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355章 董二代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谢岱齐新居落成,还未请任何人进入过。

    这新居是他许久以前无意中买的,那时房价不高,他一口气买了好大一栋。

    哪知道买了第二年,便翻了七八倍。一跃成为最烧钱的别墅区。

    只是因为平时有了住处,便并未住过来。

    此时林云召一行人进了小区,见朝着最大那栋开过去时,嘴角抽了抽。

    “新居简陋,让大家见笑了。”谢岱齐真诚道。

    比起曾经的将军府,简直差别太大了好么、

    虽然,这看起来就是个缩小版的将军府。里边珊瑚,假山,字画,屏风,几乎大多都是以前他埋的。

    好在保存完好,虽然看起来有几分古朴的旧意,反而显得有质感了。

    林云召一听简陋,眼皮子跳了跳。

    “呀,这门口的石狮子好威风啊,好像……”好像故宫里的大石狮啊。

    晏若姌话没说完,其实她觉得比故宫的,好像年代还久远几分……

    但这话不好说啊。

    “还好,距今千余年。里边是玉石,当初花费了不少能工巧匠铸造。”这对石狮子,是正儿八经将军府门前的。

    某一天晚上,他亲自带人拖走了将军府的石狮子。

    谢岱齐这一解释,不少人都吞了口口水。

    车子进了停车场,一行人下了车。

    “好字,好字!这字,好字!”林云召突然大声道,眼神灼灼的看着谢府那块门匾。

    “这字,只怕当今难以找出第二人了!岱齐,这字你哪来的?气势磅礴古朴大气,颇有大将风范啊!”林云召唯二的爱好,便是字画和晏若姌。

    谢岱齐摸了摸鼻子,回来前自己写的。反正写几个字不费力气,但时间久了可值钱了。

    “祖上传下来的。我找人刻了做门牌了。”说着,便打开大门。

    刚一开门,便闻见若有若无的清香。

    周言词捏了捏谢岱齐手指,他手掌比周言词大许多,握起来有种很安心的感觉。

    “这,跟以前的故居很相似。”周言词面含笑意,没想到,他居然将整个将军府,全部搬了过来。

    谢岱齐笑笑,心中颇为感慨,自己果然做的对。

    当然,将军府被盗,连同字画屏风锅碗瓢盆都被盗,在京中掀起了巨大的风浪。这对他来说,就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眼前人很满意。

    “这这这……这是兰花吧?”晏若姌指着地上一众肆意生长的兰花,惊诧的差点结巴了。

    晏家几个长辈都跟了来,此刻都不知怎么落脚了。

    谢岱齐点了点头,大概是吧,没关注过。

    “前段时间有一株兰花拍出了天价,跟这个很……”很相似啊。

    谢岱齐啊的一声拍了下额头。

    “哦,当初为了买点东西,我拔了一颗去卖。大概就是那颗吧。不知道有什么好看的,这园子里到处都是。大鸾那只鸟……喏,就是那只乌骨鸡,每天都要吃好几颗……”指了指乌骨鸡。

    仿佛听见了心碎的声音呢。

    大鸾面无表情,曾经,有无数的奇珍异草放在面前我没有珍惜,如果再来一次,我一定……要吃个够!

    “这院子梧桐倒是挺多……”晏老爷子脸上带了几分笑意。

    这院子,真的很对他胃口。

    “爷爷,你脚下那只乌骨鸡可矫情了。非梧桐不肯栖息……”大宝指着乌骨鸡告状。

    众人惊愕。

    乌骨鸡大鸾欲哭无泪,凤栖苍梧,勉勉强强住个梧桐怎么了。不要欺人太甚!

    虽然我是只鸡,那也是有凤格的鸡。

    这别墅竟是改成了三进三出的古式小院,还是很阔气的那种。

    “你这里好地方。一进门就感觉日头小了,温度适宜。你瞧瞧,这花草树木长势多好?蝴蝶翩翩起舞,这一路走来,就好似万物齐发之感……”晏老爷子心底很震撼。

    这,特么不会是帝都命脉吧?

    不对啊,华夏命脉被天门广场镇住,不该在这里啊。

    见老爷子凝眉思索,周言词没吭声。呵呵,只是释放了那么丁丁生机之气,没想到四面八方都汇聚过来了。

    如今,这别墅就好像一个泉眼。往外释放生机,其中也容纳百川。

    进了内宅,才发现内有乾坤。

    这屋里一草一木,全是精品。这也就算了,屋子里所悬挂的,竟全是古画真迹。

    林云召已经站定在大厅不肯挪步了,眼神都直了。

    这些东西,比大使馆还……还……还阔气啊。

    “你是把博物馆搬家里来了吧?不对,博物馆那些可是守卫严格,你这全都是……”连凳子都是黄花梨木,紫檀木……

    一行人愣是坐都不敢坐,倒是老爷子大气,坦然坐下。

    只是那心里嘛,呵呵,七上八下提心吊胆的很。

    “都是不值钱的小玩意儿,家中别的没有,这些古物倒是有几库……”谢岱齐让人倒了茶,一群人恍然如梦。

    几库……几库啊……

    “若不是言言喜欢,这些东西毫无价值。”若不是言言喜欢,千年之前的我,根本连坑都不会挖!

    周言词轻笑一声,突然想起曾经有几晚,他每晚回来都浑身是泥,即便是清洗过,那鞋子里也总是露出细细的泥沙。

    原来,是去埋东西了。

    不过,这又当祖宗又当孙的感觉,爽吗?

    呵呵,祖辈传下来的……

    此时宅子里已经全部贴上了红双喜,挂上了红灯笼,那喜气洋洋的气氛竟是比婚礼还浓厚一些。

    “你这宅子,只怕没事别请人上门。太太……太具有冲击力了。”我怕他们看了会对未来丧失希望……

    谢岱齐淡笑,对他来说,真的只是平常所用之物。寻常不过。

    后院。

    “喂,是景德镇厂商吗?给我订制三千套,要耐保存,有收藏价值,过几千年都不会腐化那种……”大宝一本正经的打电话。

    “对对对,锅碗瓢盆你们能做的都做。”

    随后,又给家具场打了电话,定制几千套。

    大宝挂完电话,摸着下巴心想,将来,我的子子孙孙也是董二代了。

    三宝冷眼看着。

    “大哥,万一你找个有钱有势又厉害的女朋友,这些就用不着了。”

    大宝脑袋一昂:“那我上门去。”语气极其自豪。

    爸爸说了,能有女朋友就是上天赐福了,不要太挑剔。

    三宝!!!!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