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387章 金身也爱护犊子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这下好了,完全不用维持秩序,都没人敢靠近金身了。

    这妥妥的自带光环出世啊。

    周锦轻轻在金身上抚摸“唯有心无杂念,无欲无求才能靠近金身。望大家努力。”

    大家都没吭声,人活在世,心中都有几分所求啊。

    周言词没靠近金身,金身露出来的那一瞬间,她脑子里几乎快要炸开了。

    金身承载了千年的美好祝愿,如果她所料不错,在千年之前,这里香火鼎盛,只怕是繁荣一时。

    众人无法看见的一股气流朝着周言词而去,在她头顶盘旋三圈,森林中阵阵动物吼叫,似乎感应到了什么。

    大量涌入周言词身子时,周言词只觉脑子一痛,身子一软便倒在谢岱齐怀里。

    气流从金身出来时,周锦朝着周言词的方向看去。

    却只看见一个高大的男人抱着怀中娇小女人离去的背影。

    心脏咚咚咚直跳。

    “周锦,你该跟我回去了!”远处,周雨霖沉着脸,厉声呵斥。

    眼睛却不敢抬起来看金身一眼,只能完全避开,即便如此她也需要极大的力气才能控制住身体的颤抖。

    她害怕金身,恐惧金身,只怕不止是她,甚至周家人都痛恨那个女人!

    身后于凡和亲戚虽然有些怕金身,但好在没做过什么大恶事,只是不想靠近接触罢了。

    “周锦,我族中长辈皆以回国,跟我回去!”

    金身前的周锦,这才恋恋不舍的在金身上抱了抱,再次恢复清冷的面容,面无表情的回了周雨霖身边。

    刚一走到树林边。

    “啪!”

    于凡和琴琴两人都猛地被吓了一跳,差点没反应过来。

    眼睁睁看着周锦就因为没听她的话,莫名其妙挨了一顿打。周锦脸上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肿起来,周雨霖还不解恨的又送了两巴掌。

    “你跑啊,你去跪啊,你心无杂念啊?你不是无所求吗?你现在心里恨我恨得痒痒了吧?你们一族人恨我们都恨得要死了吧?”周雨霖面色狰狞,竟带了几分恐怖。

    “你去跪啊,你去跪啊,你不是想跪吗?她再能耐有什么用?还不是个死人,还不是只能看着你们被奴役,你们一族都是贱人!”周雨霖抓着她头发,死死的扯住,那眼中的恶意几乎不加半点掩饰。

    周锦擦了擦嘴边的血。

    “你怕了吧?你们是怕了吧?”那语气自豪又骄傲。

    于凡压住眼中的嫌弃和恶心,微微拉住了周雨霖一些。

    “雨霖别闹了,你是有身份的人家。你看周围都有人看了,那些网红到时候拍下来,你家中长辈又要骂了。”于凡也是听到刚刚她接电话的,只怕她爱面子。

    周雨霖冷哼一声,一把挥开于凡。

    “你是什么东西?等我族中长辈回来,我看谁敢乱拍乱报道!”周家在国外也是有大能耐的,若不是隐姓埋名这么多年,她在学校只需要报出家世,就有无数人簇拥上来。

    于凡和琴琴两人都变了脸色,好几次差点克制不住脾气。但一听周雨霖那口气,又觉得忍耐有利可图。

    “不如把这贱人的脸划花吧?在学校我听好多人说,说雨霖你还不如身边的小跟班有魅力呢……”琴琴顶着周雨霖恐怖的目光说道。

    “你动手!”

    周雨霖嘴角一勾,干脆将周锦扔在地上,拿了块石头递给琴琴。

    琴琴吓得手一抖“我,我不敢的,雨霖我真的不敢的……我”

    只是看到周雨霖的目光,心里又一紧。

    不自觉的捏紧了石头,这里才发生了塌陷,没有监控。

    军队又在那边,这里有树林遮蔽,再说有周雨霖也不怕惹事。

    恶向胆边生,干脆举起石头便朝着周锦冲过去。

    石头高高举起。

    没人发现,那高高的金身雕像,仿佛一时间冷了脸,整个人都透着几分冷意。

    “咔擦……”一道惊雷毫无征兆的从天而降,直直的朝着小树林而去。

    好似有目标一般,众人只惊愕的看着惊雷落下,然后便听见一声惨烈的尖叫。

    “啊!”

    最可怕的是,声音才落下居然又落下一道惊雷,就像有人故意瞄准了一般!

    “快去救人,有人被雷劈了!”迟老二只喊了一声便见有人冲了过去。

    这一过去便看见三人围着个面颊红肿似乎挨了打的女孩子,其中两个女孩左躲右闪,竟是都被雷瞄准了一般。

    “妈呀,这是多大的胆子,敢在善恶帝眼皮子底下欺负人啊。”不过这金身也太厉害了,还管校园霸凌了都?不知道的还跟老妈子一样护犊子呢。

    一群人议论纷纷,周雨霖被人拉上警车。

    这也就算了,拉上警车,那惊雷也一路远远劈着,看得人头皮发麻。

    “突然发现老天爷也是小心眼的,这都被警车拉走了,还在打击报复呢。”众人满是后怕。

    所有媒体都在往五福村赶来,各大媒体争相报道,此事在国内外都引起了极大的吸引力。

    只怕不需多少时日,金身再享香火已是必然。

    “言言,言言,你怎么了?”谢岱齐眉宇间有些着急,只感觉她体内气息紊乱,脸颊发红,眉头微皱,好似有些难受。

    转头看着金身,心中才稍安。

    他们不会害她。

    谢岱齐抱着她,飞快的上了车,一路疾驰而去。

    …………

    好黑啊,一路都好黑啊,周言词努力瞪大了眼睛也看不清前方的路,只觉得到处都是一片黑暗。

    “陛下,陛下,陛下您醒醒?”耳边,似乎能听见几分焦急的呐喊。

    “陛下,陛下别睡了,快醒来,快醒来啊……”

    身旁一双柔软的手紧紧抓着她,似乎想要给她力量,又似乎想要获取安慰。

    周言词在黑暗中只觉得耳旁吵吵闹闹,似乎在争执不休,似乎在不住的吵闹。让她好几次想要怒骂,却骂不出声。

    “圣女,你不是说陛下云游去了吗?怎么在冰窖中沉睡?”

    “圣女,你要给我们一个交代,给大臣一个交代,给全天下一个交代!”

    底下似乎有人在挑拨情绪,一时间竟是闹了起来。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