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378章 孟柳意事发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孟柳意怀孕了。

    事情发现时,周言词和谢岱齐正踏上去五福村的飞机。

    不到一个月,众人眼睁睁看着孟柳意消瘦了许多。

    迟家人有些愧疚又担心。

    迟老大迟老二更是男人中的男人,对女人本就存了几分怜惜。

    此时三弟出了那种事,平时更是花心在外胡乱招惹人,对三弟妹多有亏欠,现在出了事,反而三弟妹照顾他。

    每日每夜守候在床前,作为男人,他们都羡慕不已。

    三弟何来的福气啊,今生有这么一个爱他的男人,

    “弟妹多吃些,你这段时间怎么越来越瘦了,三弟的事情你不要操心太多,你总是亲力亲为,护工都说你太累了。”迟老二叹了口气,让媳妇给孟柳意添了碗鸡汤。

    迟家两个媳妇对孟柳意有些佩服,以前或许还有些矛盾,甚至看不惯她那种做派和老爷子偏袒她们一家。

    但现在迟老三瘫痪在床,全靠她一个人一把屎一把尿伺候,她们都不一定做得到。

    对她倒有些佩服,少了些偏见。

    “妈,请了护工你就别操劳了。咱们家,就只有你顶住了。”迟筱婧看着母亲,母亲好像这段时间老了太多。

    脾气,也暴躁了许多。

    好在她在人前还愿意装两分,不然她那暴脾气只怕要忍不住。

    孟柳意刚从浴室吐了出来,此时一闻见那鸡汤味儿,便整个人都感觉油腻恶心,喉咙里一阵一阵的发堵。

    憋着一口气喝下鸡汤,喝下去暖洋洋的,肚子也热乎乎的。

    迟筱婧见她一口干,以为她喜欢,便又盛了一碗。

    孟柳意几次忽略,迟筱婧都端过来放在她手边,气得她差点控制不住火气。

    “喝了吧,女儿心疼你。现在家里出了这么多事,婧婧就在家陪着你爸妈,多分忧解劳。国外,就算了。”迟老爷子叹了口气,之前说好将迟筱婧放在国外不许回来。

    如今家里出了这么多事,他又心疼老三,便心软了。

    迟家这是造了什么孽啊,短短一年家中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孟柳意憋着一口气又喝了,狠狠剜了一眼迟筱婧。

    迟筱婧不知为何,心中委屈又憋闷,母亲脾气越发古怪了。

    孟柳意喝完那汤就觉得浑身有些燥热。

    “这汤我早上就开始煲,待会给楼上也送一碗吧。之前有人托人请爸办事送的人参和补品,我放了些当归仔细煲了快六个小时。营养又补人。”听这话,孟柳意心里有点发毛。

    她感觉肚子那沉甸甸的,好似有什么东西绞痛一般。

    当归,人参,都是极补之物。

    吃罢饭,孟柳意刚一站起身,便感觉一阵天旋地转,脸色一白便猛地跌倒在地。

    “妈,你怎么了?”迟筱婧吓得一慌,迟家人心中或多或少都有些心疼,瞧瞧为了照顾老三整的多憔悴?

    迟老爷子更是心疼。

    当初迟老三私奔他虽然生气,但其实并未多难受,毕竟儿子就是那玩玩的性格,孩子迟早会回来。

    哪知道老婆子背着他订了婚,孟柳意从国外回来便成了小三,虽然儿子被带回来了,但对孟柳意其实是不太看得上。

    最近更是因为周言词,他无比后悔为什么当初要纵容老婆子,纵容儿子,要是这女娃,是迟家人多好?

    当初他病危,也是梦见了那白生生的孙女,哪知道被婧婧被替了。

    唉,都是命。

    现在看孟柳意为老三奔波憔悴,心中也对她满意了几分。至少对儿子都是真爱。

    “请家庭医生过来看看,柳柳好好调养一下身子,都四十岁的人了,也不知道爱护身体,你还有婧婧,一辈子还……”

    “哎呀,弟妹你怎么流血了?”只见林竹吟惊呼一声,指着孟柳意腿间隐隐流出的鲜血。

    林竹吟和二弟妹对视一眼,那眼中的震惊只怕只有二人看得懂。

    迟筱婧虽然懂一些,但并未想到那上面去,只是觉得妈怎么都不知道自己来大姨妈了,整的这么尴尬,丝毫没觉得孟柳意脸色白的吓人。

    迟家几个男人都有点尴尬。

    只以为是孟柳意来了月事,纷纷转头表示要出门。

    林竹吟见二弟妹眼睛一亮,本想拉,还没拉住便见她哎呀一声,指着孟柳意。

    “三弟妹,你,你这样子怎么跟流产有点像?”那声音大的直接将即将出门,走到玄关的迟老爷子都镇住了。

    “胡说八道什么,老三下半身出了事都还未恢复,他都躺几个月了,什么流产,胡说八道什么!”老爷子脸都涨红了。

    迟老大迟老二却是心头猛地一跳。

    “我可没胡说,这症状和我哪会一模一样,不信找个医生看看?”语气里满是幸灾乐祸。

    迟筱婧突然感觉到母亲身子有一瞬间的颤抖。

    母亲似乎想说什么,还没来得及说,便知觉身下一阵剧痛,便猛地昏死过去。

    迟家人面面相觑,孟柳意丝毫不知自己这一晕便糟了。

    等她醒来时,刚幽幽的睁开眼,还未看清头顶的白色墙面,便被猛烈的巴掌扇的嘴角发烫,刺痛。

    “你这个不守妇道的贱人,我还以为你这么好心每日照顾老三,居然是这么个水性杨花的贱人!说,说,孽种是谁的?肚子里的贱种是谁的?老三,老三才躺几个月啊,你就这么耐不住寂寞吗?老三哪里亏待你了?”迟老爷子气得脸色通红,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人,都是双标的。

    之前孟柳意兢兢业业伺候迟老三,老爷子觉得愧疚。

    这转头,就毫不留情的骂上了。

    “我迟家,迟家这是造了什么孽啊,家门不幸,娶的你这个不守妇道的女人。都是你,都是你老三才遇到这么多事,要不是你当初当小三拆散老三和晏丫头,我迟家现在好得很!”老爷子拐杖在地上摔得啪啪响。

    孟柳意震惊的脸白了又白。

    似乎也是没想到迟老爷子竟是什么都往她身上推。

    迟筱婧整个人都是呆滞状态,爸下身已废,妈却怀孕了。还在全家人面前,差点流产。

    迟家两个兄弟眉头都能夹死蚊子。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