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352章 可怕的贺礼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两人这婚礼实况转播,让广大粉丝着实吃了一把狗粮。

    不少人表示吃撑了,倒是有些圈内艺人说话冷嘲热讽,这些人,无不跟尤姿交好。

    只不过,现在这万众瞩目的一刻,谁有空理她呢?

    “现在,请让我们为二位新人送上祝福,祝他们和谐美满白头到老。”周煜三言两语便挑动起了气氛,会场上热闹一片。

    “现在,请新郎父母,新娘父母上台。”周煜笑着开口。

    谢嗣延这几天仿佛老了十岁,谢岱齐母亲走得早,他将儿子拉扯大,事业又蒸蒸日上,平日里难免有美人靠近,他倒也想得开,在外不论多少女人,从不往家带。

    杨织歆怀上孩子,生了孩子找上他时,他内心有过纠结。但终究在孩子的咿呀声中败退。

    这么多年,其实他从未避孕过。他清楚自己子嗣有多艰难,便娶了杨织歆续弦。

    好在她这么多年老实安分,也没动别的心思。他渐渐也相信了她。

    哪知道……

    居然摆了他一头,孩子不是他的,现在居然还暗怀鬼胎,孩子依然不是他的!!!

    那个女人,居然联合外人觊觎他的公司和家产。

    可怕的是,那个男人还是公司的,拿着他的钱,睡着他的女人,还让老子养孩子!

    谢嗣延整个人都不好了。

    杨织歆不是什么好出身,但自从嫁给他便在京中上流圈子有些薄面。

    他将她关在屋内,电视给她开着,让她看着婚礼现场。

    然后在周煜请双方父母上台时,默默抱出了谢岱齐母亲的骨灰罐。

    周煜愕然,全场宾客噗嗤噗嗤差点笑出声。

    “我此生,唯一庆幸的是,娶了岱齐的母亲。今天岱齐大婚,这种时刻,我会亲眼让她看看,儿子幸福的模样。我,此生,只她一人为妻。”谢嗣延眼眶通红,亡妻至少没绿我!

    儿子还是我的种!

    新郎父母旁边坐着谢嗣延和骨灰罐。

    新娘父母旁,晏若姌淡定的坐在那,漂亮又充满宁静气息,让人看了不禁怀疑,这样祥和充满微笑的女子,居然疯过?

    “不知道新娘的父母有多幸运呐,能有恩人做女儿。更何况,听说新娘的便宜父亲是继父,继父啊,到底是多幸运啊……”有个大佬直捶胸,老子想跟恩人扯上点关系都难啊。

    别的不说,就恩人那一手,说真的,当时在场所有人全都吓跪了。真的跪了……

    飞机强行降落后,恩人满脸冷凝的站在机头,身后是万千鸟雀,将飞机整个托起。

    那一刻的她。

    是神。

    恐怕,是所有人心中再也无法忘记的一幕。

    身后林云召看了几人一眼,默默站起身。从兜里掏出新娘父亲的红花,戴上了胸口上。

    在几个大佬目瞪口呆的眼神下,淡定走上新娘父亲的位置,默默坐下。

    大佬们…………

    周煜见到林云召那张脸,手差点抖了没拿住话筒。

    “现在,请新郎新娘给父母敬茶。”周言词上前一步,膝盖刚落下,便听会场外边一声平地惊雷。

    周煜随口道:“跪天跪地跪父母,天地可鉴,日月同赞。”外边,竟是惊雷歇了下来。

    “爸,妈,喝茶。”

    “爸,妈,喝茶。”两人纷纷端起茶,谢嗣延红着眼,喝了这口茶。只是看着周言词的眼神充满惊诧,这里好多……

    可怕的面孔。

    这儿媳妇,到底做什么了!

    两人敬完茶,晏若姌突然泪若雨下,看着她,再看看谢岱齐。

    “你们,你们……你们好好过日子,前二十年,是我亏欠了她,对不起她。余生请你好生呵护她,若是你负她……”晏若姌趴在他耳边轻声道。

    “我估计也救不了你……”晏若姌说完就闭了嘴。

    谢岱齐…………

    为什么我前后两次岳父岳母都给了同样的忠告。

    古代出嫁那天,周成礼拉着他的手,苦口婆心的告诉他,千万别负她,负了她赶紧找块地躺好,将来不用收尸。

    现在岳母又来这一句……

    直到二人彻底完婚,空气中那股子香甜的香味似乎越发浓烈了。

    大佬A使了个眼神,身后助理上前拿出一个小本子。似乎还有一叠文件。

    “周小姐,这是我们送给你的贺礼。在A国一块油田。还未经开采。周小姐拥有绝对的使用权。”说着,在周煜腿软的时候,递给了身后的伴娘舒沅。

    “周小姐,这是我们送给你的贺礼,在B国有一座小小的钻石公园,其中以你的名字命名,每日都有人进去挖钻石,里面所得都是周小姐所有。”说着,另一人将文件递上去。

    “周小姐,我比较穷,没有什么好东西送给你。这张支票随意……”

    …………

    其中有个人看了她一眼,什么都没说。只给了她一张黑漆漆的卡片,似乎隐藏着某种机密符号,让人看不懂。

    这几个大佬,在各自领域几乎已经走到了顶峰。

    他们这辈子钱赚够了,唯一珍贵的,就是那条命。

    周言词莞尔收下,其实,他们能好好活着,对华夏来说才是最大的好事。

    当时若在华夏出事,只怕又是一番大动荡。

    送完贺礼,几人便戴着口罩,在便衣的护送下偷偷离开了。

    林云召全程看着他们来继女婚礼上撑场面,却不知为什么……

    唯一的疑点,是几年前那几人从国内离开时,曾经飞机失事。却成为了唯一失事飞机安全降落的幸运儿。

    林云召看着继女,继女,好像比老婆想象的更要厉害得多。远远厉害的多!

    这丫头,到底谁保护谁都不一定呢。

    周言词似有所觉,转头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

    林云召点头回以微笑,横竖是自己亲近之人,不管有什么过人的强悍能力,总不会吃亏。

    会场上空,数不清的喜鹊飞来。

    叽叽喳喳好不热闹,三胞胎穿着漂亮的衣裳跑来跑去,似乎跟普通孩子没什么两样。

    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会场外,男人面色微冷,静静的听着会场内的欢声笑语。

    抚了抚没有知觉的双腿。

    “走吧。”声音低沉沙哑,眼眸带着冷意。

    实验失败了,总要亲自来看看,看看她!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