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370章 最美好的诅咒赠与你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孟柳意有多狠毒。

    大概没遇上的人无法想象。

    她爱迟老三如痴如狂,迟老三有错,但她会无底线纵容他。

    那些被迟老三勾引抛弃的女孩子,她视她们为眼中钉,迟老三永远不会知道,那些被他抛弃的女孩子,还遭受了双重打击。

    有的失去了生育功能,有的惨被二次伤害,有的还连累父母没了工作,家徒四壁穷困潦倒。

    生了孩子的,就如晏若姌一般,被生剖了。

    就如第一个被迟老三强的女孩子一般,即便是二十多年后,她依然能找到你。

    她的嫉妒,仇恨,不会因为时间消散。

    反而会不断的发酵不断的壮大,给你致命一击。

    这样的人,若是好生生活着,都对不起那些无辜的女孩子。

    周言词离开迟家时,第一次满怀真诚,极其恳切对孟柳意道:“放心,你对那些无辜女孩子所做的一切,都会得到同样的报应。生剖?子宫切除?失去生育能力?被人轮?家族破产,女儿出事?都会一一报应回来的。一定会的!以我的生命发誓,一样都少不了!”周言词定定的看着她。

    言起的一瞬间,迟家花园内突然刮过一阵微风,似乎有所感应,扑簌扑簌的树叶往下掉。

    孟柳意沉脸看着她,心里冒气一股子诡异的凉意。

    阴沉着脸正要开口,周言词一脸神秘的笑笑,便离开了迟家。

    最美好的诅咒留给你,还望你笑纳。

    孟柳意见到她临走时的笑容,浑身控制不住的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生剖?不可能的,迟老三下身已经废了,丧失了生育能力,她怎么可能会再怀孕?

    孟柳意半点没在意,走到门口想起迟老三每日牛奶所饮的东西没了,便往车库走去。

    她要回娘家拿药。

    她娘家姓萧,据说祖上还是权倾朝野的大官,族谱上记载,似乎还差点出了个太子妃,差点一步登天。

    只是族谱中间有两页空白页面,仔细数数,似乎有三代没有记录。

    若不是族谱上没写,她还以为萧家三代以内都被斩首了呢。

    孟柳意开了车便往萧家赶,萧家如今在帝都已经不算什么了,也不知从什么时候没落的。似乎老一辈很低调,每年家庭聚会,爷爷都会杵着拐杖,再生叮嘱小辈,低调做人。

    路上有些堵车,孟柳意单手扶着方向盘,左手放在车窗外,美人豪车,不论在哪里,都是一道靓丽风景线。

    周围车主频频侧目,旁边一辆车里的男人更是吹了个口哨。

    孟柳意挑了挑眉间,不以为意。眼角有几分骄傲,若是以前那张脸,只怕开着豪车,这些臭男人只会心里叹息,豪车配丑女。

    刹车一踩,绝尘而去。

    电话响了,孟柳意摇上车窗接了个电话,是医生提醒她每月一检。她这张脸,每个月都要做一个检查。

    萧家。

    “小姐回来了,今儿正好周末家中聚餐,小姐回来的正好。”保姆开门时愣了一下,随即马上恢复笑脸,只是细看的话,能发现她离孟柳意极远,似乎有些惧怕她。

    保姆极快的退到门后,一副很恭敬地样子。遮住了自己惧怕的脸。

    孟柳意不曾在意,进了门,屋内着实有些热闹。

    一个跟她年纪差不多的女孩眼神一亮。

    “柳柳回来啦?这正好巧了,你嫁了人都不怎么回家了,便是你跟了母亲姓孟,那也是咱们萧家的人啊?”萧如意是她二叔家的女儿,从小跟她一起长大。

    孟柳意父亲是老大,生有一儿一女。长子萧铭辛,女儿孟柳意随母性。

    二叔两儿一女。以前孟柳意容貌平庸,甚至算得上略丑,幼时她站在萧如意身边,就跟个丫鬟一样。衬托出了萧如意的美,偏生萧如意又极其喜欢找她,让她无处可躲。

    说起来,萧家一家人,几乎这张脸都拿得出手,偏生孟柳意长歪了。

    也是倒霉透顶。

    “如意说什么呢,柳柳回家随时都能回。想回就回。”一个男子突然开了口,看着孟柳意笑着道。

    这是萧如意的大哥,萧淳。

    萧如意似乎有些不高兴,但如今都是嫁了人,孩子都大了,也不会呈口舌之快,便没说只是。

    只摸着自己的脸来了一句:“柳柳这脸跟真的一样,我就比不上了,用了四十多年,怎么保养都有些老态了。这原装的,就是比不上人造的。”

    孟柳意紧抿着唇,这就是她不想回来的缘故。

    这会萧家几个长辈都是楼上书房,几个小辈听听也没吭声。

    孟柳意嫁人后,与娘家接触不多,几个小辈都与她不熟。

    “柳柳,柳柳,你怎回来了?我和爸正说起你。”萧铭辛正从楼上下来,一见妹妹孟柳意高兴坏了。

    孟柳意脸上带了几分笑。

    萧铭辛比孟柳意长得好些,但反而因为太过精致显得阴柔。

    都说萧老大两个儿女长反了。

    男生女相,女生男相。

    孟柳意走进大哥身边,便闻见隐隐约约的香水味。是帝都女孩子最喜欢的一款。

    大哥有女朋友了。

    “母亲呢?爷爷在楼上吗?我回来看看他们。”那药在孟柳意母亲手里,不知大哥知晓与否,反正她从未说过。

    萧铭辛笑着将她迎了上去。举手投足间颇有绅士风度,这大概就是绅士的模范型了吧。

    瞧着二人上了楼,萧如意才撇撇嘴,看着大哥道:“哥,你觉不觉得铭辛哥有些奇怪?不知道为什么,看见铭辛哥我就忍不住想信任他,想跟他聊八卦。”

    萧如意找不出那种感觉的形容词,只觉得有些不对,但又说不上来。

    萧淳现在已经人到中年,四十多岁的人了,摇摇头也不许妹妹再说。

    孟柳意上了楼,便听到屋内传来一阵训斥。

    “你们把我说的话当耳旁风是不是?老大媳妇,你是长媳,又是老实本分的。宗祠才让你看守,你要是做不到,就把钥匙教给老二媳妇!”老爷子中气十足的声音隔着门都传了出来。

    孟柳意眉头一皱,母亲怎会被训斥?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