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356章 神秘人的接触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谢岱齐丝毫不知,因为自己挖坑埋古董一事,给大宝造成了多大的心理冲击。

    等若干年后,领回个同样可怕的儿媳妇时,才知道,一切都是有因果的。

    “你们啊,还是太小了不懂。爸爸上次可夸我了,有女朋友就可以了,还要求那么多做什么……”大宝双手背在身后,一派淡然的走了。

    二宝深以为然,只不过,她是女孩子,那肯定是站在大宝哥哥对立的一方咯。

    三宝无奈的看着二人。

    “哎,不生气,哥姐随爹。”三宝小大人似的,想想老父亲,再想想大哥二姐,便忍不住头痛。

    等她进门时,晏若姌便将三宝抱住了。

    “三宝,今晚跟外婆住好不好?大宝二宝今晚也跟外婆住,爸爸妈妈今天结婚太累了,让他们好好休息。”晏若姌蹲下身,见到三个宝贝,越看越是喜爱。

    大宝憨厚,二宝机灵鬼,三宝小懒虫。

    各有性格,却又相辅相成。

    “我也想要捡黄金。”大宝有点着急。

    “**一刻值千金,他俩肯定偷偷捡黄金去了。我不……”大宝委屈的很,凭什么不带他。

    晏若姌愕然,晏家人哄堂大笑,将周言词愣是整的脸都通红。

    偷偷瞪了三宝一眼,三宝无辜的指着鼻子,管我什么事?

    周言词:教哥无方,智商全长你头上了!

    三宝……

    “哥哥不生气啦,咱们已经很幸福啦。别的小朋友都没参加过爸爸妈妈婚礼,咱们还参加过爸爸妈妈婚礼呢。”二宝摸摸大宝脑袋,劝着他。

    大宝这才笑了:“下次爸爸你结婚,我还来!”

    晏若姌没忍住,偷偷拍了拍大宝肩膀,这熊孩子!

    大婚当日咒老爹二婚,你爹妈没打死你,算好的!

    大鸾站在窗沿上,扇了扇翅膀,空气中顿时不少细小的绒毛。

    “这只傻鸡该不会以为自己是只鸟吧?还学会扇翅膀了……”晏若姌狐疑的看了一眼,上次看见这鸡蹲马桶,肯定不是她的错觉!

    这混蛋鸡,差点害的家人将她重新扭送回医院。都以为她又疯魔了。

    大鸾高傲的看了眼晏若姌,愚蠢的女人!

    一群人帮着热热闹闹的暖了屋子,这才将三胞胎连拖带拽的带走了。

    诺大的别墅,瞬间安静下来。

    周言词看了眼谢岱齐,连忙将之前门卫收到的礼盒拿出来。简简单单四四方方的礼盒,上边系着一条黑色的蝴蝶结。没有落款没有标识。

    “是那个人的气息。夺我运的人!”周言词很肯定,上边所残存的气息跟自己很相似。

    甚至她能感觉到对方依旧不死心,想要抢夺她一身气运。

    “打开看看。”周言词想要伸手,被谢岱齐摇着头轻轻推开。

    “危险的事,男人做。”谢岱齐剑眉星目,一双浓眉显得一身正气凛然,这张脸,难怪能拥有迷妹千千万。

    谢岱齐来到这边后便一直强化体质,勉勉强强能追上将军时的功夫。此时倒也不惧。

    轻轻掀开礼盒,却发现里边一个木制小铁盒。

    铁盒上古朴的花纹显得极其大气,但好像,在哪里见过一般。

    “这是皇室专用。”谢岱齐轻敲桌面,语气有些古怪。

    皇室专用也就罢了,这花纹,还是当时周言词入京时最流行的图案。

    周言词垂眸不语,心里微微一沉。

    “他……他也曾跟我同穿过。”如果所料不差的话,只怕他也曾到过那个国度,甚至,有可能还直接接触过!

    谢岱齐拳头微微紧了几分,只要想起那个人曾经离言言很近,便心头猛一阵紧缩。

    “还记得前段时间我破了一个人贩子的大案吗?那里有个地宫,地宫里全是实验室。若是我没猜错的话,他们研究的是时空穿梭。后来被我一把火全烧了。”周言词眉眼微冷。

    谢岱齐脸色一变。

    “而且,地宫的位置也极其巧妙。在五福村。”当初周言词出生的地方。

    “看来,你们可不止夺运一个过节。”谢岱齐挑眉,瞧那样子,只怕对方谋划的,远远比想象更多。

    谢岱齐打开木盒,里边,一对木偶静静的躺在冰冷盒子里。一个面容带笑,一个清冷狠辣。

    木偶手拉手,看着极其亲密,甚至木偶直接连在一起,宛如连体婴一般。

    不知道为什么,周言词看着这对木偶感觉越发熟悉,只是心底也有几分凉意。

    “盖上吧,那脸看着阴恻恻的,别吓着你了。”谢岱齐哐当一声将木盒合上。

    “他来帝都找我了。”周言词声音带着几分凉意。

    谢岱齐眉眼间若有所思,心里也越发多了几分谨慎。

    “咱们的尸体,圣女还冻在冰窖,只要不腐烂,等咱们回去诈尸完全来得及。前提是,你要活着回去。”谢岱齐在她额角亲了亲。

    “况且,他既然有能力知道你曾经到过那里,自然也知道你如今已是女帝。若是不解决了他,即便是回去,也是一颗定时炸弹。”谢岱齐如今万分庆幸,幸好回来一趟。

    周言词垫脚捏了捏他的俊脸,见他板着脸极其严肃的样子,便在他唇边轻轻一吻。

    谢岱齐瞬间软和下来。

    “你你……你犯规。”谢岱齐语气轻喘,握在她腰间的双手微微紧握,将她整个人揽入火热的身躯中,紧紧抱住。

    “你,你终于是我的了。前后两世都有了我的烙印,天涯海角,我都能找到你了。”谢岱齐满足的叹息,最近,他脑子里时常有不断闪过的画面。

    仿佛曾经一世世追寻着她,好像从未停止脚步一般。

    夜色微凉,别墅区内只亮着几分微黄的光亮。

    两人身影渐渐重叠,帷帐落下,屋中传来一阵阵似哭似笑的喘息,一阵阵似水似火的冲击。

    整个别墅区,异香扑鼻。

    屋内屋外所有鲜花绽放,连小区内早已枯萎的梧桐,都一夜之间注入生机。

    大鸾飞快的迈着小短腿儿奔过去,在那回春梧桐上安家落户。

    呜呜呜,悔不当初啊,好想肥家,好想肥家……

    以前当成宝,现在是根草。

    大鸾悔的肠子都青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