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386章 善恶在她身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周言词一脸懵逼。

    她就只是轻轻摸了一下雕像身体,就那么触碰了一下。

    雕像便抖了一下。

    便开始扑簌扑簌往下掉皮,那原本的颜色也是极好的,却不想在那之下,还有这金灿灿的光芒。

    阳光映照下,显露金身的雕像完整的出现在众人眼前。

    全场肃穆,所有人惊呆了。

    全都震惊的仰望天空,饶是周言词都被惊得后退两步,妈呀,这哪叫阔气,这是土豪啊!

    高耸入半空的女帝金身,就这么毫无防备的出现在众人眼前。

    阳光照射过来,甚至刺眼的让人睁不开眼眸。

    “天啊,金山银山,原来不是传说啊。”这得多大一座金山才能雕刻这么高一座女帝雕像啊。

    周锦呐呐的微张着嘴,看着所有人臣服膜拜的表情,突然觉得周家世代守护的秘密是值得的。

    今天收到调令过来的是秦肃和迟家老二,两人飞快的疏散人群,且给上面报道了此事。

    游客众多有些失去控制,加上这巨大的冲击力,让人一时间都有些疯狂。

    “金身,真的有人为女帝塑金身!求女帝保佑我家孩子……”

    只是瞬间,这地上就噗通跪了一地人。

    也有一些穷疯了的,拿了块石头便朝着金身冲去。

    “金子金子,发达了发达了,全都不准跟抢,所有人都不准抢,是我的都是我的!发达了!好多金子好多金子!”一个面向斯文的男人此时竟是有些疯狂,抓着一块尖锐的石头不许任何人靠近。

    “不准伤害她!”周锦气得眼眶发红。

    周围有些游客也有些心动,若是能弄两块金子下来,这……

    有些富裕家庭不缺乏金钱,但想着在上面刻一行字,到此一游保佑全家的意思……

    迟老二深深吸了口气,这金身,简直是在挑战人类的理智和啊。

    正要下令驱逐,便见第一个举着石头冲上去的男人,却在石头出发金身的那一刹那,眼白一番,猛地倒地昏死过去。

    众人一怔。

    人群中有医生打着胆子上去检查,半响才白着脸干巴巴宣布“心梗突发,死了。”

    砰砰……

    身后好几块石头落地,猛地跪倒在地不住磕头恕罪的声音。

    饶是秦肃和迟老二都吃了一惊,这么巧心梗?

    抬头看着那金身面容,突然发现不管从四周各个方向看去,她都是同样的表情。

    没有对世俗的慈祥和引人向善的笑容,却带着几分坚韧,仿佛……

    就那么立在那儿,脑海里便能想到两个字。

    正义。

    还有几人举着石头不敢下手,瞧着天空突然暗沉下来,白日惊雷,这心里就突突直跳。

    军队都没动手,所有人就老老实实跪下不敢胡来了。只是都不敢靠近金身底座,只能在台阶以下跪着。

    之前还没这感觉,自从那男人要拿石头砸金子下来后,只要靠近,心中就有种不安的感觉,好像被禁锢住了,随时会暴毙而亡。甚至越发走进,就有一股无名力量在死死往下压,直到压趴下为止。

    不过众人隐隐有种错觉,好像心思越纯净就离得越近,才不会受影响。

    几岁的小女孩子在金身上东摸摸西摸摸,却一点事都没有。

    “妈妈,上面有字,好多字呢。可是妞妞好多不认识呀……”小女孩才上小学,这繁体字自然认不全。

    周锦顿了一下,试探着抬步上前,众人都等着看笑话。

    哪知她竟是毫无影响,就这么直挺挺的走到了跟前,眼中满是崇敬的看着金身。

    看着边上细小的繁体文字。

    “这座金身,千年之前曾被誉为赐福娘娘,也被叫做正义之身。管尽天下不平事,杀尽天下做恶人。”周锦嘴角勾了勾,跟家族传下来的一模一样呢。

    若是爷爷他们知晓,肯定欣慰了。

    说完这句,周围好像一阵凉风扫过,仿佛有什么东西一直在审视他们。

    “这座金身,乃是千年之前各国共同修建,金山乃海外一座金岛,几国选出共同有威望德行的善人签字,左边为善,签字在左。再选出各国穷凶极恶作恶多端的杀人犯,取其心头血,剁其手指,按压指印在右边。”周锦慢慢念着,声音带着几分清冷。

    只是每说出一句,底下的人便跪的更下去一些。

    妈呀,原来是尊真大佬!

    胆子大的偷偷抬头凝神细看,这一看才发现端倪。

    左边金身似乎带着祥和的感觉,右边只一眼瞄去,就有一种心中一沉的压迫感。

    “啊!不是我不是我,我不是故意杀你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推了一下。救命啊救命啊啊,有鬼啊有鬼!”跪着的一个男人突然浑身冒着冷汗,腿间直接吓得尿失禁。

    整个人呆滞的看着金身,满脸惊恐,不住地颤抖,手不住地挥。

    “将人带过来。”秦肃大手一挥,抓过来一看。

    那家伙哭的满脸鼻涕眼泪,可见已经吓坏了。浑身抖抖嗖嗖跟面糊一样立不起来。

    卧槽,居然是三年前一宗杀人案的嫌疑犯!

    已经在逃好几年,只是一直找不到线索,这会就出来旅个游拜个女帝,居然自己滚出来了?

    那嫌疑犯俨然已经吓坏了,这会居然抱着手铐挂在办公人员的身上,死死的不肯下来。

    秦肃和迟老二都看了会金身,回过神来时已经满头大汗,身后都汗湿了。

    二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惊惧。

    他们都是执行过任务,手中见过血,此时看到的自然与寻常人不同。

    他们看到,那些因为犯事被他们击毙的恶人,此时全都被禁锢在金身上,接受惩罚。

    但也仅仅只能看到自己身上的。

    “心中是善,看到的也是善。心中是恶,看到的也是恶。这好比善恶帝,这家伙曾经肯定是嫉恶如仇吧?”秦肃压着心口的敬畏,双手合十轻轻拜了一下,到底是公务在身,有些动作不合适的。

    迟老二却是看着金身那张脸,左看看右看看,怎么都觉得有点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一般……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