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325章 谁还没个病不成?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男人一听此话,稍稍一愣。

    “你莫不是学了什么绝技不成?我听说有些女人看着端庄贤淑,床上浪荡,莫不是你就是这种人?美人儿,哥哥爱死你了。”男人激动的搓了搓手。

    像上次那个不识趣的东西,就没让他尽兴。

    猫猫狗狗有什么好看的,每天来就是喂猫喂狗。若不是让她碰见自己将狗卖给狗贩子,只怕也不会对她动手。

    救助站已经养不完的狗,拿去卖钱岂不是一举两得?拿着手机口口声声说要曝光,曝光怕了吗?呵呵,将你睡了,看你怎么开口!

    只是没想到那个女学生这么烈,宁愿报给学校,自己没了名节叶要曝光他。

    让他惹了一身骚。

    好在入狱前有个神秘人给了他一条路,只要他除掉一个人,就会让他逃脱法律制裁,还会让他一生衣食无忧。

    虽然没见到那神秘人,但就在他答应的第二天,就收到了正儿八经的精神鉴定,住到了任务对象的隔壁。

    谁知道任务对象这么漂亮,让他能在她临死前,好好玩一番。

    “我没什么绝技,但我的朋友们有很多绝技哦。你来之前,都不曾打听过我吗?”周言词走到门边,靠在门上。

    “你来哪里不好,偏偏来精神病院。你可知道,我曾经在这里度过了一段很长的时间。”而你,以为我是白混的吗?

    男人愣了一下,脱了上衣的身子有点冷,眉头微皱。

    只见周言词转身要开病房门,立马说了一句。

    “你开门也逃不掉的,这栋楼的护士全都睡了,谁都救不了你……”话音刚落,便见周言词哐当一声打开大门。

    …………

    乌压压的人头蹲在地上,让他从门口一眼望去,几乎望不到底……

    此时此刻,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心口突然有点凉。莫名的想起了那封邮件,极其严肃的口吻告诉他,以最快的速度用尽一切办法弄死她。甚至不可以多给她一秒的机会。

    那时他不懂,并且表示嗤之以鼻。表示鄙视。但此刻……

    “言姐,你是不是忘了我们的时间了?三点十分,这都十八分了才开门。”大护法委屈的站起来,身后穿着白色蓝色病号服的精神病人全都齐刷刷站起来。

    这扇门外,站满了人。还一人端了个盆。

    大护法带着人陆陆续续进来。四大护法将床搬到角落,不断的有人涌入,甚至还有人将懵逼的男人挤到了角落。

    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后面的实在是进不来了,便干脆双膝跪在地上,一副极其虔诚的模样。

    光着上身的男人一个人站在角落,突然有几分心慌。好像走进了某大型魔教洗脑现场,感觉……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仿佛不是那么美好……

    “你个犊子,新来的吧?见言姐而不跪,是不是不想得永生了?”大护法一巴掌就将那男人砸的一脸懵。

    “既然进了言姐的门,那就是言姐的信徒。都要接受洗礼。”说着,大护法将他一脚踢在地上跪着。

    犯了病的病人,力气奇大无比。

    “此刻,让我们给新人爱的馈赠。”说完,周言词便在角落默默转过了身。

    听着身后哗哗的一阵声音,默默掏出了口罩,实在不想闻这味道。

    当初,那天夜里有个新来的病人跪着求要加入,她忙着去尿。几个护法拉着她,让她对新人提要求,她一口一个我要尿我要去尿。结果……

    当时的场面惨不忍睹,恶心至极。

    此刻看着他们瞥了一肚子尿,尿了小半盆,挨个朝那男人走去。

    她突然有几分同情……

    “大兄弟,下午得知你要加入我们言教,我就喝了两瓶水,给你留着了。好好享用吧。”说着,几人按住一脸恐慌还没搞清楚状况的男人,就往嘴里灌。

    “快快快,下一盆。”几人一组,全都往他嘴里倒,男人不住地恶心干呕,却都被人捏住嘴巴吐不出来。

    后来进行到尾声,实在见他喝不下,干脆将他扒了个干净,往他身上倒。

    “这可是圣水,一点都不能浪费了。”还有人一脸的兴致勃勃。

    不造为毛,大概是那兄弟反抗的太厉害,不少病人竟是被他激的犯了病。

    “快点快点抓住他。”说着,便将浑身一丝不挂的他按在地上,一群人又是摸又是捏。

    周言词突然想起,此人是因为猥亵入狱……

    哦呵呵呵呵……

    上天是公平的,因果是有报应的。不是不报,言姐未到。

    周言词可没什么圣母心,见那男人脱下的衣服里,有手指长的刀片,便知他今儿打算,干脆对着众人一笑,干脆关上了门。

    “这是我重返娘家为大家送的回门礼,大家好好玩,尽兴尽兴哈。”说完,看着一脸绝望惊惧的男人,见他被堵住了嘴,笑眯眯道。

    “保证你,终生难忘。”说完,便关上门出去了。

    这些犯了病的病人,说起来,就算医生护士在场,只怕也无能为力。他们似乎受到了周言词气息的引导,集体犯病了。对那男人产生了攻击倾向。

    怎么攻击,那就不得而知了。反正有人以暴力入狱,有人因*****受刺激疯狂,有人因痛失至亲而疯。

    反正每个犯了病的,都会表现出自己最癫狂的一面。

    里面是那男人绝望的惊恐的求救声,却因为护士被他下了药而沉睡,却因为监控的失灵而失去希望。

    自己做下的孽,都要一口一口亲自体会结果。

    “跳楼啦……”里面传来一阵惊呼声,似乎人群有片刻的寂静。

    瞬间,门打开了。

    病人们看着门外的言姐,大护法突然眼神一亮。

    “死了也是我们的。”说着,所有人蜂拥而下,全都一窝蜂似的朝楼下跑。

    周言词靠在墙上,她住的楼层不高,只怕楼下那位顶多半死重残。

    然而……

    现在可能要生不如死了。

    不过也不值得同情,他有了精神病鉴定的单子,若是真将自己先jian后杀,那也拿他没办法。

    只可惜,在这里,谁还能没个精神病不成?

    一个比一个病的厉害……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