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360章 啊,真香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传闻凤凰火可焚尽天下所有,也不知是真是假。

    但真皮的鳄鱼皮,却是烤的酥脆焦黄,竟是好吃得很。

    本来鳄鱼处理不好有腥味,又柴又老。

    但大鸾前后两世致力于烧烤业,对火候,掌握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加上那秘制的烧烤料,竟是烤的外酥里嫩,咬一口,那油吱吱的往外流。

    晏云夕两兄弟吃完,还趁着老爷子睡着偷偷出去买了两瓶酒,喝了才满足的睡下。

    只是晚上做了个噩梦。

    梦见两只鳄鱼,突然变成了香喷喷的烤乳猪,他们两兄弟吃的满嘴石油。

    吓得他俩惊叫一声便从床上坐了起来。

    大半夜的,两个人鞋都没穿便蹬蹬跑下楼,朝着后院小池子跑去。

    空气中,若有若无的孜然味儿,充斥着二人的味蕾。只是此刻,突然咯噔咯噔的响,半点没了馋人的口水。

    “夹克?夹克?”

    “皮皮?皮皮?”声音有点抖,夹克和皮皮是他俩当初养的时候取得名,鳄鱼鳄鱼,鳄鱼皮可以做夹克和皮鞋,这就是他俩的名字由来。

    大半夜的,两人声音莫名有些渗人。

    三胞胎和晏迟迟躲在楼上,大鸾躺在大床上,正砸吧砸吧嘴的回味呢。

    “会不会气死啊?咱们这样真的好吗?生气了怎么办?”大宝是个小可爱,心软得很。

    三宝白了一眼:“不是给他们留肉了吗?”

    大宝呃,这好像不是重点……

    楼下传来惊天动地一声吼。

    “哪个王八蛋宰了我的夹克,还把我的夹克烤成了孜然味!!!”一声怒吼,惊得几人捂住了耳朵。

    身后传来幽幽的声音。

    “还有秘制酱香味……”

    …………

    两兄弟气得暴跳如雷,晏云夕眼泪哗哗都出来了。

    “夹克那么可爱,谁那么狠心将它烤了。我辛辛苦苦养了两年啊……好不容易说服老爷子同意养鳄鱼,哪个王八犊子给我烤了!还没烤……我,我喜欢的味道。”正说着,嘴边递来一块还冒着热气外表焦黄的嫩肉。

    晏云夕喉咙动了一下,张嘴,从善如流的吞下。

    这烧烤的技术真是到了极致。

    “到底……嗝……谁,那么狠心……嗝……肉,真好吃啊……”晏云夕盘腿坐在池子边,大口大口吃着串儿。

    一串串烤熟的鳄鱼肉,简直人间美味。

    不得不说,大鸾的真火用来烤烧烤,当真是一绝。

    “没有什么是一块肉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两块!”三宝瞄了眼窗外,拉着大宝二宝晏迟迟回了床上睡觉。

    几个孩子眼睛都看直了。

    等等,说好的命根子呢?说好的养了两年情深义重呢?现在大半夜起来二刷夜宵的人,是魔怔了吗?

    三宝意味深长的笑了,呵呵……

    我说了,没甚么是美食解决不了的。

    第二天一早,孩子们照样去学校了。晏云夕两兄弟却因为大量食用油腻食物拉肚子去了医院。

    周言词和谢岱齐两人却收到了邀请。

    回门,迟家有请。

    当接到电话时,哈,周言词直接气乐了。阎王给你们的胆子吗?

    “不去,去什么去,迟老三还有脸当你父亲?谁给迟家的脸让你回门?臭不要脸的!上次岱齐断了迟筱婧右手,说好的以后言言与迟家两不相干,怎么?现在又后悔了?”晏队长难得的没好脸色。

    谢岱齐“我听言言的。”一副老婆是天,老婆是地,老婆是上帝的架势。

    晏若姌嘴巴动了动,却没说话。

    其实,站在言言的立场上,她和迟老三有什么差别呢?同样缺席言言的生命中,同样没尽到父母的职责。

    晏老爷子垂着眸,但他也心知周言词向来有主见,这么多年便是在精神病院,都能混的风生水起,还能嫁给影帝。甚至婚礼上出现的那些本该在新闻上的面孔,无一不显示了她过人的能力。

    这些能力,只怕晏家都及不上分毫。

    说起来,那孩子,大概还是晏家最出色的孩子了吧。

    晏老爷子丝毫不知道周言词,背地里有多强大的能力。

    即便是婚礼上那些大佬,只坐了坐,连话都没说,但那明晃晃撑面子的行为,谁都能看出来。

    好在网络上有人控制,不然爆出去只怕要引起大量猜测了。

    “言言去吧,迟老三再不济,也轮不到我们对言言说什么。迟老头既然说了言言与迟家再不相干,那定然不会纠缠。那老头轻易定然有事。”老爷子明白,晏家可以恨迟老三,但迟老三对言言的存在,却不是他们能左右的。

    毕竟,谁都没参与她的过去。半斤对八两,其实谁都比对方好不了。

    周言词点了点头,心说她对迟家没好感,但孟柳意,她有几分疑惑。

    对母亲也没解释,有些事情,需要时间来验证。

    两人出门便上了车。

    上车没多久谢岱齐便接到了电话“最近新婚,什么事都不要打扰我。”谢岱齐语气很冷静。

    若说需要钱,他这辈子的钱坐着花躺着花都花不完了。

    没事挖两座陵墓就行了。当初他可没少埋古董。

    真要问他愁什么,大概就是愁怎么在有生之年花完钱……

    谢岱齐眉毛一挑,沉默了几秒,便轻声道“过几日联系你吧。”听语气似乎有些嫌弃迹象。

    挂完电话,便一脸嫌弃的扔了手机。

    “你觉得有意思我们可以去看看。请的是娱乐圈几对夫妻和男女朋友,完成挑战任务。算了,咱家不缺钱,不去不去……”那摆着手无赖的样子,若是外界看了只怕要揍他。

    周言词笑的眉眼弯弯,当初在古代时,谢景修可是冷静十足的大将军,如今没了保家卫国的责任,反而越发开朗。

    说起来,两个人本就是一人,记忆,融合了吧。

    周言词正想着,便感觉到车一停。

    “到迟家了。”外边下起了小雨,谢岱齐担心弄脏了她的鞋,便抱了她下车。

    进了迟家大门,才将她放下,脚上一点雨水也没有。

    “红颜祸水。”隐隐一句声音传来。

    周言词眼皮子都没抬“总比丑陋无盐还作天作地作空气好吧……”

    周言词刚一抬头,便见一辆黑色轮椅进入视野。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