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376章 世代为奴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孟柳意疯了。

    除了迟老三这个嘴不能言,身不能动的倒霉鬼知道外,全部对此毫不知晓。

    甚至迟家还觉得愧对孟柳意。比起以前,如今对孟柳意更是宽容和善了。气得迟老三好几次拿脑袋撞墙。

    毕竟人家年纪轻轻嫁过来就守了活寡,甚至迟老三花心又无情,这让迟家人更是觉得她不容易。

    如今她疯了,背地里对迟老三做什么事,只怕都没人怀疑。

    在所有人眼中,她爱迟老三入骨。

    是的,恨不得生咽其血,生吞其肉般的爱。

    狂吃了七八种避子药的孟柳意也没在意别的,就当被狗咬了一口。

    只是暗地里对迟老三的虐待更厉害了。迟老三一日比一日消瘦,但凡看见孟柳意进来就嘶声力竭的怒吼,气得迟家人都暗地里说他不识好歹。

    迟老三如今是打掉牙往肚里吞,整个人都跟受气包一般,犹如在地狱徘徊。

    周言词留给他们的礼物,从不曾停止。

    周言词从迟家出来,便请秦肃过来了一趟。

    秦肃因着上次拐卖大案,现在早就升级了,如今看着倒是有些能耐。

    “上次我结婚时,你说当时实验室建造地点是千年前大越的祭祀地点?”周言词让人倒了茶,轻轻靠在沙发上。

    秦肃一见她那表情那坐姿,感觉比他们局长还霸气。

    甚至他不由自主的带了几分紧张,就如被领导问话一般拘谨。呵呵,对面的大佬曾统率天下,乃一国之主。

    “嗯,据说是千年前女帝的出生地,也是历年来的祭祀殿。只是这千年的传承,不知何时断了。我爷爷曾经对千年之前的历史有些兴趣,我也问了几句,他说其实那地方的祭祀是全国最繁荣昌盛的一处。不可能没留下半点踪迹。”秦肃也有些兴趣,而且那女帝,听起来好似很霸气啊。

    不过,想想一定很丑。

    “上次我将那村落完完整整走了一遍,没看到半分祭祀殿的存在。”周言词紧皱着眉,那祭祀殿,大概是她走后建造,不然她不会没有印象。

    “不知道你有没有了解过地陷,我猜大概是什么洪水爆发啊,什么地动啊,地陷啊,将那里给淹没了吧。哈哈……不过,说起来,好像迟家有块地,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你和谢岱齐录节目时,那次三宝落水那里。迟家将要开发的那块地,似乎也是个祭祀殿,但他们那里是海神祭祀殿,不过,我发现海神的雕像和女帝的有点像。就是那海神是个中二病,哈哈,肩膀上居然蹲着一只凤凰……”秦肃随口道。

    “你不知道,那凤凰长得还挺逗的,白白胖胖难道是甘霖吃多了?”秦肃嘲笑道。

    “哎呀哎呀,你家乌骨鸡怎么还啄人啊。”秦肃被突然蹦跶起来的乌骨鸡啄了手背,痛得嗷嗷叫。

    恍然间,好像还看到那乌骨鸡满脸的怒气。

    等等,鸟有脸吗?鸟脸上能看到发怒?看到气急败坏?这张鸟脸的表情好像跟海神肩膀上那胖凤凰还挺像的。

    周言词身子顿了一下。

    是挺像的,当初带着大鸾止海啸,停狂风,熄暴雨来着呢。

    “说起来还有点神奇,本来迟家那块地,是年轻一代背着祖辈偷偷签的合同,是因为如今海神不再降临,不再保佑出海的渔民。结果上次,上次三宝落海那次后,那海神庙据说又兴起来了。现在灵验的不得了,连我老妈都跑去给我求媳妇儿呢。”秦肃不由尴尬,跑海神庙求姻缘,这隔行如隔山啊。

    周言词笑笑没说话,有空再去一趟吧。

    远处的大鸾扑腾扑腾翅膀,呵呵,愚蠢的人类。

    我大鸾都回来了,主人都回来了,海神可不就灵验了。不过这些人类胆小,想都不敢想的,啧啧。

    秦肃当然不敢想,仅仅因为周言词去了一趟,海神庙就灵验了,他又不是疯子,敢这么胡思乱想。

    “实验室那个叫五福村吧?那里不会地陷的。”周言词语气很绝对。

    她的出生地,沾了她的福气,不可能会地动。天灾是绝对不会存在的。

    秦肃虽然不知她为何这语气,不过也没反驳,你长得漂亮,你说是就是咯。

    “你说千年之前大越繁盛似锦,当时京城里那些大户人家如今可还存在?”周言词眼神一转,便问道。

    秦肃眉头一挑。

    “废话,当然在。我们秦家就是一个。据说我们秦家是因为跟周家老太太,就是女帝娘家的母亲关系好,才一路发达至今的。”秦肃摸着后脑勺,这都是家里长辈一路传下来的,反正他是不太信的。这都什么年代了,还信这些?

    只不过见周言词好奇就说了一句。

    “那她娘家还在咯?”周言词看了秦肃一眼。

    秦肃突然尴尬的卡了壳,空气中都突然寂静了。

    “这么多人家,唯独就缺了周家。听我爷爷说,周家是个大家族。就算是流传千年,都是极其昌盛的一族。但是不知道从哪一辈开始,他们就消失了。而且他们族有个奇怪的现象,但凡从他们血脉出来的周家人,全都是双胞胎。全都是!”

    周言词心里一沉。

    双胞胎,当初周家就只有一对双胞胎。就是谢可言和周伯跃私通,生下的连体婴孩。两人本是血脉至亲,兄妹产子,自然不会正常。

    但周家远远不止他们啊,还有周家大哥二哥三哥,都有孩子,怎会全都是双胞胎!

    中间出了什么差错?

    她可以肯定,现在周家产双胞胎那一脉,只怕就是当初周伯跃那对出了问题的孩子。

    秦肃看她对周家事上心,便偷偷摸摸道。

    “我再告诉你个秘辛,但是没有什么考证的啊,只是因为我爷爷关注,所以知道的多些。听说周家祖上虽然有个女帝,但也有对兄妹私通生下的双胞胎。据说双胞胎长大后很有手段,将原本周家人全都变成了奴仆。世代为奴。说不定现在都在伺候那些人呢。”

    啪的一声。

    周言词手中茶杯猛地跌落,茶水倒了一地。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