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357章 因果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清晨,一阵泥土的芬芳和繁花盛开的花香让匆忙出门的人们,停下了脚步。

    一夜之间,小区内花朵全都用尽力量绽放出了最灿烂的花期。

    春夏秋冬本该四季依次绽放的花朵,全都一夜之间开放。

    周言词一身酸软,好在昨夜谢岱齐还替她按了许久,今早才勉强能下床。

    只是下床时,一个没注意差点脚一软跌倒在地。

    都是三个孩子的父亲了,依然如当初那般热情似火。

    “怎么不多睡会儿?他们三个天还未亮便回来了,闹着要我送他们去学校,正要出门呢。”谢岱齐老妈妈似的给她们收拾书包,衣服。

    三宝的背带断了,谢岱齐还拿着根针缝缝补补。

    周言词依靠在门前,心中很是平静祥和。

    若是有人破坏这幸福,她拿命去拼!

    “爸爸真棒,上得厅堂下的厨房,将来我也要这么厉害。”大宝崇拜极了,拿着绣花针的爸爸依然很帅啊。

    谢岱齐不忘给他点赞,还美滋滋的。

    三宝:“没出息!”

    大宝看了妹妹一眼,大眼睛里很是委屈。

    “爸爸会做饭,会按摩,会缝补衣裳,还会打坏人,还会飞呢,还会拍电视,我爸爸最棒……”大宝真诚道,将谢岱齐捧得晕乎乎的。

    喜得他抱起大宝亲了好几口。

    周言词匆匆吃完早饭,便决定与他们一块去学校。毕竟新婚,给老师要送点喜糖。

    谢岱齐去了车库,大宝这才慢吞吞走到妈妈跟前。

    “妈妈。男人是要哄的,把爸爸哄得笑眯眯心里甜滋滋的,以后他就更愿意对妈妈好了……我们班上好多女孩子想要嫁给爸爸呢,虽然后来来了新老师,大家又想嫁给老师。但是,爸爸依然有很多人喜欢哦……”大宝最近看女人情感节目,倒是看得多了些心得。

    这操心的小模样,让周言词忍俊不禁。

    大宝是三人中最有赤子之心的,也是最憨厚老实的。

    “放心吧,妈妈一定嘴巴甜一点,绝不让人有可乘之机好不好?”嗯,放心吧,对你爸爸有想法的,都克死了。

    谢岱齐开车过来时,几人赶紧闭了嘴,看的谢岱齐摸不着头脑。

    “这东西还不如骑马。要是骑马,我就能带着言言你一块了。”抱着言言在怀里,岂不是美哉?

    “那我们呢?”二宝随口问道。

    “你们需要锻炼,我以前像你们这么大的时候,已经能骑着小马驹到处跑了。哪能天天跟着爹娘呢,羞不羞啊。”谢岱齐一脸嫌弃。

    三宝看着谢岱齐,谢岱齐耳根微红,总觉得被女儿看穿了本质啊。

    “我们才四岁不到啊,爸爸……”二宝一脸控诉,有了媳妇忘了女儿,没骨气的男人。

    谢岱齐感觉到三胞胎的鄙视,尴尬一笑便开了车。

    唉,孩子大了,心眼多了,糊弄不了咯。

    到了幼儿园外的那条街,众人便下了车。幼儿园门口不允许停车,也是为了防止孩子们的攀比心态。

    晏迟迟现在已经不需要三胞胎的护送了,如今,这家伙俨然是小霸王二把手。

    每天晚上七点,就跟新闻联播似的,小区内大大小小孩子就来晏家门口接受指示。

    这家伙,果真是遗传了他爹非凡的口才。自从病越来越好后,整个人也越来越机灵。

    竟是靠着自身那张嘴,将人唬的一愣一愣的,将来的外交官跑不了。

    “妈妈,我们新老师可帅啦。而且跟以前的老师一点也不一样。”二宝脸上红红的,眼睛冒着小星星。

    三宝:“肤浅。”女人啊,果然都是视觉动物。

    谢岱齐见二女儿那小可爱模样,心中有些酸,还能比你爸帅?

    “二宝啊,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你问问三宝妹妹她喜欢什么样的人?”谢岱齐有心要告诫女儿,将来不要被漂亮的人勾走了。

    三宝脑袋一昂:“好看的皮囊有趣的灵魂兼得。不过,我都不喜欢。”

    三宝没说什么,但谢岱齐反而多看了她一眼。

    总觉得这自幼便懒散却异常聪慧的幼女,心思比哥哥姐姐都重。而且吧,她思考的,可能还跟自己不在一个频道。

    谢岱齐不想承认,这可能是智商的差距。

    到了幼儿园门口,小朋友们已经穿着白衬衫,漂亮的小裙子在门口检验身体了。

    会检查有没有感冒发烧。

    穿着白色衬衫的年轻老师都站在门口,给每个小朋友说早上好。

    阳光下,老师高高瘦瘦,带着和煦的笑,让孩子们如沐春风。

    小女孩儿都红着脸给老师鞠躬说早上好。

    “这老师,长得不亚于你了。”周言词笑着道,让谢岱齐醋坛子都快打翻了。

    “长得好看的,都不是好东西。越是好看,内里越是烂。”

    周言词看了看他那张脸,叹了口气,大兄弟,摸着良心,摸着脸,你就没什么想法?

    送了三个孩子入园,那老师便走了过来。

    “是谢家三胞胎的父亲母亲吧?我是她们的幼儿园老师柯老师,孩子们的教育需要家庭学校两手抓。这一个多月,她们的父母从未送她们来过学校。希望以后能多多交流哦……”老师似乎才出学校不久,见周言词模样俏丽,还摸着后脑勺耳朵都红了。

    周言词尴尬的应了一声,见大家都是父母接送,三胞胎每日自己上学,忽略了孩子的身心健康,便赶紧应下了。

    随后加了幼儿园的群,这才与谢岱齐一同离去。

    两人肩并肩,竟有种异样的和谐。郎才女貌,极其登对。

    “你知道吗?朱天宝和他奶奶在国外死了。你知道怎么死的吗?”谢岱齐突然开口问道。

    周言词愣了一下,朱天宝死的时候,她上个月正在医院,并未太过在意。

    以那孩子的心性能推三宝入海,还嫁祸给姐姐,逼的姐姐跳了海自尽。在国外又是老太太宠着,只怕惹的祸更是厉害。

    见周言词看来,谢岱齐才轻声道:“那孩子在国外,对着一个坐轮椅的年轻人扔石头,辱骂他站不起来的瘸子。后来,那男人似乎动了怒,但朱天宝奶奶推了轮椅一把,两人后来离去了。”

    “当夜,朱天宝奶奶被砍断了手脚,嘴被缝上。朱天宝被生生切断了大腿以下,没做任何处理,失血过多而死。”谢岱齐语气有些冷。

    周言词心底微沉。

    “他,在接触我靠近的人!”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