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365章 最毒美人心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迟老三只觉得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心口撕咬,痛得他无法呼吸。

    面上永远含笑,永远懂事知礼,为他着想的妻子,永远站在他身后做他的倚靠,竟然……

    每次不论多晚回来,妻子都会站在门边,手边抱着厚衣服,瞪着他回家。

    家中暖暖的灯,娇妻美眷,让他无数次吹嘘。

    不论严寒酷暑,那甜汤,鱼汤,牛奶等补品,更是从未断过一日。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恍惚记得,她有这习惯,是在生下婧婧之后。

    刚认识时,他与晏若姌刚刚私奔,两人辗转无数次转机,早已累的无法动弹。

    晏若姌看着漂亮又干净,哪知道却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当时爱他死去活来。便系上了围裙为他学做饭,为他炖汤。

    心是好的,人是美的,汤是咸的,菜是喂猪的。

    晏若姌学了一段时间,但味道依然不尽人意。迟老三当时烦躁的吵了两次,晏若姌便红着眼给他定了外卖。

    其实,现在想起来,那时笨拙的晏若姌,却是他心中偶尔翻出来回味的最多的一幕。

    两个人身上钱不多,没多久就捉襟见肘。

    他本就是无聊找的事,要说多爱晏若姌,呵呵,不及晏若姌爱他十分之一。

    刚私奔还有些兴致,没几日就无趣了,就想着怎么跟以前一般,甩了晏若姌。

    恰好那时,孟柳意住到了隔壁。

    她长得娇美,又懂得迎合男人,迎合的同时又能让人欲罢不能。迟老三甚至为她着了迷。

    两个人趁着晏若姌出去做工,便在屋子里颠鸾倒凤。

    等晏若姌快回来,便由孟柳意做两个小菜,当迟老三做的,哄得晏若姌心花怒放。

    之后的事,便很简单了。

    迟老三成功蹬开晏若姌,和孟柳意回了家,一个人浪子回头金不换,一个娇美可人,成了一对神仙眷侣。

    那可怜的女人,仿佛只是二人的踏脚板。

    他和孟柳意新婚之时,着实死心塌地老实了一段时间。但生了迟筱婧后,孟柳意便要坐足42天月子。

    在那42天里,他找过一次小姑娘。并未欺骗谁,花了三千块钱,找的人。

    对他来说可能还委屈了自己,但对孟柳意来说,意义大不一样。

    似乎,从出月子开始,她就每日炖汤了。

    从未间断过。

    “不,不,怎么可能,怎么会……柳柳,柳柳……”迟老三不信,他也不敢信。

    枕边人早在二十多年前,就给他下毒?就给他下穿肠烂肚的药,哈,哈……

    迟老三想动,但一身却跟瘫软了一样,跟面条一般没有力气。

    唯独双手还能活动一二。

    撑着爬起来,浑身宛如千斤重一般,噗通一声……

    便从床上滚了下来,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巨响。

    “爸爸……爸爸,你怎么了?是那个贱人欺负你了吗?爸爸……”迟筱婧想要进来,门把手还未拧开,便听得里面一阵滔天怒火的声音。

    “滚!给老子,滚!咳咳……小杂种,咳,滚!”说着,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仿佛要把心肺全都咳出来才甘心。

    迟老三狼狈的跌倒在地,几次想要站起来,却都腿脚发软,软软的坐在地上。

    血红着一双眼睛,死死的捶着一双腿,整个人喉咙里发出吭哧吭哧,犹如野兽一般的声音。

    仿佛气怒到了极点,仿佛浑身怒气无处发泄,仿佛疯了一般。

    整个人都疯魔了。

    “我不信,我不信……我,不信……咳咳……”越是咳,喉咙里的血肉渣渣越是多。

    可见内脏器官早就出了问题。

    他可以容忍自己花心,可以容忍晏若姌的翻身,也可以容忍周言词对他的恨,这些他都不在意。

    甚至连流落在外的亲儿子给他泼硫酸,他想想其实也能忍,横竖人都死了,也没法子了。

    但是,他无法容忍,无法容忍,跟了他二十年的妻子,早在生完孩子,做完月子后的当日,就给他下毒!

    孟柳意,孟柳意,他和她一直是琴瑟和鸣。就算他偶尔在外的偷吃,却也依然没想过离婚,没想过背弃他。

    是的,对他这种男人来说。

    爱孟柳意,或许是有的。但从**,是不可能守身如玉的。

    我爱你,给你身份和地位,给你别人没有的陪伴,你就该知足了。但要他只守着一人,只怕永远不可能。

    从十多岁起,迟太太给他解决第一宗错事起,就不可能了。

    从根本上就烂了。

    “她想要的名分,我谁都没给,全都给了她,全都给了她啊。咳咳……咳……”迟老三捂着嘴,隐隐有血迹流出。

    周言词嗤笑一声,妈的,谁给你的勇气……

    “你当初哄骗了那么多女孩子,不也正是她们当时的心情?你应该了解才是……”痛快……

    周言词只想鼓掌大笑!

    此时迟老三一副受不住的样子,正是报应啊!竟是报应的如此巧妙。

    你不是爱哄骗小姑娘的身子吗?你枕边人,你的妻子,从头到脚都在哄骗你的命呢……

    想想,真是带感。

    “我要见她,我要,见,见她!贱妇……贱妇……”迟老三鼓着眼睛,独眼龙眼睛内都冒起了血丝。

    拖着身子往前爬,笨拙不已,死死的抓着地面要出去。

    “你曾经随手毁别人的人生时,怎么没想过自己也有如今呢?因为无聊,因为一个赌,就能将无辜之人卷进来,毁了一生,你不觉得是老天爷给你的报应吗?”

    周言词越说越畅快,心里那块大石头都挪开了。

    你是我生身父亲,我不能要你命,我还不能落井下石咯?

    门,无声的从外面打开了。

    孟柳意穿着得体的短裙,端着一杯牛奶,淡淡的站在门外。嘴边带着浅浅笑意,脸上画着温婉大气的妆容,一如往常。

    明明美好养眼的一幕,却让周言词和迟老三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最毒美人心,果真不假。

    迟筱婧不知何时离开了,迟老三见门外空荡荡的,见那双高跟鞋越走越近,咔哒一声……

    门关上了。

    高跟鞋,停在了他身边。

    “老公,你找我?”声音浅浅,带着几分甜美。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