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350章 繁花落尽,天生异象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林云召走过去时,周言词正爬上大象的背。

    只是并未坐在安放的位置上,反而直直的站立大象背部,长长的裙子垂下,那单薄的脊背却仿佛顶起了整片天空。

    “我女神真帅啊……”

    “女神威武霸气!”几个大使眼神灼灼的看着视频。

    林云召和几个同僚都快没脸看了,这些家伙,真的是跟他们唇枪舌战斤斤计较不让分毫的大使吗?

    “各位,走的时候送各位一只鸽子如何?”林云召好记得几人放他们鸽子的事情,便有些讽刺的开了口。

    倒是那几个歪果仁眼睛一亮。

    “我不要鸽子,有没有同款神鸟送我……我要跟女神养同款!”指着视频中周言词肩膀上那只黑漆漆的乌骨鸡。

    林云召……

    几个大使对视一眼,面面相觑,站起身来。面上带上了官方版的微笑,大佬间相互握手寒暄。

    “误会误会,其实今日本来就是私人出行。只是不知道消息怎么泄露出去了,这不,又赶时间,深怕错过了婚礼。咱开会是小事,结婚这种大事可耽误不得。”那一脸的严肃,看的林云召以为是他结婚呢。

    你一个参加婚礼的,你急个求啊。

    况且,国家大事啊国家大事啊兄弟!

    “林部长,你也是受邀来参加婚礼?还真是巧了……”几人在婚礼上见到林云召,都狠狠吃了一惊。

    环视周围,他们周围已经被隐隐隔离开来,便点了点头。

    今日是恩人婚礼,绝对不能给她造成麻烦。

    林云召没说更巧的,便点了点头。也没问他们怎么会参加,谁都有秘密,更何况他们这种身份。

    身后迟家人不请自来,迟老爷子如今身体不好,坐着轮椅,整个人都老了许多岁一般。迟老三已经废了,孟柳意却不离不弃全心全意照顾着他,这倒是令人高看一眼。

    今日这等时候,孟柳意也没出来惹大家不顺眼。唯一来的,只有迟老爷子,和因为迟老三出事,被临时从国外叫回来的迟筱婧。

    此时的迟筱婧似乎显得沉稳了许多,虽然偶尔时常露出几分不忿,但好在能隐藏情绪了。

    此时想要靠近第一排,却被警卫拦了下来。

    “我女神好帅……唉,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啊……”某大佬指着屏幕中的周言词。

    此时大象已经朝着会场而来,只是周言词头顶的天空似乎隐隐不对劲儿。

    好像什么东西在展翅翱翔一般,时而扑腾翅膀,时而高昂着头似乎在啼鸣。

    “是海市蜃楼,出现海市蜃楼了!”

    “快看,现场出现海市蜃楼了,天啊,是九凤啼鸣,是九凤啼鸣!”会场里有人赶紧往外跑,看能不能赶上海市蜃楼。

    全场所有人站起身,纷纷惊讶的看着大屏幕。

    只见那海市蜃楼正好出现在周言词上空,仿佛从她背后飞出的凤凰冲天而起一般,显得极其震撼人心。

    她定定的站在大象背上,即便是盖着红盖头,但那背影却让人有几分臣服的感觉。

    “君临天下!”

    有人呢喃出声。

    不知道为什么,看见这一幕,所有人脑海里都只闪现出四个字。君临天下,盛世即临。

    现场媒体都疯了,参加一个婚礼,居然能拍到海市蜃楼,且出现的这么巧合。

    有人急忙给公司打电话让人赶过去跟拍。

    整个会场议论纷纷,看着画面中呈现过来的景象,总觉得内心满是震撼。

    “天啊,那些凤凰还在飞,好像在对着咱们天朝朝拜呢!对,就是朝拜呢!”众人一看,可不正是吗,竟然真的是朝拜。

    这里是帝都,可不就是朝拜华夏吗?

    所有人都惊了。

    这会的众人丝毫不知,现场更加壮观。

    只见那些凤凰翱翔之际,天空中竟传来一阵异香,异香扑鼻,闻者无不心旷神怡,灵台清明。

    微风拂过,街道两旁红艳艳的花中皇后,月月花竟是全都脱落。

    在微风中,粉嫩的花瓣在天空飘荡,也不知是不是巧合,那些花瓣将婚礼所行之路尽数铺满。

    就像一条望不到边的红地毯,空气中到处都是花瓣。

    周言词微微抿唇,望着天空,手微微一挥,仿佛在与远方看不到的朋友打招呼一般。

    大象缓慢的前进,在铺满地的花瓣中竟是有种梦幻的感觉。

    身后那海市蜃楼,就如巨大的水墨画一般,现场竟是诡异的寂静。

    到处都是拍摄的市民,有些年纪大的老人,更是拉着孩子直直跪在地上。心底的震撼无法言喻,只能以跪地磕头表达内心情感。

    这一幕,竟是与在古时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这一瞬间,周言词有些恍惚,好像一下子回到了古代。

    眼前,好像万民朝拜,圣女带领着众人正在进行祭祀似的……

    眼神一晃,又回到了现代。三胞胎正在后面当花童,正笑的满脸开心。

    林云召看着视频中的继女,怎么都想不出生性单纯柔弱的姌姌,居然能生出这样一个女儿。周言词举手投足中流露出的霸气和强悍,根本不像任何人。

    别说迟老三,老迟家往上推三代推十八代都没有这个种。

    此时她浑身盖不住的气势,他只在一个人身上见到过。这个人,不可说。

    毕竟只能出现在新闻联播中。

    可,可那是日益熏陶出的上位者气势。那是帝王般的气息,周言词……

    林云召绞尽脑汁都想不出,怎么会生出这么一个完美的女儿。

    想了想,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

    今日之事太多巧合,太过匪夷所思,总要引导一下民众。不能引起过大的动乱。

    “果然是我女神,这就是我女神……老天爷都偏爱都垂怜的女神……”

    “天佑言词,望此生一切安好。”

    林云召看着身旁几个大佬一副中了邪的样子,连连扶额。

    说的嘴皮子破了都占不到他们一分便宜,此时却跟中二少年一样。傻愣愣的……

    呵呵,偶像面前,人人平等。

    林云召头都大了,总觉得这场婚礼,要搞事儿啊!怎么看,都觉得这些宾客,都不咋正常!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