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371章 萧家后人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宗祠的东西是你能随意动的吗?”

    “萧家宗祠传了上百年都没人损坏,到你这一代,你是要毁了我萧家吗?”老爷子似乎气的很,里边还传来了摔茶杯的声音。

    “啊。”妇人轻轻一声,似乎被砸中了额角。

    孟柳意脸色一变,推开萧铭辛,便进了屋。

    “妹妹,妹妹……”萧铭辛急的跺脚,刚刚他才被爷爷赶出来。

    一着急,干脆也跟着进去了。

    这一进去,才眼皮子猛地一跳。

    母亲竟跪在地上,地上碎裂的茶杯还冒着烟,地上还有水和渣滓,母亲头发都湿了,额角有几分青肿,显得狼狈不堪。

    向来是萧家当家人的她,在萧家最是体会的人,竟然这般被斥责。

    孟柳意当即红了眼,上前就将母亲扶起来。

    “妈,妈,快起来……柳柳回来看你了。”将双手冰冷的母亲拉起来,看了旁边眉头紧皱无动于衷的父亲一眼,心里直直往下沉。

    母亲当初一进门就生了一儿一女,在父亲心中很有些位置。两个人虽然不说恩爱,但相敬如宾却是绝对有的。此时看父亲那冷脸,孟柳意突然有些不安。

    “柳柳你出去,谁让你进来的!”老爷子虽然脸色阴沉,但被孙儿孙女撞破此事,还是有些难堪。还未开口,萧老大萧温良便开了口。

    “我母亲辛苦养大两个孩子,家中打理的井井有条,从未出过纰漏。便是没功劳也有苦劳,现在年纪这么大了,何苦为难我母亲受这种罪,我是当女儿的,我来承受!”说着,就把母亲推给萧铭辛,自己跪下了。

    跪下之前瞪了大哥萧铭辛一眼,四十多岁的人了,没点眼力见。这种情况下,他承担起责任比谁都有用。

    大哥四十多岁了,父亲六十多了都还握着萧家公司,迟迟没交给他。

    孟柳意不敢深想其中缘故。

    老爷子看了孙女一眼。

    心中叹息,为何孙女孙儿性子反了呢,要是孙子有这种魄力,就好了啊。

    再看了孙子一眼,已经四十多的人了,偏生还那般没有魄力,这也就罢了,眼中看着妹妹,那种依赖是什么意思?

    老爷子平日里也上网,看到长孙这模样,都忍不住吐槽一句。

    大老爷像个娘们似的。

    这也就算了,长孙到现在都是独生一人,不得不让他想歪。

    “问你母亲在祠堂做了什么?晴天白日的,一道雷直接朝着我萧家劈来,将祖宗祠堂劈了个稀烂!”老爷子想想就脸色发青,祖宗被累劈了,这得做了多大的孽?

    孟柳意几乎气笑了。

    “爷爷,你也是新时代的人了,就因为这事责罚我母亲?凭什么?有事找老天爷啊?这天要打雷,不是很正常?劈到祖宗祠堂也是意外,关我母亲什么事?”孟柳意眼神带火,好歹压抑注了。

    二叔萧温远看了侄女一眼,一个出嫁了的丫头片子也这么多事。好在是个女儿、

    要是个男孩,估计这萧家早就交给他了。

    “柳柳你是不知,这宗祠被雷劈也就罢了,你父亲远在几十公里外的公司,顶楼都被劈了。你母亲也被追着跑,只怕是做了什么让老天爷都震怒的事啊。你是聪明孩子,赶紧帮你父母想想,他们是不是做了什么天大的原罪。”萧温远这话,气得孟柳意心口发抖。

    “什么原罪?他们能有什么原罪?无非是生了我和大哥,二叔这话什么意思!”孟柳意眼睛里都冒火了。

    萧温良开了口,她才平息了几分怒气。

    萧温远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好了好了,把族谱拿上来。”老爷子眉心有些痛,被雷劈,想都不敢想。

    “那雷正好劈族谱上,都发黑了。”老大媳妇林媛开口道。

    拿出族谱,放在桌上。

    才发现那族谱竟是不知何种材质所做,竟然只是有些焦黑,但页面依然光滑,老爷子颤抖着翻开。

    翻着翻着,突然整个人跟僵住了一般,停住了。

    众人不解,上前看去。

    只见那原本空白的页面,竟有字迹显现。

    “铭辛,把所有灯打开!”萧温良急急说了一句,便站了过去。

    他是长子,族谱有什么事,他第一个该知晓。

    萧温远眼眸沉了一下,没说什么。

    “这族谱传了上千年了,听说从千年前的大越传下来时这一页就空白了,居然有字了,被雷劈了还有字了……”萧铭辛惊讶的很。

    只见那空白页面上,详细记录了那消失的三代人。

    ‘大越历三七年,萧家祖上自北疆迁移至大越,已是二十年整。’

    ‘萧家兢兢业业为大越效忠,二十年来,平步青云至大越高官。萧家外室女,嫁入侯府,生一女,定为太子妃。’

    中间似乎停顿了一下,竟是还有个墨点,可见当初落笔之人的纠结。

    ‘因果报应,天道有轮回。太子妃没了,萧氏女没了,狸猫换太子事发,天亡我萧家。’

    ‘子孙不忠不孝不义,皇恩将至,萧家三代内斩首示众。’

    ‘萧家三代,仆人丫鬟,四百二十七口人。于今日,斩首示众。混淆皇室血脉,觊觎皇位。承蒙皇恩,斩首三代,为萧家留下些许血脉。’

    ‘望萧家子孙得此教训,低调做人,低调做事。重复萧家辉煌。’

    中间又空了许多。

    ‘呜呼哀哉,帝君退位,女帝登基。女帝……女帝,我萧家之恨呐。’

    “为何是她登基,为何是她登基,萧家完了……”

    ‘萧家子女,从即日起,遇周姓便退,不可与周姓女子往来,切记切记。否则,迟早有一日,萧家将重进深渊!’

    那笔迹似乎写了许久了,角落又有一行略新的字迹,似乎是之后添上的。

    尘封此页,往萧家走一条新道。重新开始。

    一群人面面相觑,老爷子却是心里咯噔咯噔猛跳,好像有些不安,有些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

    “这是什么意思?先祖示警?”老爷子念了一声。

    那萧铭辛随口接道:“大概是提醒咱们,萧家又要走旧路了。大概是又要衰败了。”

    ……

    “闭嘴,不会说话滚出去!”萧温良气得脸都红了,这个逆子!说出话要气死他吗?

    现在他是萧家掌权人,闹出这种事,第一个就他倒霉。

    萧家人全都沉默了。

    “前面都是白纸黑字,后面那一句为什么用红笔?”林媛指了指那周姓女子那句。

    孟柳意眉头一皱,眼皮子莫名的跳了一下。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