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388章 使命初醒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周言词不知道自己在黑暗中摸索了多久。

    只感觉每日都有人搬动自己的尸体,屁股底下放满了冰块。

    冰镇尸体。

    搬动也就算了,每天都有人在耳边咆哮怒骂,争吵不休,吵得她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这一日,又闹了起来,只是比起以往,闹得更厉害了几分。

    周言词心下烦闷,脑子里一直念着念着,竟是一个闪身,出现在了兰兆大殿内。只是身形涣散透明,没人能看见罢了。

    周言词愣了半响,这是在做梦?

    兰兆大殿内。

    圣女代为监国,每日早朝,已经成了她最伤脑筋的事儿。

    “这些臭老头,天天以死威胁,动不动就要碰死在这金銮殿上,整天想着换皇帝。哼,不就是发现女帝不在,我镇不住这些臭老头了么!”圣女穿着一身庄严的衣裳,嘴里碎碎念道。

    身后窈窕少女已经长高,无奈的看着院长。

    “要是以我曾经当院长的魄力,这些人,统统都给我拉下去电击,看我电不死他们!上朝上朝,唉,这皇位有什么好争的,天天起的比鸡早,睡得比狗晚。”圣女直到大殿前,在身后少女的注视下才住了嘴,摸了摸鼻尖,一脸上坟的表情。

    上朝如上坟,有事起奏无事退朝,犹如哭灵一般。

    圣女才刚落座,底下又有人蹦跶起来了。

    “自古以来圣女得民间威望民间敬重,皇室引导百姓,圣女稳固民心。从未有圣女干涉皇权一说,圣女监国已久,陛下昏睡不醒,臣提议,重新选出兰兆储君,将来成为兰兆的指路明灯!”

    “臣复议。”

    身后几个大臣拱了拱手,竟是在女帝昏睡不醒爆发的短短时间内,集结了一半大臣。

    整个朝堂泾渭分明,好似分成了两拨人。

    一波信任圣女,但此刻俨然有些站立不安。似乎在纠结选哪边。

    另一边,便是提议重新选帝君的朝臣。

    “圣女你监国六年,微臣至今不知女帝是何时昏睡,这让天下如何信服?圣女就该终生呆在圣女殿中,为国祈福,好好做一个圣女该做的事!”语气已经有些严厉,看着圣女竟是带了几分狠厉。

    “况且,这两年内,我们为兰兆祈福,上天已经没有半点回应。定是我们视皇位为儿戏,触怒上天,兰兆让上天不满了!”求雨雨不下,求风风不来,求晴不出阳。

    圣女一句话都没说,静静的看着他们。

    呵,有人潜进冰窖找出了言言身体,如今借题发挥,倒真是好一出大戏呢。

    这些糟老头子,还披麻戴孝的进了殿来上朝。还给放奏折的供桌上放了新做的女帝牌位。

    表明了要将女帝入土为安,

    “微臣敢发誓,微臣没有半点私心,一切都是为了兰兆着想!大越是女帝母国,周家三郎代为监管。随后又娶了隔壁北疆女帝为妻,听说更是奉女帝为主。三个国家的百姓系她于一生,她早就归了黄泉,你们却遮掩着不肯昭告天下,你说她还活着,活着能冰镇吗?冰镇尸体吧!”那大臣有些咄咄逼人。

    “微臣发誓,一切都是为了天下黎民!”

    漂浮在上空的周言词怒目而视,顿时叉腰怒斥“我一巴掌拍死你!”

    言出法随。

    只见众目睽睽之下,女帝灵牌竟是砰的一声从供桌跌下,直直的朝着为首大臣砸过来。

    “啊!”

    一声惨叫,额角顿时见了血。

    朝堂之上,众目睽睽之下。各位大臣动荡的心,瞬间凉了一下下。

    “举头三尺有女帝,你若是真这么清白,那你再说两句?”圣女摸着身上冒起来得鸡皮疙瘩。

    唯有言姐,能让她浑身寒毛耸立。

    那大臣捂着头,血滴答滴答往下掉,那牌位正静静的躺在他脚下。

    刚刚才发誓完的他,感觉一巴掌狠狠打到了脸上,打得他鼻青脸肿,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特么,也太巧合了!

    脑子一阵眩晕。

    “说啊!”圣女带了几分威严。

    那主张另立新帝的大臣队伍里,顿时吓跪了几个。

    为首的大臣牙齿一咬,不能功亏一篑!

    干脆右手举起,脑袋还带着血。

    “臣起誓,若是臣说了半句假话,便让微臣……啊!”

    金銮殿上的大梁竟是咔擦一声,应声而断,直接从中间断开,那块坚硬的木材竟是直接从为首大臣胸腔穿过。

    尖锐的木头直接将他心脏捅破。

    坚不可摧,屹立数百年都不曾半点损坏的大殿,竟是直接断了根梁。

    那捅出的鲜血溅的满地都是,几个拥护他的大臣脸上更是血糊糊的,这会正吓得浑身发抖,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爬都爬不起来。

    圣女面无表情的看着惊慌失措的朝臣们。

    “看来,女帝听都不想听你说话呢,你一个武将,比谏官还多事!”说着瞄了谏官几眼,谏官后背一凛,拱手连道不敢不敢。

    可不敢呐,妈呀,这也太吓人了。

    这大殿是年年维修,绝对不可能会存在断裂。

    甚至离得近的,能明显看见那木头上崭新的痕迹,绝对不可能是被虫蛀了自己断裂。

    一时间朝臣吓得跟鹌鹑样,乖乖巧巧话都不敢说。

    “拖出去吧,这帝位,我就暂且替女帝保管了。能者居之,有能力的,尽管来拿!”圣女站起身,眼中是熊熊战火。

    底下朝臣心脏咚咚咚跳着。

    帝位,能者居之,有胆来拿!

    偏生这血溅满地,谁还敢有二心啊!唯一有个胆大的,就被当做出头鸟打死了。

    周言词坐在金銮殿上的大梁上,小脚在上空一荡一荡的,倒是悠闲自在。

    她虽然不知为何是这种形态,但送她回来,定然是上天注定。

    从她初次来到大越,成为周家言词,回到宫中,成为公主,步步成为女帝。

    她坚信,这一切都是有理由的。

    如今回来,定是出现了大漏洞。

    她的任务,就是查缺补漏!

    查缺补漏!

    周言词脑袋微偏,嘴里微微念了几声,仿佛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

    脑海里突然冒出几个字,嗡的一声,好似有什么东西在脑海里炸开了。

    她的,使命!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