怕她。

    当初随着圣女监国时,她才不足十岁的年纪,总是六丫六丫的叫着。后来,她说她叫容嬷嬷。

    大家都知道,圣女监国,她只管外事,却不管宫内事。

    当初陛下死在圣女殿,后宫中人人自危。

    后宫中事,都是少女在管。

    她第一次管事时有人轻视她,最后被拔了满嘴的牙,那牙齿被她串联起来,现在挂在凉亭周围。

    据说她要凑齐一座凉亭的帘子,犯了错的,不忠不义不孝不敬多嘴之人,便会被拔牙串起。

    现在大家怕她的很,据说在外面朝臣都有几分杵她。

    “这秋千谁动了?”六丫问道。

    当初圣女在兰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后来因为得罪言姐,被言姐给掳下来了。那皇帝更是被架空,如今三国并立,都是她囊中之物。

    这秋千也是言言那时玩过两日的。

    “回禀容嬷嬷,这秋千奴婢日日擦拭,并无一人动过。只是,只是今天秋千一直无风自动,宫人都传,都传……都传闹鬼。”那丫鬟低着头,似乎有些怕她。

    明明面容那般稚嫩,但眉宇间不怒自威的气势却让人怕得很。

    怪了明明只是圣女跟前伺候的,怎么就那么吓人呢。年纪最小的容嬷嬷,却是最可怕的。

    少女版容嬷嬷看着秋千荡来荡去。

    挥手让宫人离开。

    “是,是你回来了吗?”看着秋千眼神有几分亮。

    “今天惩治大臣,是你吗?我就知道你还会回来的,你不知道,你走的前四年还正常,一切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家家户户都供奉着你的金身,保证你的香火鼎盛。可是这两年都快乱套了……”六丫轻声道。

    “周三哥代为监国大越,还和方玉音女帝共同执掌北疆。周家,周家大哥二哥,却在无声无息间消失了。”

    “这两年大家一直在找他们,但越是找,却越是大海捞针。明明手中有三个国家的力量,却半点消息也没有。当初周老四留下来的那对遗腹子双胞胎,因为与谢可言同胞私通,孩子被世俗所不容。”

    “你走后,甚至有激进的民众觉得那孩子天生带煞,父母是亲兄妹,他们本就为上天不容,后来四岁那年还被民众绑在柱子上,差点活活烧死。明明是双生连体婴,小的弟弟用力将体弱的哥哥护住,小的那个腿被烧了。只差一点就活活烧死。肺腑都烂了。”六丫叹了口气。

    “后来孩子被三哥赶到带走,之后,那对孩子连同周家,一同都消失了。”

    “失踪两年了,一点消息都没有。周家宅子被一把火全都烧了。”六丫不住地摇头。

    自己真是疯了,心里压得太多找不到地方说,对着秋千自言自语。

    六丫走后,周言词下了秋千,眉头紧锁。

    双胞胎!

    难道,当初留下那对双胞胎还留下了祸患?

    周言词心中一凛,后世周家一直代代为奴,难不成?

    周言词浑身发麻,脸色阴沉的难看。

    摇头遥望着天边,其实,之前准备回去找仇人,当时是不甘心被人白白谋害了气运。

    夺人气运,改写人生,几乎与杀人之罪同重。

    但越是接触,她就越是觉得,两边似乎有什么关联。

    她之前在五福村捣毁的人贩子窝点,那底下实验室,研究的东西更让她心下发紧。

    是时空穿梭。

    那人竟是在研究时空穿梭,并且是在她当初穿过去的地点五福村。这一切的巧合绝不可能是偶然!

    他们不断的拐卖与五福村气场相合的人,并且绑起来一次次做实验。

    失败的人,皆被气流绞碎或是大脑炸开成了痴儿。

    那时周言词失去了理智,直接将所有实验人员葬身火海。

    恐怕,那人更是恨毒了她,恨不得扒皮抽筋喝血。定是恨她要死!

    那人一定知道什么,并且与两边有莫大的关联!

    周言词正想漂浮起来,就感觉大脑一昏,好像脑袋里不住地搅拌,让她痛苦的很。

    等她清醒过来时,又在那条黑暗的望不到边的地方了。

    “归来兮,周氏言词,归来兮,游魂归来兮……”耳旁似乎有什么在召唤她。

    “妈妈,妈妈大宝想你哦,妈妈,我想妈妈了……”

    “妈妈,下周幼儿园要开家长会,妈妈快醒来呀……二宝保证乖乖听话。”

    “妈,你再不醒我就来找你了!”三宝的声音幽幽的,只是依稀能听出几分担忧。

    周言词只感觉眼皮越来越重,好似四周都出现了一阵梵音,还有木鱼不断敲打,越来越快的声音。

    这一切都让她昏昏欲睡。

    “再念我就堵上你的嘴!”周言词气急败坏,耳旁似乎听到什么噗通噗通摔倒声。

    耳根,终于清静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