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364章 孟柳意之恨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迟老三整个人都跟被雷劈了一样。

    他是迟家最小的儿子,最得父亲母亲宠爱。

    迟老爷子也就不说了,他当初快没命的时候生了迟筱婧,这么多年一直把迟筱婧当福娃娃宠。

    但那时老母亲还未去世的时候,可是再三叮嘱他一定要生个儿子。这么多年,他虽然也疼迟筱婧,但偶尔想想自己就生那么一个女儿,还是有些不甘。

    特别是之前婧婧惹下不少祸,迟老三生后都没个顶事的孩子,他这心里就想的更多了。

    此时……

    周言词告诉他,他原是有儿子的。

    “你大概是不信报应的吧?不然这么多年也不敢肆意妄为了。”周言词轻笑一声,找了个椅子坐下,轻轻躺着,看着病床上迟老三无法动弹,生机即将殆尽的模样。

    放弃了治疗,已经能说明对他来说,活着比死更艰难了吧?

    “当初你年纪轻轻就强了那女孩子,殊不知她肚子里带着你此生唯一的儿子。我猜你更想不到,那男孩极其争气,他考了帝都最高学府。只因家中贫穷,一直暗恋一个女孩子,那女孩子,还被你媳妇推下楼了……”周言词眸子微眯。

    “怎么,你媳妇没告诉你,当时那女孩坠楼时,她可在现场哦……”周言词一番话说得迟老三浑身汗毛耸立,瞳孔都缩了起来。

    “你那么震惊做什么,你怕是有几分察觉的吧?呵呵……抢了亲儿子暗恋的女孩,被亲儿子泼硫酸毁容,亲儿子还跳楼自杀,你只怕死了都要下地狱呢……”周言词毫不客气,将迟老三刺的脸色变了好几次。

    迟老三捂着心口,噗嗤噗嗤大口喘着粗气,竟是一时间无法消化此事。

    那脸上满是痛苦,没了眼珠子凹陷下去的眼眶,有些发烫,似乎在警示他如今恶有恶报。

    “我……我是你,父亲。”迟老三死死的看着她,瞪着猩红的独眼。

    “你可知,你若不是生我之恩,你现在是何种下场?我会亲自切了你作孽的根源,扒了你那张舌灿莲花的舌,挖了你那双勾人的眼,亲手拧断你的脖子!你该知足呢,至少我还没对你亲手收拾你就遭了报应!”周言词丝毫不掩饰眼底的杀意。

    那杀气腾腾的冰冷模样,将迟老三都吓得心口一颤。

    这孩子,手上有过人命!

    迟老三不是没眼力见儿,见周言词对人命似乎并无半点心虚,便心里发凉。

    呵呵,周言词曾为一国之主,手中掌握万千生杀大权。便是如今手上没有实权,对于丧尽天良之人,她亦有杀之的想法。

    “看你苟延残喘至今,不如再告诉你个秘密好不好?”周言词凑到迟老三身边。

    说起来,此事真是无意得知,偏生让她知晓了,难说不是上天开眼。

    “你就没发现,你明明是被硫酸泼了脸和下身,现在却时常心悸一阵刺痛,到如今更是熬不下去,油尽灯枯吗?”周言词双手背在身后,真是作孽啊。

    迟老三傻傻的看着她。

    自己因为无法见人,如今更是拖着疲惫的身子,打算放弃治疗,如今,她这是什么意思?

    “心悸,四肢抽搐,时常昏迷,一次比一次时间长对吧?”

    迟老三没说话,眼神沉沉的看着她。

    大概是时日不多,眼神其实都无法聚焦,俨然强撑着精力不肯昏过去。

    “医生都查不出吧?你中毒了哦……且这种慢性毒药至少长达二十年在你体内,若是每日饮用解药便毫发不伤,一旦停用,所有肝脏器官都会慢慢衰竭……”周言词说一半留一半。

    “住口!不可能!咳……咳咳……”迟老三似乎太过激动,气得大喊一声便猛烈咳嗽起来。

    他本就伤了喉咙,迟家花费巨大代价才勉强让他能说简单句子。

    这每咳一声,仿佛心尖尖上就痛一下。

    用手捂着嘴,手上一凉,好像掉了什么东西出来。嘴里也一阵血腥味儿。

    迟老三怔怔的看着惨白消瘦的手掌心,眼神猛地一缩。

    “咳出一块血肉,肝脏已经快要腐烂了吧……据我所知,那毒遇水呈浑浊奶白色,一般是放在牛奶中日日饮用才能不被察觉呢……”你问她为什么知道这么多,曾经在古代时,萧氏每日给长女谢可言所用,可不就是此物?

    只不过量不如迟老三多,五脏六腑并未腐烂罢了。

    只是炖在汤中,慢慢坏了她的身子。乃至于之后生出一对连体婴孩,都有此药的手笔。

    是真正将谢可言的身子烂到了底子里。

    那药还有一个名称,名曰美人笑。美人笑,春常在,美人哭,烂肚腹。

    日日饮用不停歇,并不会毒发,只是无法生育子女,生育下来皆有问题。

    更严重的,若是停了此药,身体五脏六腑都会慢慢腐烂。好比美人笑时动人心魄,美人恨时要你五脏六腑。

    此时迟老三一听奶白色,浑身都一个激灵,打了个冷颤。

    无数个夜里。那道靓丽的身影都会出现在厨房,为他洗手作羹汤。

    让他无数次感慨,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老公,尝尝柳柳熬的鱼汤,你看,熬成了奶白色,营养全都汤里。多喝一些,补补身体……这段时间累坏了,多喝些。”女子温柔的替他擦了擦唇角汤汁,若是细看,还能发现汤汁半点不曾溢在桌椅上,干干净净,甚至每晚,连碗都清洗了。

    “老公,今天没熬鱼汤,喝杯牛奶好睡觉。”

    “老公,多喝点多喝点,这可是我独为你一人做的爱心汤。不准给别人喝。我看着你喝……”

    某一日婧婧起来喝水,下楼正碰见他在喝鱼汤。当时女儿想喝一口,柳柳却反应很大的斥责她,不知父亲辛苦,斥责她这么大了还不懂事。

    平日柳柳最宠女儿,哪知道当时便把女儿骂的,哭着跑开了。

    迟老三整个人都在抖,抖得几乎控制不住。

    从头到脚底,那股子凉意遍及全身,即便是盖着被子,都止不住浑身的寒冷。

    那道温暖无数个夜晚的身影,原来,是催命的毒药!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