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373章 我要出柜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孟柳意突然想起了来家时,周言词对她的诅咒。

    甩了甩头,甩开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

    鼓起勇气转头……

    …………

    孟柳意傻在原地,整个人犹如被雷劈了一般,眼睛瞪圆,怔怔的看着仿佛被定住的画面。

    父亲那震惊的面孔她一览无余。

    母亲崩溃的眼神她全都了然。

    大哥,大哥羞涩却又尴尬的模样,深深刺痛了她的眼,她的身,她的心!

    孟柳意生剖晏若姌都没心慌过,此时却有点承受不住。

    只见大哥,大哥那满身,全是被亲吻过的青紫,胯下,胯下却……

    传说中的贞操带,不知道有没有人见过男用版,反正孟柳意恨不得自戳双目,恨不得瞎了。

    难怪大哥浑身那厚厚的香水味,此时那白花花的臀部还涂了药,呵呵,在臀部涂药,再联想大哥坚持四十多年不肯结婚,不肯接手家族产业,孟柳意这脑子里一下子轰然炸开!

    “你这个孽障,你这个孽障!你是来给我萧温良讨债的吧?你是不是来讨债的?不,不,都是假的,你现在,立刻马上给我结婚生子,立刻马上!”萧温良脸色惨白,手中家法都拿不稳。

    不忍直视,不堪入目,天啊,他萧温良,等着儿子继承家业,等着儿子结婚生子,然后夺得老爷子信任……

    结果,结果……

    天啊,萧温良整个人都有点承受不住。

    萧铭辛却是破罐子破摔了,那个男人吃醋的劲儿那么强,都能给他穿贞操带,定然是不会允许他结婚的。

    况且,他们是真爱,男女之间才是传宗接代。

    “爸。你不要老古董好不好?这是新世纪了,我要出柜!我要追求真爱,你既然知道了那我也不用找理由了,我要出柜!”萧铭辛裤子一提,就开了口。

    抓着裤子的手还有点抖,来的太突然,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

    不过真爱在前,他什么也不怕了,况且,他对萧家产业一点兴趣都没有。

    眼见着萧温良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只以为有了机会,干脆哦趁热打铁继续道。

    “爸,我知道你自小最疼爱我,你帮我给爷爷说吧。我要出柜,而且我知道自己几斤几两重,我顶不起一个家,我只想依靠别人,让别人养我,给我安全感。就像小时候,你们都说妹妹比我好,比我更像男孩一样。我习惯了依靠别人,你,你要求那些,我做不到的……”萧铭辛看着父亲颤巍巍的身影晃动,心里有点发憷。

    “出你妈的柜,你是我萧温良独子,就一个儿子啊!”萧温良眼眶发红,整个人宛若疯狂。

    “你这个畜生,你这个畜生,老子指望你结婚生子娶媳妇进来,你居然想嫁出去?你他妈居然是个弯的!”萧温良怒吼一声,突然眼珠子一瞪,便浑身发软朝后倒去。

    “爸!”几人吓得浑身一抖便朝萧温良跑去。

    萧铭辛还未靠近,便被孟柳意突然转头看过来的眼神吓得停住。

    妹妹,妹妹,好可怕。

    那一眼,饶是他不知道什么叫杀意,也感觉到自己浑身发寒浑身发凉,好像一把刀,直逼脖子,随时会落下来将他断头。

    “温良,良哥良哥,良哥你醒醒啊,良哥你怎么了?”孟媛更是惊慌失措,怎么一下子全家都乱套了。

    好像一下子被厄运盯上了,事事不顺。

    孟柳意此时却是全家唯一一个最冷静的,饶是孟媛这会心慌意乱,猛地瞧见女儿眼神,浑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女儿在她面前向来是巧笑嫣然的模样,此时那脸色,那眼神,孟媛都不敢看。

    那,不像她女儿了。怎么会扭曲成这样。

    “一个月内,我要看到你结婚,三个月内,我要看到你生子!别说什么不想结不想生,现在,不是你能做主的时候!”孟柳意当即一口。

    “等下出门,我就会宣布你的婚期,你想躲?呵,你给我躲到天涯海角去试试,我也能掘地三尺,将你挫骨扬灰!你敢将我们一家心血毁于一旦,你便试试妹妹的手段!”孟柳意语气里仿佛带了冰刀子一般可怕。

    萧铭辛从小谁都不怕,就怕她。

    只因幼时有一次,他和妹妹在小区内玩耍。

    突然从草丛里窜出一条狗,将他和妹妹吓了一跳。

    当时她笑着说了一句:“这种畜生就该扒皮抽筋,省的出来吓唬人。哥哥你说是不是?只可惜家中不迟狗肉,不然我定要将它骨头都嚼碎了。”

    萧铭辛……

    那时妹妹只有九岁。那时妹妹因为是萧家脸面最差的,时常阴沉着脸,平日里跟萧家谁都不亲,他那时就有些对妹妹发憷。

    但父亲母亲说他们才是亲手足亲兄妹,他便每日与妹妹一同去上学。

    当时见着那狗狗离开,妹妹素来阴沉的脸,说出这话的时候,却笑了。似乎笑的很是畅快开心。

    当时他没在意,直到第二天早晨,路过花园时。

    同样的地方,血迹斑斑。

    狗毛掉了一地,血迹到处都是,活生生一条狗,被皮肉分离,到处都是血。已经有人路过之人吓得尖叫了。但那路上的监控,却被人用弹弓打碎,找不到线索,他远远看了一眼,当场他便恶心的吐了起来。

    而妹妹却笑了笑,踩着血,淡定的去了学校。那脚印,与地上隐隐的血脚印契合。

    他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去的学校,那几天浑浑噩噩,也不敢等妹妹一起。

    本来,他长相阴柔,对女孩子却从来没有抵触情绪。自那以后,他只跟男孩玩。

    看到女孩,就想到妹妹,浑身就哆嗦。

    从那以后,他便极其惧怕女人。想想以后要是长大了,找个妹妹这样的人为妻,他甚至一连做了半个月的噩梦。

    每天他都梦到,自己被枕边人拿了把刀,将血肉分离,偏生嘴角还带着笑,一脸的残忍。

    他不知道自己是被生生掰弯的,是年幼时被恐惧吓得失去了那份东西。

    此时再次看到妹妹丝毫不加掩饰的脸,萧铭辛觉得……

    自己完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