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369章 萧家后人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善恶终有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大概就是迟老三如今的模样了吧?

    如今栽在女人身上,还是唯一一个娶进门的枕边人身上,真可谓大报应了。

    周言词走出门时,迟老三正凄凉的躺在地上,谁能想到几个月前还是玉树临风的迟总,会有如今遭遇呢?

    不过迟筱婧还真是幸运,按照孟柳意所说,她念书时,长相平淡偏丑,迟筱婧那模样,完全是继承了迟老三的优点啊。

    不然,只怕早就穿帮了。

    周言词出去时,就有护工将人抱回床上了。自从伤了下半身,伤了脸,迟老三经常从床上跌下来,护工已经习惯了。

    唯一有些不习惯的,便是病人好像重了一些,大概是错觉吧。

    医生都说他大量器官衰竭,只怕时日无多,至多两个月就没得活了。

    护工没多想,只淡定的回了隔间玩手机。

    周言词下了楼,迟老爷子苍老的面孔便映入眼帘。

    “老三,老三说什么了?他,他定是觉得对不起你,和你母亲,想要忏悔吧。这孩子,是我没教好,是我和他母亲毁了他啊。”迟老爷子老泪纵横,早已是鹤发鸡皮的老人,此时满脸后悔。

    周言词没说话。忏悔?是不可能的。

    迟老三已经从根本上烂了,他会忏悔,绝不可能。

    只怕唯一的后悔,便是为什么要娶孟柳意这个毒妇?或是为什么不将我扼杀在母亲肚子里吧?

    只能说,老爷子对这个儿子只怕还没死心呢。到底是亲生的,唉。

    周言词没说话。

    “言言,我还可以叫你言言吗?可以留下来陪陪你父……呃,陪陪他吧?看到你,他恐怕能高兴些,医生,医生说他活不到多久了。”老爷子叹了口气。

    儿子在外的事情,他有所耳闻。

    他打过骂过,但真正说起来,儿子早些年都是迟太太在教,现在又那里来得及?

    再者说,为人父母,其实真正只要不伤害到儿子,在外面做什么,打骂改不了也就罢了。

    “还是算了吧,我怕我呆在这里,他心情不愉,死的更快。”周言词这话,堵得老爷子心口一痛。

    “你放心,他且能活呢。”周言词看着老爷子,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

    没再多说,转身便出了大门。

    门外,孟柳意换了一身旗袍,衬的她整个人温润如水,更是美丽。

    方才迟老三挣扎,牛奶倒了一些在她身上。

    孟柳意正送年轻轮椅男和迟筱婧离开。

    “婧婧,你父亲有我照顾,你还不放心吗?整个迟家,全家都知道我对你父亲的爱,你还不知道吗?你陪他去医院检查身体吧,有事妈妈通知你。”孟柳意像个江南水乡出来的女孩子一般,通透又温柔。

    迟筱婧这才点点头,别的不说,迟家对于孟柳意却是满意的很。

    孟柳意对父亲,哪怕是迟家几个兄弟认同的。这么多年,老三在外胡来,一个人守着家,委屈她了。

    谁都不知道,孟柳意什么时候黑化了。

    迟筱婧看到周言词出来,眼眸一沉,失了一臂的身体一抖。

    便被身后男子握住了手掌,大大的手掌带着温热,虽然因为双腿的原因,身体单薄,但不可否认,他背后的力量能给她无与伦比的安心。

    “怎么手这么凉?可是冷了?待会去医院检查完身体,便让助理送些衣服过来。天气转凉,你总是叮嘱我注意身体,自己却不上心。”男子声音很是温润,就像泉水叮咚响一般。

    迟筱婧咬着唇,点点头,似乎很是羞涩。

    若是,若是他能站起来该多好啊。

    脑子里突然冒出谢岱齐的身影,高高瘦瘦,却总是能让人安心信任。

    刚一抬头,便见周言词冷冷的看着她。吓得她浑身一哆嗦。

    男人眉头一皱,看着周言词隐隐有些不悦。

    阿迟每次一见她就害怕,这女人,以后要少让她跟阿迟见面了。

    “婧婧就拜托你了。这孩子从小就单纯,不然也不会被伤了一只手,有你在,我也安心些。”孟柳意并不想周言词与那男人过多纠缠,直接将他们送上了车。

    有了他,迟家算什么。就算事情爆出来,迟家也不敢动她分毫。

    孟柳意看着车子走远,才慢慢转身。

    “你这孩子,命真大。生剖出来扔进垃圾桶,野狗都不吃。”,孟柳意巴掌大的小脸带着笑,仿佛将生剖说的多么简单。

    说起来,所有孩子出生都皱巴巴的闭着眼,周言词当时从肚子里剖出来,竟是直接拉住了她的手指。

    周言词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曾经,她以为收养她的周家人生剖了母亲,直到现在,才发现周家是帮凶。当时,孟柳意也在,恐怕,还是她亲手主刀。

    “我在肚子里,抓住的那只手指,是你的吧?”周言词开口,果不其然,孟柳意笑了笑。

    “真是个小妖孽。难怪扔在垃圾桶狗不吃,狗还吓得瑟瑟发抖四肢都趴在地上。只可惜,周家那女人吃了熊心豹子胆,让她拿去扔水里,她居然养着了!”周家那时没发迹,老公又欠着赌债,不然,也不会被她找来帮忙了。

    只可惜,这孽障没死,让她搅出这么多事!

    “罢了,横竖老三现在是我一个人的了。我也没什么好争得了。只是可惜,你母亲命真大,生剖都没死。”孟柳意轻笑一声,俨然已经疯了许久了。

    早已疯魔,这样一个人,危害社会危害人类。

    周言词再一次发现,人比鬼可怕。

    就像当初萧氏那么狠毒。

    说起萧氏,周言词心头紧了一下。

    猛然间想起什么。

    “你娘家姓萧?”那语气几乎已经肯定了。

    孟柳意怔了一下,随意点了点头,这又不是什么秘密。横竖大家都知道的事,她没有必要否认。

    周言词几乎要气笑了,难怪,难怪那药孟柳意会有,这特么祖上就不是什么好鸟!

    萧氏娘家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么一来,周言词顿时打定主意,回去就将曾经古代那些人的后代查一查,看能不能查出什么。

    譬如收养她的周家,至今她都不曾在京中遇见。

    “作恶多端,你这条命,我预定了。”周言词冷冷看着她,看着她浑身透绿的勃勃生机。

    你这条命,属于我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