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372章 诅咒苗头初应验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第372章

    “周姓?周姓有什么不可惹的?这帝都也没什么大人物的周姓啊?”萧温良思索片刻才开口。

    说起来,这帝都里什么都有,就是周姓的人家没有。

    “前些年倒有个冒头极快的周家,突然得势突然兴起,但也很快没落下去了。若是按照当时那种形式继续下去,只怕挡都挡不住的天大气运。”萧温远知道的多些,老爷子多看了他一眼。

    萧温良心里顿了一下。

    孟柳意手心里有些冷汗,应该不可能啊,怎么可能?

    周言词本来不姓周的,她明明是老公和晏若姌的女儿,只是被周家收留阴差阳错姓了周。

    不对不对肯定不对,肯定不是这个意思。

    况且周言词不过是个光杆司令,怎么会给萧家带来灾难?说起来萧家也是延续数千年的大家族,小小一个周言词如何能撼动?

    “应该是哪里出了什么差错,按照族谱上说,周家出了女帝,按理来说应该进入兴盛时代。现在却没落成这班模样,只怕是后人隐藏起来了。”老爷子到底年纪大些,说起来倒有些根据。

    “你们平日里可与周姓之人起过什么冲突?”老爷子突然又开了口。

    萧温良和萧温远都是商场上打拼的,基本都是以和为贵。

    但底下基层有没有与周姓结怨,那就不知晓了。

    萧铭辛摸了摸后脑勺,他现在年过四十,依然如长不大的人一般,撑不起萧家产业。

    这也是萧温良如今与老婆孟媛生份的缘故。

    儿子顶不住事,自然无法成为母亲的依靠。更何况萧家可不止萧温良一个儿子。

    “爷爷你别看我,我可从不与人结怨的。”萧铭辛自年少时就是个大暖男,平日里看上他的女人不少,但直到现在都没有孩子。

    老爷子看向孟柳意。

    孟柳意一直是孙辈中最让他满意的孙女,当初这孙女出生,虽然人人都说这孙女与萧家不合,但老爷子依然全心栽培。

    不合什么不合,无非是出生八字与萧家不合,加上那张脸,与萧家人站在一起就有点别扭罢了。

    现在看来,萧家祖上能差点入主东宫,这基因是绝对不会差了的。

    这孙女嘛,唉,要是个男孩就好了。脸好不好无所谓,她那脑子至少比哥哥萧铭辛好用多了。

    只可惜,这女娃,一遇到喜欢的男孩子就全身心投入感情去了。

    老爷子心下一声暗叹。

    孟柳意坚定的摇头:“爷爷你是最清楚我的,我这么些年都在国外,回来又直接与迟老三订了婚,随后就结了婚。在家相夫教子。”

    是啊,所有的才智都拿去对付了那些贱人。

    老爷子没说话了。

    “算了,这都隔了千年了,想来与咱家有仇那脉的周家早淹没在历史长河了。各自警示后辈,低调做人低调做事。遇到周姓女子,能避则避。”说完,看了眼萧温良。

    “温良,你把手上的事那些给萧淳吧。萧淳四十多岁的人了,该为家族分忧了。铭辛,你是家中长子,成婚,生儿育女!若是再像上次那样,别怪爷爷不客气!”老爷子脸上带了几分严厉。

    “孟媛,你管理宗祠想来心力憔悴无心管教儿女,便放手给你二弟妹吧。”

    一时间屋里人全都变了脸色。

    让萧淳接手一部分,可不就是老爷子要放弃长孙,改人的意思了?

    萧温远嘴角一勾,眼睁睁看到大哥萧温良变了脸色。

    孟媛更是身子一晃,差点栽倒在地。浑身都凉了一半。

    孟柳意什么都没说,只拳头紧握,扶着母亲一同出去了。

    “大哥,你随我来一起照看母亲。”孟柳意语气带着冷意,将想要躲开的萧铭辛抓住。

    萧温良也沉着脸跟了过去。

    上了楼,关了门。

    萧温良脸色霎时阴沉下来。

    “瞧瞧你干的好事,让你多分些心在铭儿上面,现在成了什么模样!你这逆子,四十多岁的人了还不成家,还不上心,这诺大的家业全都要分给萧淳了!”萧温良气得脸红脖子粗,整个人都炸毛了。

    萧铭辛挑了挑眉:“爸,这有什么不一样,萧淳也是萧家的人,还不是一样的。他要管就管呗,反正咱们也能用家里的钱,让他们累,咱们自己享受不好么?”萧铭辛竟是一点都不在意。

    孟媛更是听他这么一说,头都大了。

    “逆子逆子,你瞧瞧你生的儿子!”萧温良气得拿起家法就要打他。

    萧铭辛惊呆了:“爸,你疯了,我都四十多岁的人了。你还脱裤子打我?”说完就在屋里到处躲。

    孟柳意一个头两个大,只觉得现在什么都不顺心。

    “哥,你该成家了。上次家里给你订婚,你不去就算了,你还逃了。整的现在都没人敢跟你说亲,再不成家,咱们一家子辛苦的基业都要毁到你手里了!”

    孟柳意想起外面对大哥的传闻,突然有点不安。

    不行,一定要结婚,一定要生孩子!不然父亲就大哥一个儿子,再不上道,爷爷要放弃他们了。这是父亲辛劳多年,也是她们辛苦多年的成果,不,不可以!

    “我说了我不结婚,我要我我……我要追求自由平等的爱。”萧铭辛似乎是鼓起了勇气,正要说什么,便被萧温良一把抓住。

    “自由平等个屁,老子今天不打死你,就不是你爸!四十多岁又怎么样?只要老子没死,你老了老子都能打!”说完,竟是在萧铭辛惊恐的眼神下,咔擦一声……

    裤子被脱了下来。

    萧温良高高举起的家法,竟是直接僵直在半空中,半响落不下来。

    孟柳意眉头一皱便转过了身子,父亲真是气疯了。

    真以为时隔多年,又要听到大哥的惨叫,哪知,却听见了身旁母亲的尖叫。

    孟柳意心里一沉,还未转身,便听到父亲抽气声,仿佛震惊到了极点。

    “天啊,你是要气死我吗?”孟媛身子一软就瘫坐在地,整个人看着萧铭辛都崩溃了。

    不知道为何,孟柳意突然有点不敢转身了。

    仿佛,身后是深渊。

    是周言词的诅咒。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