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336章 我送你上黄泉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小护士见周言词那悠闲模样,半点都不像有病的样子,狐疑的嘀咕了两句。

    “怪了,真是怪了,刚刚你浑身烧的能烤肉似的,我连鸡蛋都带来了。你又没烧了……”说着,还上前摸了她额头,温凉温凉,很是舒服。

    “你就当我瓜子吃多了吧……吃多了上火,火重嘛,体温就高了点。”周言词随口道。

    小护士翻了个白眼,将药递给她,见她一口吞下,这才收拾了东西准备离开。

    那脚步飞快,好像身后有鬼在追似的。

    以前,她是新来的实习护士,端尿倒屎,什么脏活累活都是她干。连值班都是她吃亏。

    假期也是可有可无。

    可自从,这个人来了,被分到了这个病房。

    她好像一下子翻身了,不论去哪,横竖有人打招呼,还会很客气的停下来寒暄两句。科室里再没人叫她端屎端尿,反倒是回去就有人打好了开水,很温柔的说辛苦了。

    甚至,别的护士都是一人好几个病房。唯独她一个,只需要护理那一个病房就可以了。

    “下班啦?刚刚我见你拉着医生去了病房,你那个病人,生病了吗?什么病?严重不?需不需要我给你请专家,你要什么科的?”护士长拉着她,满脸紧张。

    小护士看了她一眼,摸着后脑勺:“没事啊,小问题。嗑瓜子磕的,我看她是脑子上火了,烧坏了。”半点没有紧张。

    护士长愣了一下,见她神态自如这才点了点头将人放了。

    见小护士走远,护士长这才摸着下巴一脸猜测:“这小丫头还真是走运了,居然入了言姐的眼。”说完,一脸的羡慕。

    这医院里,只怕就她们几个老人清楚,能入她法眼的,只怕都会顺风顺水,好一番大运了。

    说句难听的,以前医院有个病人得了肝癌。来医院时就已经晚期。

    他正好住在周言词隔壁,经常照顾她,从她入院开始,他的肝癌没有再恶化过一分。她十三岁入院,现在都快过去九年了,那个肝癌晚期患者,如今依然活蹦乱跳。

    当初疯了,是因为儿子二十多年前丢了,从此脑子就不好使了。哪知道后来儿子自己找到医院来不说,还挣了大钱,将他接了出去,现在日子过得别提多好。

    问那儿子怎么找到父亲的,他说他最近一个月,不论是开车打车,最后车都会被导航带着绕路到这里,然后爆胎在医院正门口。

    你说奇不奇?

    周言词是活着的锦鲤,在医院,这是心照不宣的秘密。知道的,从来不往外传。

    话多,是要烂口舌倒大霉的。

    此时的办公室里,院长烦躁的挂了电话,这逆子,等我解决完这一单,再跟他好好谈人生谈理想。

    站起身,看着窗外。

    窗外正对着的,恰好便是周言词的病房。只是里边拉着厚厚的窗帘,让人看不清楚罢了。

    第二天一大早,医院门口就被人泼了油漆。

    上面写着什么狼心狗肺忘恩负义之类的话。

    再看外界舆论,似乎都在议论她苛待养父养母。

    据说谢岱齐气得当场将那口中无德的记者,扔到了树上挂着。

    本来都只知道谢岱齐老婆是灰姑娘,是活锦鲤。网上一番美谈,不知满足了多少少女的芳心。

    后来被人爆出居然是晏家流落在外的精神病女儿,现在连带着三胞胎都被人质疑是不是有病了。

    谢岱齐难怪如此生气,据说整个节目都阴沉着脸,现场所有观众都感觉被一股阴沉的气息压制,甚至能感觉到危险。

    “周言词,有人探病。去会客室。给她换身衣服。”没过几日,医院便有了动静。

    某一日医院开来了许多车辆,还有扛着摄像机的各大记者。

    有些记者,似乎前阵子来过,对此很是胆怯了一阵子。只能跟着大部队往前走。

    周言词推开门进来时,看到的,便是轮椅上男人阴沉狠辣的脸。

    “来了来了,正主来了……”

    “周言词来了……”咔擦咔擦,到处都是闪光灯和拍照的声音。

    几个护士将她护住,见院长站在不远处却没阻止,心中有些怒意。

    “听说精神病打人不犯法?”周言词轻声一句,嘈乱的现场,瞬间有片刻的安静。

    “趁我没犯病,各位最好安静些。我犯起病来,我都害怕。”周言词笑了笑,淡定的坐在主位上。

    那些推搡的记者也不敢再靠前,反倒是有了几分觊觎。

    本来脸上有些狠的记者心中都抖了下。

    “言言,你怎么变得如此无礼了?妈妈是这么教你的吗?你这死孩子,家里没落了,没钱没势了,你现在都不肯认我们了是不是?”周家养母陈桂兰满脸痛心,似乎很是心痛。

    “我和你哥哥在天桥底下要饭都没来打扰你,若不是听说你又被拉进了精神病院,我们也不会来找你了。”妇人一脸是泪,有些记者顿时就正义感爆棚了。

    “周言词,你是禽兽吗?你是畜生吧,弃养母于不顾,弃周家唯一的子孙不顾,你这样就算回了晏家,下半辈子也没好日子过的。”有个记者似乎针对她。

    周言词看向院长,怎么?想让她身败名裂,想借周家的手来处理她?

    啊哈,诺大个周家都没活下来,怕这么两个小贱人?

    “言言,你是我的妻,你为何再嫁他人?”轮椅上的男人沉着脸,木然的看着她。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惊了,那些记者更是疯狂的拍,全都疯了。

    卧槽,大新闻,谢影帝是小三!

    “你说的嫁,是小时候的童养媳吗?你一个半男半女,下半身都残废了的男人,我是你的妻?你再说一次,我是你的妻?”周言词半点不留情面,将那男人瞬间激的面色一白,整个人都阴郁了。

    在场记者……全都看向了轮椅男的跨下。

    “胡说,你少诋毁我儿子。你明明……”妇人气得脸色一红,正要怒骂。

    便见周言词轻飘飘的说:“我明明什么?你以为都跟你一样吗?他是不是周家的种,那还不一定呢。你说是吧?”

    那妇人心口一颤。

    “你们虽然对我不怎么样,但好在我没死,也活到了现在。我给你们留条命,你们偏偏送上门,你说,你们是不是找死呢?嗯哼?”

    周言词拿着买彩票中奖买来的手机,当着所有人的面拨通了电话。

    “1,1,0!”嘟,电话响了。

    此时周言词嘴边的笑,就如地狱来的恶魔,杨院长都没忍住哆嗦了一下。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