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362章 因果谁都逃不掉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迟老三最重那张脸。

    在迟家,这真是少有的人了。

    迟老大迟老二军中混日子,向来是刀尖尖上过,唯独迟老三把那张脸看的极其重要。

    年轻时,因为那张脸惹了不知多少祸。

    别人都道迟家老三生了个祸害,专门祸害外边姑娘。那时候可没少有人找到迟家来。

    迟老爷子惯子,但好在有分寸。对前面两个儿子的亏欠,全都在老三身上补偿了下来。

    迟老爷子从上面退下来时,那会年纪不小了。老婆子虽然年纪大了,当当时年轻前面两个儿子教育极少,便想生个老来子好好疼着。

    这不,就生了迟老三。

    生完之后老婆子身体差恢复慢,对那儿子更是疼在心尖尖上。但凡老爷子教育孩子,打骂孩子,老太太便争。

    一个打骂,一个争,本来老爷子对小儿子就心软,也没真想动手。倒成了两个人惯着孩子了。一个红脸一个白脸都没唱出来,愣是将孩子养成公子哥儿一样纨绔。

    老太太却不觉得,别的姑娘被老三哄骗了身子,还不是怪对方守不住身子,这事情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怨不得儿子。

    说起来,迟老三第一件错事,便是母亲一手促成。这也造成了他如今的悲惨局面。

    还记得当初第一个找上门来的女孩子,那还是老太太这个当妈的打发的。

    犹记得那时迟老三才十五岁。虽然胆子大,但还不算太出格。

    那时高一有个特优班,年级第一品学兼优的女孩子家中贫困。

    父亲是驼背,母亲因家中贫困跑了。留下她和弟弟。

    她若不是靠着每学期都有奖学金,只怕是念不了书的。她成绩好,学费生活费全免,奖学金给弟弟和父亲家用,周六周末还给小学孩子补课,当得上是年纪小小却担起了一个家。

    当时刚升上高一,女孩子拿了奖学金八千。高兴坏了。正好暑假给一个孩子补了课,那孩子成绩上升,家里长辈高兴,工资也给的高些。大大小小算上去,又有了四千。

    父亲要做化疗,有了这钱能多活些时日。

    家里又能减轻负担,弟弟也能上学了。女孩子高兴坏了,放学就往家赶。

    那时迟老三呢?刚刚十六,几个二世祖给他办了一场初中告别仪式。说是要给他开荤。

    迟老三微怔,有些紧张又有些期待,他虽然混,但还未真正经历过人事。

    惯来爱玩的他本就喜欢闹腾,便跟着一块闹了。去酒吧喝多了,回来的路上便遇见穿着浅蓝色格子短裙校服的女娃,女学生一见他们就退到了一边,眉头皱着,似乎很不喜欢的样子。

    “呵,一看就是学校那些女学霸吧?瞧你们那高高在上的样子,除了念书,这辈子还会什么呢?将来还不是给咱们打工……整天眼睛挂在天上。”迟老三不喜欢大院里那些人,老是那两个哥哥跟他比较。

    更何况,这女学生他见过。是隔壁班班长,开学时还拿了年级第一,拿了奖金。老师让他向着年级第一看齐呢。

    此时一见那女孩子脸色,便知道是看不起他们这些仗着有钱没脑子的二世祖。

    本来就是随口一句牢骚。

    哪知道身后几个混子是胆子大的,当场眼珠子一转便呵斥着让她给迟三哥道歉。

    小姑娘不乐意,只后退了几步要换道离开。

    几个混子见天色已黑,这路人也少,竟是直接抓着女孩子的长发,给迟老三咚咚磕了两个头。

    “迟三哥今天高兴,不如你留下来陪三哥玩玩?你瞧瞧三哥长得好看又又有钱,你要是把三哥伺候高兴了,说不定能赚的零花呢。你看看你穿的,也不怎么样,不如给三哥的升学仪式来点高兴的?”那混子比迟老三痴长几岁,说话也流里流气。

    那手一拉,便把女学生的衣裳给拽了下来,内衣带子都掉了出来。

    女孩子圆润的肩膀,看的迟老三眼睛都直了。想起电脑里那些东西,当下浑身都燥热了。

    “别,别,算了吧,爸知道了要打死我。”迟老三虽然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但还有点怕老父亲的棍子。

    一群人喝了酒,脑子有点晕。酒壮怂人胆,更何况几人还不是怂货。从小到大闯祸惯了的。

    “怕什么,这你情我愿的事情,你到时候给点钱呗。”说完,干脆几人便把那满脸惊恐的女学生书包一扔,便往林子里拖。

    女学生吓得尖叫,那书包里有取出来给父亲的一万二救命钱。此时她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拉拢就要去抢书包。

    几人将书包一脚踹远,便将那浑身**裸的女孩拖了进去。

    等出来时,天都泛白了。

    几人一夜劳累,似乎也后知后觉的醒了酒。这心里顿时打起了鼓。

    这才慌忙逃了。林子里女孩子浑身青紫,就那么躺在树林里,满嘴红肿,浑身都是污物。

    迟老三虽然心慌,但真正的却是刺激和爽,从林子里出来时整个人都被这种刺激,激的头重脚轻。

    迟老三不小心落下了同校校徽,等过了周末回校后,却被请了家长去主任办公室。

    一进门,便见那女孩子满脸苍白,毫无神采木着一张脸看着他。

    心里咯噔一声。

    此时那女孩子脸上再看不到半点希望,甚至那双眼都是冷的。

    “是他,就是他!就是他!化成灰我都认识他!”女孩子声音冷冰冰的跟机器一样,指着迟老三。

    迟老三此时站在教导主任面前,才有了几分惧意。手脚冰凉,生出几分后悔。

    毕竟是第一次犯下这么大的事。内心毫无波动是不可能的。

    当下就打了电话请了迟家老母亲过来。

    迟太太过来时,心里还在嘀咕儿子是不是又打了哪个同学。哪知一进门,就见儿子吓得脸色苍白浑身冷汗,这心疼的不行。

    “做什么做什么呢?跟审犯人似的,别吓坏了我儿子!”迟太太在军政混过几年,这气势哪里是小小主任能比拟的。

    那眼刀子朝女孩子看去,那眼神当时就叫小姑娘白了脸。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