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354章 大家此生难忘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婚宴即将结束。

    来参加婚礼的宾客临出门前,都随手拿了伴手礼出门。

    这伴手礼也是大方,从法国订制,平日里普通人绝对舍不得的那种。但到底是奢侈品,消耗品,许多人拿了还暗暗感叹谢岱齐大方。

    一时间宾主尽欢。

    是的,谢岱齐大方,大方的可怕。只可惜真正认识的几人,在整个会场少之又少。

    周煜匆匆吃完饭,便找服务员要了两个口袋。

    拉了拉舒沅,见舒沅要去门口拿伴手礼,回去发朋友圈。便偷偷道:“盘子……盘子,碗,碗,筷子筷子……勺子……实在不好拿,拿俩勺子也行。”还不住地使眼色。

    舒沅此时摸着身上伴娘服,这伴娘服真的好美。而且从不对外接活,女人对漂亮衣服没有丝毫定力,好在这伴娘服直接送给她们了。

    舒沅乐坏了。

    不再价格,在于真的得她喜欢。

    为了这伴娘服,她中午都没吃什么东西。深怕小腹隆起坏了美感。

    “什么勺子碗筷?吃完就走了,走走走,去拿回礼。上次参加的婚宴,那回礼可有意思了,看看他们回的什么……”舒沅笑着道。

    周煜扶额。

    “他们回的是,一夜暴富的机会……”周煜很认真,虽然自己不缺这钱,但是说真的,拿几个碗就能少拍一部戏,肯定拿碗啊!!!

    似不似傻,正常人都选碗……

    舒沅愣了一下,周煜向来是稳重的,虽然是新晋流量小生,但若不是那过人的稳重只怕也走不到现在。

    看了周煜一眼,眼睛在四周一扫。

    到处都是汤汤水水,唯独新郎新娘那桌有个装酒的摊子。看着古色古香,外面还画了画,看着颇有几分意思。

    “这酒坛子不错,我拿回去插花。伴手礼就不要了,就它吧……”舒沅看着酒坛,谢岱齐还愣了一下。

    “这婚礼上都是赠有缘人,喜欢就带走。”一切讲究个缘分,虽然那酒坛子确实是最贵的,但谢岱齐并不在意。

    这东西,家里多的拿来装咸菜。

    谢嗣延嘴巴动了动,紧紧抿着唇,眼眶红,脸红。

    现在不是心疼杨织歆给他带绿帽子了,他是心痛这败家玩意儿啊!

    “那我就拿走了哦,祝你们百年好合白头到老。多子多福气呐……”舒沅看着周言词,这丫头还挺对她胃口。

    上次参加户外综艺就极其喜欢她,不过,这双眼睛好像在哪里见过的样子。

    蒙面锦鲤…………

    舒沅拿走了唯一的小酒坛,倒是周煜收了好几父碗筷。

    三胞胎细细留意,似乎拿碗筷的就几人,并不多,看来错过暴富之人不少啊。

    倒是有几个大爷眼神毒,一早就看了出来。只是身份嘛……

    让他们不太好出手。

    总不能说帝都某某世家老爷子,在某婚宴上摸了两个碗?有失体统!

    拿个勺子回去研究好了。

    老人家都爱古玩,不为钱,只为那欣赏。

    宾客走的差不多了,三胞胎站在门口,看着专人收了碗筷回去,幽幽的叹了口气。

    “爸,你这婚礼,真的让世人难忘啊……”一夜暴富的机会,在手边错过,这次婚礼,不止咱们一家难忘,参与者只怕都不敢忘啊。

    大概,比咱们还记得牢。

    谢岱齐揽着娇妻。望着她,所有的柔情都在眼眸中。

    “我希望多年后,你母亲的婚礼,依然能让世人赞叹。”谢岱齐满心欢喜。

    二宝看着被收走的碗筷:“肯定天天都叹的……”不用问,肯定天天叹气的。

    “这些碗筷收好,等你们将来结婚嫁人还能用……”谢岱齐大手一挥,让众人洗洗就抬回别墅,将来还能用。

    将宾客送走,林云召夫妇才走了过来。

    林云召看着他。

    “别的我就不说了,本来我想说你要是欺负她,将来我这做继父的定不会放过你。可是现在看来……轮不到我……”林云召幽幽的叹了口气,为毛那几个老匹夫,每次在丁点利益上都斤斤计较。

    现在这么大手笔送礼了?

    周言词看了晏若姌一眼,便笑着道:“谢谢爸爸。”那声爸爸顿了一下,便再次喊了一声。

    “爸……”

    林云召手微抖,拍了拍谢岱齐肩膀,女婿啊,我看我这继女也是有能耐的,你好好过哈……

    谢岱齐装作听不懂的样子。

    “爸去我们新居看看吧,去认个门,虽然简陋了些,但胜在清静温馨。”

    谢嗣延不想去,推脱了。他还要回去离婚。

    林云召见几个大佬这次主要是来参加婚礼,便也知道没什么大事,干脆也同意过去一趟。

    到底是新婚,婆家又没什么人,娘家去热闹热闹也不妨事,总要有点气氛。

    收拾完毕,众人便往谢岱齐新房而去。

    “妈,这外面好多喜鹊,我想烤喜鹊吃。我吃完了,牛郎织女会不会就见不了面啊?”二宝望着天,还有些喜鹊在徘徊。

    大宝瞪了妹妹一眼:“肯定不能见面啦,所以妹妹不要吃……”

    二宝喜滋滋道:“那就好,嘿嘿,我吃完了喜鹊,牛郎织女见不了面,到时候七夕就没那么多人出来虐狗了……”那望着天流口水模样,瞬间惊起漫天喜鹊。

    叽叽喳喳,全跑了。

    林云召在后面感慨,看着晏迟迟屁颠屁颠跟着,不由感叹。突然觉得,儿子变聪明了,现在这样跟着学,真的是好事吗?

    怎么感觉从一个坑,跳进了另一个深坑啊。

    “等等,这里有一份你们的礼物。刚刚在婚礼开始的时候,有一辆车停下来。有个男人送了份礼物给你们……”门口的警卫员递上一个包裹。

    “我问他叫什么,又不肯说。”警卫员笑了笑。

    周言词想要接过,谢岱齐拦了一下,自己接了过来。

    三胞胎想要父亲打开,只不过谢岱齐笑笑不语,并不许众人触碰半分。

    今日这般盛大的婚礼,只怕引起了那人的注意。

    甚至因为天降祥瑞,只怕此事引起了更多人知晓。

    周言词似有所觉,微仰着头,往远处高楼看去。

    那里,能看到婚礼现场。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