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377章 那对黑化的双胞胎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周言词面上一闪而过的冷。

    整个别墅内似乎一下子下降了许多度,秦肃竟是哆嗦了一下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言言,你家空调是不是坏了?你看我身上都汗毛都竖起来了。冻死我了冻死我了,怎么突然这么冷,脚底都在冒寒气。”秦肃感觉心口都在发凉。

    好一会,周言词才恢复情绪。

    周家后人,世代为奴!世代为奴!好一个世代为奴呐!!

    周言词眼眸深的骇人,身后诺大的鱼缸内,游来游去的小鱼全都惊慌失措的在水面跳来跳去,发出噗通噗通自杀式声音。

    竟是一条接一条,仿佛不要命一般的朝鱼缸外跳,水面上,浮了一层的死鱼。

    秦肃这心里有点发慌,好像,有点可怕啊……

    周言词知道自己情绪外泄,拳头握的死紧,捏的咯吱咯吱响。

    “你你你别太激动啊,若不是你是晏若姌和迟老三生的闺女,不然我都以为你是周家人了,哈,哈哈……”秦肃干笑道。

    却见周言词眼神更凌厉了。

    妈呀,好怕。

    周言词我特么生在周家像话吗?老子是他们祖宗!

    “这些都是民间流传,哪里当得了真,再说了,那都千多年前的恩怨了,现在谁还记得了。况且真假都不知道呢。”秦肃随口劝道。

    “我要去五福村看看,现在能进入吗?”周言词突的打断秦肃的话。

    秦肃呃了一下“这个,这个,那边因为建了地下实验室,上边已经严格把控了。而且外面隐隐有些闲言碎语流传出来,所以上边决定要把五福村开发出来。放在明面上,省的惹人猜忌,又可以正大光明的接手。”其实秦肃没说完。

    其实是怀疑那地方有别的猫腻,上边想研究,甚至要掘地三尺,但这话就不好往外说了。

    毕竟自从对外说是特大人口失踪案地点后,外面那些网红居然三天两头来打卡。

    带的那深山老林里都开了一条路出来,直达那小村庄。

    整的上边不好下手。

    干脆开发出来,好歹是双赢局面。既能研究那地方,又能挣一笔。

    周言词怔了一下,心里其实有些不太舒服,但如今形式不同了,自然也没多想。

    五福村,对她来说是个特别的地方。

    是她重新获得生命,开拓疆域的始发地。也是她和谢景修定情之地。

    秦肃见她神情失落,又觉得不忍。

    “不如我带你去看看好了,进村倒是没事。就是被你一把火烧了的地下实验室现在进不去。”

    周言词点了点头,心中记了秦肃这个人情。

    上边接手了实验室,秦肃都不能参与其中。

    但周言词本来也对实验室没什么想法,她都一把火烧了,还有什么没瞧过的?

    只是,当时对那边就觉得有种熟悉感,如今,总归去看看的。

    也许,心底那熟悉的召唤声,便是旧地的心声吧?

    秦肃离开后,周言词放了保姆和所有人的假,周言词一个人静静地坐了许久。

    院长在那边做圣女,替她管理两个国家。周家不该出事的。

    啊,对,是双胞胎长大之后,这中间,周家到底出了什么意外,不可能大家都没有察觉啊。

    周言词百思不得其解。

    而且双胞胎是谢可言和周伯跃的产物,是她娘一手抚养长大,虽然她娘偏爱周伯跃,心性且一直都不怎么正。但以她的能耐,双胞胎也不会成长为这种人物!

    她还教不出颠覆周家的人来。

    周言词只觉有什么东西被自己忽略了。

    谢岱齐回来时,便见屋中黑漆漆一片,灯也没开。

    打开灯,才发现言言竟是坐在客厅冷着脸,吓得他心中一慌,鞋都没换便进去了。

    “言言,怎么不开灯?手怎么这么凉。”谢岱齐一拉手便心疼的往自己衣服里放,想要将手捂暖。

    周言词这才幽幽的叹了口气。

    轻轻靠在谢岱齐身上,露出了那么一瞬间的软弱。

    “大越周家后代,可能出事了。”周言词闭着眼,脑袋里放空,总觉得有一条线将这一切串联起来。

    谢岱齐僵了一下。

    将她紧紧抱在怀里,给她温暖。

    他知道周家对她的重要性,其实回来后他就觉得不对。按理来说,言言是女帝,周家作为她娘家人,是绝对不可能没落到没踪迹的。

    但如今,谢家,萧家,甚至当初许多家族都有迹可循。便是搬迁之类的,都能有消息。

    唯独周家,似乎一下子消失了。

    这不是什么好现象,他也一直在查。

    但半点音讯都没有,似乎被人生生抹去了。

    “这不关你的事,你能给他们的庇护已经够多了。”谢景修知道她的性格,生怕她多想。

    但周言词只是愣了一瞬间才幽幽的抬起头。

    “不,我的意思是心太软,没能将危机扼杀在摇篮。”当初念及那对双胞胎刚出娘胎,又本就残障之身,她并未赶尽杀绝。

    谢可言和周伯跃,算是她一手拉下马,对那两个孩子却是放了一马。

    谢岱齐闷笑一声,这家伙,果真就不是心慈手软的主。

    他还以为会自怜自艾半天呢,哈哈哈哈……

    对于那种人,其实谢岱齐真心欣赏不来。他喜爱的女人,从来都是与他并肩作战。

    周言词将了解到的与他细说了一番,连谢岱齐也有些吃惊。

    双胞胎,那对双胞胎?

    “就算再给你个机会回到那时候,你真会对他们下手?”谢岱齐看着她。

    周言词想了一会,才闷闷道“这才是最绝望的,我大概还是会放他们一马。我虽杀过不少人,但绝不嗜杀,也不杀无辜之人。”出生的稚儿,她是绝对不会下手。

    谢岱齐拍拍她脑袋,知道她只是难过周家,这才放心了。

    “你去五福村时,我陪你一起吧。”谢岱齐揉了揉她的脑袋。

    两人这才高兴了几分。

    迟家。

    “呕……”孟柳意趴在池子边,喉咙里止不住的恶心。

    右手微微扶在肚腹之间,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孟柳意内心不相信,她明明吃了七八种避子药!

    眼中,有惧意闪过。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