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359章 秀老祖宗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微博上的悔恨交加,与周言词半点关系也没有。

    此刻她看着大鸾蹲在马桶上,眼皮子使劲跳。

    “你上次还差点害我妈被重新送回医院!”周言词一看小鸡上厕所,就知道她妈上次被大鸾给坑了。

    大鸾气得吭哧吭哧的,你们母女欺负人!

    不让我在屋里尿尿也是你,说我蹲马桶也是你!欺负鸟吗?!

    别拿鸡不当凤凰!

    大鸾气得从窗户上一跃而下。

    刚进门的晏若姌:“言言,你的鸡自尽了!”语气呐呐的,可不敢喊出声,上次就差点被这只鸡坑了。

    周言词…………

    周言词连忙拉了母亲下楼,此时的大鸾,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直接走向了那养了两头鳄鱼的小池子。

    大鸾报仇,一个月不晚。

    吃了些兰花草,吃了些极品灵芝,好像又没霍霍了呢。

    晏家一群人吃罢饭,老爷子看了看周言词,又看了谢岱齐一眼。屁股底下跟长了痔疮一样,动来动去。

    老爷子向来是有事说事,这般扭扭捏捏还是头一次。

    似乎是见自己引起了注意,老爷子这才老脸一红。

    “岱齐啊,我那几个老友,是古玩狂热者。上次,自从婚宴回去啊,就病了。说是见着满屋古董,却又拉不下脸带碗筷走,今儿在网上受了刺激,又病厉害了……问我,能不能借你家锅碗瓢盆看看……”老爷子都有点脸红。

    什么不借,借锅碗瓢盆。

    晏家几个年轻人狐疑的看着老爷子,什么古董?

    连晏队长都眨巴眨巴眼睛,不知道父亲说什么呢。那古董不是在谢岱齐屋里吗?婚礼上大家又没去看过。

    “不妨事,本来只是见家中太多,便拿了一些在婚礼上使用。大家喜欢随意带走也行,老爷子喜欢,明日送几套完整的过来。”

    老爷子摆了摆手,心想到时候可得给这小夫妻要点好处才行。

    “等等,等等,你们说什么锅碗瓢盆?什么古董?”晏云夕晏朝阳两兄弟代表年轻一代开了口。

    老爷子吃惊道:“你们不知吗?婚宴上所有器具皆是古董,那个什么小明星舒沅,拿了个八十万的酒坛子回去,你们都没拿吗?”

    “上个月你还问我要零花,我以为你拿了碗筷走呢。拿几个碗,你这几个月零花钱都够了。你要是眼光好,拿到跟酒坛子差不多的,这一年都花不完了。”老爷子看着晏云夕兄弟。一脸你们怎么没拿的模样。

    吧唧,两兄弟手上的茶杯端不稳了。

    是心痛的感觉。

    一屋子人面面相觑,晏队长都感觉到了一阵强烈的惋惜,似乎……他还摔碎了一个碗?扔了两双筷子在垃圾桶?

    好像,错过了什么暴富的机会呢。

    屋子里格外的沉默,一群吃了没眼界亏的年轻人,不想说话。

    默默打开手机,发现原来错过暴富,与暴富咫尺之遥的,原来还有那么多人,顿时心里平衡了。

    “姐夫,你好毒……”你好毒毒毒毒毒……

    爷爷,为什么要告诉我们这么残酷的事情!

    晏云夕两兄弟一下子萎靡下来,连后院传来一阵阵椒香孜然味儿,都不曾在意。左右不过是后院谁又买了烧烤。

    不过,这味道不错,待会去问问哪家店铺。

    微博上一片惨淡,甚至还有人举报谢岱齐古董不上交,谢岱齐当场甩出家谱一份。

    某某年,谢家先祖曾购多少多少什么,每个物品以谢,周二字做记号。

    不少人感叹谢先祖的智慧啊,能证明东西属于谢家的标记,全都有。

    全都是私人财产!

    一时间,众人都秀出了各家族谱和各自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

    有人在微博秀出了手镯,有人秀出了古董花瓶,有人秀出了宝剑,还有人秀出了痰盂和尿盆……

    甚至还有人秀出了老祖宗留下的东厂信物,只是,大家重点都放在了,既然进了东厂成了太监,他祖上到底怎么生出孩子一代代传下来的……

    这微博热闹纷纷,谢岱齐一结婚,感觉全世界都知道了。

    果不其然,让人印象深刻,一世难忘。错过暴富的,只怕此生到死都记得了。

    周言词瞄了一眼手机,登上微博。

    锦鲤女神。

    “转发这只周言词,抽十二位送金钗一只。再抽三位,送锦鲤亲笔赐福字。前者极具收藏价值,后者极具祈福价值哦。”周言词刚一发出去,刷新一下便破了千。

    舒沅没挤上前三,被琐事牵绊住了。

    晏家后院。

    晏云夕两兄弟抱着手机狂点赞转发评论,一口一个锦鲤女神求好运。

    殊不知,锦鲤就在面前而不自知。

    晏迟迟和三胞胎蹲在后花园,埋着头吭哧吭哧啃着串儿。

    那串儿烤的外焦里嫩,外面洒满了孜然和辣椒面,还有自制烧烤酱,竟是馋的人直流口水。

    “大鸾居然还等手艺,这烧烤酱我都没吃过的味儿。”二宝砸吧砸吧嘴,满脸惊叹啊。

    “不过这鳄鱼怎么会突然被烤成这样呢,好像突然全身着了火一样。”大宝不解的很。

    刚刚出来时,大鸾便引着他们来了小池子里,却发现有只鳄鱼全身被火团包围,供在泥里,都没法灭了火焰。那烈焰带着几分蓝色,显得有些渗人。

    晏迟迟本来很慌张,哪知三宝随口说了一句:“烤的好焦,火候够了。”那火登时灭了。

    随之出现的,是烤的焦黄焦黄的鳄鱼。

    真……馋人啊。

    就这么……开始了烧烤。

    大鸾暗地里提供的凤凰火,不知从哪叼来的调料,四人一只鸡,吃的满嘴流油。

    还很有爱心的往晏云夕晏朝阳两人房里送了一份,那两兄弟夜宵吃的饱饱的,还给几个孩子转发了个66的大红包。

    三宝叹了口气,不屑的神情一闪而过。

    默默掏出手机,转了11111过去。

    晏云夕两兄弟…………

    叮咚,三宝手机响了。瞄了一眼,短信提示,余额101958.

    说起来,好像连三宝余额都不够。

    人比人,气死人。

    大宝二宝就穷多了,拿到66倒是高兴地道谢。两兄弟这才内心平衡些,这才是正常孩子!

    “三宝,你哪存的钱啊?”晏云夕眼珠子一转便偷偷问道。

    三宝眼皮子都没掀一下:“劫富济贫……”杀人你信吗?

    …………

    晏云夕两兄弟拧了拧她的小脸蛋,小孩子家家的,还学会吓唬人了呢。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