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375章 诅咒从未停止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孟柳意觉得自己做了场噩梦。

    曾经,她以为站在数千人的操场上,听着暗恋多年的男孩以嘲笑的口吻念着情书。所有人投来鄙夷和嫌弃的目光时,已经是她所经历的最大噩梦了。

    可如今,她体会到了什么叫深渊。一场在深渊爬不起来的噩梦。

    她的噩梦更新了,可她再次感觉到了更深的恐惧。

    “女人,女人,我有女人了,哈哈……”

    “好暖和,女人好暖和。啊,啊,你跟了我好不好?我是不是给你快乐的男人?哈哈,跟着我好不好?好不好?我一定每天捡好东西给你吃,全都给你吃,给你好不好?”男人宛若疯狂的尖叫,一边扭动着身子在孟柳意身上驰骋。

    孟柳意犹如一块破布一般,想要翻身推,却被压得死死的。

    生下是一摊又一摊污秽之物。

    “哈哈,哥哥厉害吧,哥哥厉害吧?哥哥是不是最棒的,说,说是不是最棒的?”说着猛地使劲。

    孟柳意整个人都尖叫出声。

    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

    身上男人才有些惊慌:“来这么快,烦死了烦死了,换了院长就是烦人,都不能出来玩了……”说着,爬起来裤子都没穿便一路狂奔。

    果不其然,转角处的两个穿着护士服的女孩子便追了上去。

    阴影处,浓浓的腥味,她们并未注意。

    孟柳意眼神空洞的躺在地上,全身白花花的,浑身却满是触目惊心的黑手印,到处都是痕迹。

    身下更是污秽一片。

    孟柳意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画面。

    几个流浪汉色眯眯的猖狂的拖着一个女人往角落里去,那女人惊慌失措的大喊大叫:“我错了我错了,我再也不找迟总了,我真的错了。放过我吧,我什么都不知道,是迟总说他离了婚真心跟我交往的。我是被他骗的,我是被他骗的……”

    “啊,啊,救命啊救命啊,唔……”角落里的尖叫声越来越弱,入耳全是流浪汉的痴狂叫声。

    当时她就站在不远处,静静的看着,内心极其平静。甚至听到那女人的惧怕求饶声,觉得极其悦耳。

    敢动她的男人,就该受到报应。

    当然,她早已记不清自己也是小三的一员,也忘记迟老三才是罪魁祸首了。

    此时的情况,何其相似,何其相似!

    孟柳意仿佛又听到了那句从天边传来的清冷诅咒:“你所做的,全都会亲自经历一遍!”

    孟柳意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想要捂住耳朵,却发现四面八方都是如影随形的诅咒。

    不知过了多久,孟柳意浑身才恢复了几分力气。面色惨白,毫无表情的穿好衣服,那小短裙好在没撕烂,只是她一见那身衣服便不住地干呕。

    恶心,恶心,一切都让她感到恶心!

    忍住一阵阵上涌的恶心感,穿好了衣服。

    犹如没有灵魂的木偶一般上了电梯,头发的散乱让人有些侧目,但见她眼神,全都避开了。

    那眼神里,空洞,但若是被盯上,却又让人心底发寒。

    “这是个疯子,快点走。”牵着孩子的母亲叮嘱孩子,快步离开了。

    孟柳意进了一间奢侈品服装店,那店员见她有些不正常,却在见到她眼神时瑟缩了一下。

    “取给我。”取出卡,白皙的手背上满是亲吻过的红肿。

    店员有些怕,但见是个大客户,只得匆忙拿给她。靠近时,隐隐闻见了一股浓浓的腥臭,好似,好似欢好过的味道。

    有钱人真能玩。

    她进了试衣间,这衣服是全店最保守的,孟柳意穿上便走。看着地上那摊皱巴巴的旧衣,眼眸深的骇人。

    拿了个袋子带走。

    走后那些店员才拍着胸口后怕不已。

    “真吓人,这女人是坟堆里爬出来的吗?吓死我了,脸色也白的吓人,眼神跟要杀人样。”

    另一个店员从试衣间出来,嫌弃的捂着鼻子通风喷香水。

    “这女人不知道从哪个有钱人房里出来,说不定不止一个呢。这味道,恶心死了。”一群人说了两句,见领班过来连忙站好闭嘴了。

    孟柳意出了门,衣服依然没扔。

    走到自助药品售卖机,一连点了七八种避孕药,就这么生吞下去了。眼神涣散,但带着狠厉。

    似乎,比起以前更疯更癫狂了。

    打了个车便回了迟家,见家中没人狠狠的洗了个澡。

    洗的家中保姆敲了几次门都不曾出来。

    出来时已是两个小时后。

    “天哪,夫人,你脱皮了。夫人,你你这是……”保姆吓得呆了,只见孟柳意裸露出来的皮肤全都翻了层薄薄的皮。竟是连皮都洗掉了。

    甚至全身皮肤都透着微红,已经出了血。

    正想拿药膏,却见迟三夫人可怕的眸子,便不敢多说了。

    孟柳意恍若幽魂一般进了迟老三的屋子。

    进门,才发现迟老三竟是好多了,甚至已经坐了起来,迟老三一抬头便惊恐的看着她。

    周言词的生机可不是白渡的。

    “啊,啊,啊……”迟老三挥着手,似乎在说滚,不允许她的靠近。

    但此刻的孟柳意竟是痴痴的笑出了声,笑啊笑啊,眼泪都下来了。

    随手将门掩上,门外的护工离开。

    迟老三吓得瑟瑟发抖,想要躲,却见孟柳意从身后拿出了高尔夫球棒。

    “这么多年了,我纵着你,宠着你,无条件让着你,你怎么就不肯回头看看我呢?”孟柳意此时已经疯了。

    “外面的女人好玩吗?外面的女人就这么让你好玩吗?”

    “为了你,我手上染满鲜血了,你知道吗?你那些姘头,你知道吗?全都没什么好下场,被轮的被轮,被切除子宫的切除子宫,被生剖的生剖。你知道吗?全都是我一手做的,我亲自做的!”孟柳意痴笑两声,看的迟老三整个人都傻了。

    “今日,我们好好玩玩呀?往后余生,都是我,都是我一个人的,我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真是我太宠着你了,舍不得对你动手。连让你残疾,都深思熟虑。我真是太傻了……”

    “现在不玩,怎么对得起这漫长的日子呢?”

    孟柳意,仿佛从地狱爬出来。

    两个人,相爱相杀。

    诅咒,从未停止。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