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347章 盛世婚礼(一)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周言词婚期定在六月初六。

    这天气正好不冷不热,繁琐的婚礼总能累的人满头大汗,这天气总算能让人好受点儿。

    周言词出嫁,本应是从娘家出门。

    晏家过来了好几次,打算让她从家里出门。晏若姌更是眼泪哗哗的表示,缺席了这么多年,对她心里的愧疚与日俱增。

    出嫁从晏家走,家里作为她的靠山,作为她的娘家,似乎也能想的开些。

    周言词这人从来不愿意欠谁,即便知道晏若姌心中的亏欠,但她也不想从晏家出嫁。

    继父是部长,时时刻刻都被人盯着。母亲如今过的幸福美满。晏迟迟一日比一日聪明,看着跟正常孩子似乎差不了多少。她本来回现代就打算揪出背后那人。

    晏家目标太大了,她并不想将她们牵扯进来太多。

    而且她总有种预感,晏家在那人面前,只怕都不够看的。

    周言词举办的是中式婚礼,这一大早就按照古时的规矩开始准备。

    秦肃今儿值班,也抽空来了一趟。见周言词红妆满身,身后凤冠霞帔衬的她近乎倾城的容貌,整个人都感觉浑身发麻。

    那张脸,仿佛更适合这身衣裳,衬的这身嫁衣高贵又大气。

    “不知道的,还以为你穿的是龙袍呢,你这是将嫁衣穿出了龙袍的感觉。结婚有了皇帝登基的感觉啊……”秦肃压下心中苦涩,看着干笑了两声。

    身后大护法带了漂亮姑娘穿着中式伴娘服,二十四个姑娘一边十二个,极其耀眼。

    周言词眼神微挑,秦肃更是捂着心口后退了几步。

    “我今儿是来告诉你,上次你破的那个案子,抓了很多妇女做实验那个。我们查了这一个多月,突然发现她们不是随意找的地点。那地方,千年之前是一个祭祀的福地。叫全福镇。那地方有一福二福三福四福五福村。这实验室都要围绕这五福村建造,我们打算查一查是不是有什么关联……”秦肃一边说着,一边看她身上的嫁衣。

    这嫁衣,似乎是一种古绣的方法。似乎上次某个拍卖会还拍了一条古时的长裙,高达几十万。

    周言词一听,微微怔了一下。

    全福镇?五福村?

    这不是当初自己在古时的住所吗?联想到那研究所的研究方向,周言词微微眯了下眼,看来……

    那人对自己知晓挺多啊。

    “算了,你大喜之日我说这些干什么。也可能就是随便找个地方,这些可是科研人员,找那些祭祀地做什么。而且那祭祀地都是千年之前的了,是为了祭奠唯一女帝的地方,似乎听说是什么千古女帝的出身地。”秦肃随口道。

    见周言词脸色不太好,这才想起今日是她大喜之日。自己说个死了千百年的女皇帝做什么。

    这才住了口。

    周言词看了他一眼“等忙完这阵,把你们的成果给我看看。”眉宇间带着几分戾气。

    呵,只以为那人曾抢了她在现代的气运。

    现在瞧着他研究的方向,竟是知道些什么也不一定。只怕……

    周言词有些担忧,那人谋划的只怕不是小事儿。

    正想着便见晏迟迟和晏家人走了进来。

    “妈妈说出嫁都要兄弟背,迟迟还小,妈妈想让云夕哥哥他们背你。但是迟迟有对象,可以让迟迟的对象背吗?”晏迟迟有点遗憾,早知道该吃点饭了,唉。

    姐姐出嫁,连背个女人都背不起。

    晏若姌拍了拍晏迟迟头顶。

    “胡说什么呢,今天是姐姐大婚,万众瞩目的一刻,不准胡来啊。”今儿外交那边来了人,林云召作为部长早就赶了过去。

    晏若姌便和晏家人来的婚礼现场。

    一见这排场,饶是晏家也是有身份的人家,都忍不住吃了一惊。

    这谢岱齐在哪里找的那么多古色古香的东西啊,看样子连婚礼上的茶碗都是真品!

    谢岱齐不好意思,当我还是谢将军的时候,就找了几块地,埋了些瓶瓶罐罐什么古董进去。现在老值钱了……

    咱家最不缺的,就是上千年的老古董呢。

    你若是需要,估计夜壶他都能多扒拉几个地洞给找出来。

    “妈,没事的。这是迟迟的一片心意,今儿姐姐就骑着迟迟的对象出嫁好不好?”周言词脚边是懒洋洋的大鸾。

    这大鸾也不知道哪里染成的坏毛病,现在格外喜欢看动物世界。

    每日看见非洲大草原狮子追动物,它就乐得拍翅膀。

    晏若姌本想再劝,但见女儿心意已决的模样,竟不好开口了。

    “姐,你家乌鸦在开电视……”迟迟指着大鸾偷偷摸摸挪过去,脚踩在遥控器上,一副拥有整个天下的霸气模样。

    周言词眉眼狠狠的抽了一下,尼玛,从人人敬仰的凤凰,天地神鸟,现在成了网瘾乌鸦,这简直不要太玩物丧志!

    “院长,吉时到了。”大护法在她耳边轻声道。

    大护法转头还看着笑意吟吟的晏若姌。

    “按照规矩,这时候您可以抱着孩子哭了。不是有哭嫁吗?”大护法看着周言词和晏若姌。

    两母女面面相觑“为什么要哭?从来都是让别人哭,为什么我要哭?”又不是以前在五福村,嫁了就很难看到一面了。

    晏若姌更是白了一眼。

    “女儿找到了,三个外孙外孙女也有了,儿子也聪明了。我才不哭,我要笑……”晏若姌笑的很开心。

    当初她跟着迟老三私奔的时候,最羡慕的最遗憾的,就是没有婚礼。

    后来嫁给林云召,因为林云召的特殊身份,也因为她对婚姻的抵触,也没有大办。

    此时看着女儿,晏若姌高兴还来不及,哭个求啊。

    大护法顿了一下,好像是这么个理。

    “对了,等下谢岱齐来接亲,我已经安排了人手堵门。你们都往后退点儿,免得误伤。”大护法将几人拉着往后退。

    周言词愣了一下,突然有点怀疑这货了,将娘家这边的事宜全权交给大护法,真的好吗?

    眼睁睁看着门外进来二十个一身肌肉的大汉,叠罗汉似的堵住门,周言词心都提起来了。

    卧槽,你们是魔鬼吗?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