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363章 冥冥中自有报应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迟老三本来被这事吓得心里发麻,浑身都在瑟瑟发抖。

    若说此事给他沉重一击,只怕也就没后来那么多事了。全都被斩于第一次所犯之事了。

    只可惜,迟太太是个护犊子的,对这小儿子更是护的没了边。

    “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我儿子虽然不懂事,但也别想往我儿子身上泼脏水!小姑娘,你小小在年纪在外面厮混,别往我儿子身上赖!小小年纪不学好,脏不脏啊。”说完便把儿子的脑袋抱在怀里安慰了好一会。

    “我儿子从小就乖就聪明,你若说他调皮肯定是有的,小男孩子哪个不调皮?但对你做那种事,我看你是找错人了。”

    “我家儿子什么样我还不知道?倒是你,一个女孩子,这种事也能说出口。”迟太太也是从年轻过来的,那先发制人果然将女孩子说的浑身轻抖。

    “你丢了一万二千块钱?哈,这就更好笑了,我儿子一个零花钱都好几万,身上一块表都比你人贵,还对你劫财劫色了?说出去不怕笑话!”迟太太打滚这么多年,说出口的话,一句比一句刮心窝子。

    教导主任几次皱眉,几次想插话,都被打断。

    当然,迟家他也惹不起。

    只是见话说的这么难听,到底有些没法忍。小姑娘品学兼优,是好苗子,断然不是那种人。

    “迟太太嘴下留德,有些事会有报应的!既然迟太太想不出办法,不如咱们报警!”教导主任难得硬气一回。

    迟太太听完一愣,随即便怒斥回来。

    “不行!我儿子凭什么惹得一身骚回来?我儿子将来是有大出息的,你以为跟这些小姑娘一样,这个床上混那个床上混吗?迟家是什么脸面,她不要这张脸,我还要呢。”迟太太一脸恶心的样子。

    迟老爷子是军队出身,迟太太是文工团的。

    当时费了不少心力嫁给迟老爷子,可见也不是善茬。

    她三言两语将小姑娘的自信打击的支离破碎,又隐晦的提小姑娘若是此事闹出去,对她一个女孩子更没好处。

    见火候差不多了,便让教导主任出去,她想说几句。

    “这里有十万块。小姑娘,我看你也是可怜,不知道被哪个骗了身子,虽然讹到我儿子头上,我也就不怪你了。我是个心善的,就帮你这一把。这十万你收着,出了这个门,此事就跟我儿子没关系了!”迟太太高高在上的模样,宛如施舍一般把卡塞到了女孩子手里。

    少年迟老三在身后看着,看着母亲打击女孩子,又给了一颗甜枣。

    这心,顿时就活络起来。

    从主任办公室出来时,那女孩子白着脸,宛如一根浮萍飘荡。

    “你,别怕。咱们不怕他,你要是打算报警或者告他,学校帮你!你这孩子不要想不开,知道吗?你还有弟弟和父亲。”主任有些担心。

    即便惹不起,但老师依然给了她几分依靠。

    “父亲,没有了……没有父亲了。”女孩子笑笑,眼底没有半点笑意。

    就在出事那天,书包不见了,钱没有了。

    昨天医院突然打来电话,说她父亲突然急救,让她赶去医院。

    她没有钱,什么也帮不上了。费用缴不了,医院已经尽量帮忙拖延了,但许多珍贵药品必须缴费。

    她眼睁睁看着父亲因为没有特效药,抢救无效离世。

    浑浑噩噩的离开了学校,以前日子虽苦,但想到自己成绩好,靠着奖学金也能勉强养活一家,心里边充满希望。

    再苦,她都能撑起一个家。

    可如今,父亲没了,家也没了。她被毁了,弟弟才八岁啊。

    她不甘心,真的不甘心啊。

    想想真的好恨,好恨呐……

    那十万块钱,刺的她心口疼,却只能死死抓紧。

    再后来,她就转校带着年幼的弟弟离开了。再没出现在众人眼前,至今那些教过她的老师提起,依然一阵惋惜。

    迟老三对此事却触动很大。

    没有什么事情,是钱解决不了的。

    没有什么事情,是权势压不住的。

    迟太太至今不知,儿子一路走偏,竟是自己一手促成。饶是后来迟老爷子知道时,事情都过去了好几年,那会迟老三已经作死带着晏若姌私奔了。

    如今迟老三人之将死,突然往事一幕幕回忆起来,心中说不清什么感觉。

    也许,十六岁那年,真的是他人生中最大的转折。

    周言词看着他,眼中没有半点同情。

    谢岱齐背地里请人调查过迟老三,那点事几乎没有半点遗漏,周言词全都知晓。

    “因果有报应,万物有轮回,你信吗?”周言词突然开了口。

    迟老三看着她,如今他喉咙修复无数次,也只能吐出简单的词汇。

    那张脸,人见人怕。

    “我记得你母亲,是在你结婚后没几年去世的吧?那时候迟筱婧六岁吧?好像是在外表一商场,电梯故障,没看见故障牌子,一脚踏空踩了下去。”周言词看着迟老三表情淡淡道。

    “你知道吗?那电梯牌子是一个头发斑白的老太太拿走了。老太太以前曾就读于你的高中,据说,高一因遭遇意外,退学了。可怜人到中年,却跟老人一般垂老。”周言词眼睁睁看着迟老三突然激动起来。

    仅剩的一只眼鼓了起来,满是血丝。

    “我猜,你也不知道,当初泼你一身硫酸的,是老太太儿子吧…那男人,好像27.8岁左右吧…我想想哦,迟筱婧现在24岁,正好大她三四岁哦。”

    “说起来也是巧合了。当初那女孩子好像失踪后没多久,不到一年,就生了个男孩。”周言词挑挑眉。

    说实在的,连她有点不可置信。

    轮回是个圈,转来转去谁都逃不了因果报应。

    迟老三突然怔了一下。

    他当时高中毕业私奔,一年后就生了迟筱婧。往前推三年,他强了那女孩。

    正好大四年。

    一道霹雳,将迟老三震得心口一痛,满脸的不可置信,犹如被雷劈了一般。

    嘴角,竟是冒出隐隐猩红,尝出了几分血腥味儿。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