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324章 在这里,我就是王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周言词笑眯眯的与那男人对视。

    毫不客气的直言:“你与我们真是与众不同呢。”周言词微眯着眸子。

    精神病装正常人,不难,但正常人装精神病,很难。

    或许很多时候你能小心翼翼的保持谨慎,但作为正常人,不可能时时刻刻都与精神病脑回路保持一致。

    就像大护法与那男人的差别。

    假病之人随口就是我不酒驾。

    而真病之人,他可以扛着几百斤重的摩托车翻山越岭拒绝酒驾。出发点都是一样的,但过程有着天差之别。

    此刻那小士兵只怕也想明白了,沉着脸,看着那突然低头沉默的男人。

    他是军人,他的职责是服从国家服从人民。

    但他,绝不可能包庇一个罪犯。

    “我要离开一下,你们不要靠近这个屋子。”小士兵左右看了看,现在又没有钥匙,他必须通知那边,尽快查出结果。

    一身正气的小年轻沉着脸,深深的看着那男人。那男人似乎已经在外混出了社会地位,若不是之前被周言词的外表麻痹,只怕还不会暴露半点。

    饶是此刻,他似乎也没有焦急,事情败露的焦躁。反而带着几分洋洋得意,似乎早已有了成算。

    “党和人民不会饶过你!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我一定会亲自将你送进监狱!”说完,步伐沉重的离开了。

    那男人抬头看了他一眼,眼神莫名。

    说起来,这个男人还是一个流浪猫狗救助基地的站长。在事业上也拥有不少社会地位。

    时常有媒体的采访,时常看见他救助动物,看望孤寡老人的视频。

    受孩者被爆出猥亵后,还有许多人用难听的话去抨击女孩子。那女生还在上大学,大学内许多流浪猫狗,她便经常往站内送动物。

    哪知道会遇上这种事。

    回了学校后心神恍惚,才被教导员发现并且报警。哪知道社会反响那么大,都抨击女孩子穿着暴露,闹得沸沸扬扬。

    后来实在躲不掉,便拿出了精神鉴定,站长的位置虽然没有了,但只怕是想利用精神鉴定逃脱法律制裁。

    此刻周言词戳穿了真相,只怕心里是记了仇。

    “言姐,等下我就去昭告大家,晚上老规矩,等护士站都休息了来集合。聆听言姐教诲。”说着,双手合十,一脸虔诚的挨个通知去了。

    说起来,以前在病院,每到深夜的固定时间。周围精神病人便四面八方的围过来,找她谈心。

    晚上,小护士拿着药过来看着她吃了下去。

    周言词早已学会将药抵在舌下,等护士离开便吐出去。

    小护士脸上毛桃过敏还没消,带着口罩一句话不说,显然还生着闷气呢。

    “门我扣上了,有事打内线电话,我会过来。晚上有人值班。”小护士闷着声音,说完便扣上门走了。

    精神病院的门,只可以从门外打开。内里是光秃秃一片,病人没有打开门的权利。

    况且只有晚上才回病房,夜晚出去也容易出事。

    周言词翘着腿,坐在床边看书,书名写着大大的几个字。

    “如何成为一个出色的领导者。”一个精神病院的领导者,还是需要文化的。

    走廊外有些吵闹,但她门前连经过的人都没有,仿佛忌惮的很。

    倒是隔壁男人似乎用什么东西,哄骗了几个好奇的病人,打开了门。

    此时天已经快黑了,周言词房门上面有一块透明的玻璃专门供护士查看室内的。

    一双眼睛静静的看着室内,站了片刻便离开了。

    脚步离开后,周言词才冷笑一声。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护士查了房,所有病人才回了各自的房间。

    整个精神病院似乎一下子都安静下来。

    窗户外,一轮明月高悬,四处都黑黢黢的没有半点光亮。仿佛外界的一切喧嚣都与病院没了关联。

    周言词靠在床边,让门上的窗户看不到自己。

    墙上的时钟滴答滴答的走,待周言词再次睁开眼时,门外传来了细细碎碎的声响。

    周言词抬眼看了下时间,凌晨三点。

    神鬼都睡了,何况值班的护士小姑娘。

    啊,也快到平常的茶话会时间了。

    咔擦,门好像开了,又轻声关上了。

    下午才听过的脚步声,越发靠近,好像深夜里的恶魔一般。

    周言词抬头时,正好瞧见那张眼神闪着莫名的光芒,一副成功人士的男人。

    “小宝贝,让哥哥好好疼爱疼爱你好不好?”说着,一步步走进。

    周言词蜷缩在床的角落,显得格外娇小可人。那毫无反驳之力的模样,看的男人心血澎湃,拳头都捏紧了。

    身下紧绷,热血溢出。

    哈,看来来这一趟也不亏,还能刺激一把。这等极品,在外可遇而不可求。等她挣扎尖叫着,然后堵住她的嘴,禁锢住她的手脚,岂不是一番美事?

    等快活够了再将她扔下窗外,岂不是完成了任务?明日就有人能救我出去!

    男人想起信息中的叮嘱,还有些不解。

    不过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还要抓住一切机会,不可留半点时机让她喘气便弄死。真不知道有什么紧张的,都进了精神病院,还不是任他玩弄?

    整层楼的护士今晚,都沉睡了。

    监控,若是按照计划,只怕已经瘫痪。

    今晚,这就是他的片场,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男人吞了吞口水,整个人想到那种快活,直直的打了个寒颤。舒服的发出一阵爽意,喟然长叹。

    亏他之前不住的迟疑,早知道那人将一切都安排好了,还能有这么美的人任他玩弄,他早就来了。

    当然,玩弄周言词,此事他绝对不会告诉那人。

    “今晚,你就是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你,就好好享受吧……哥哥我会给你一辈子体会不到的快乐。”男人脸上控制不住的笑。

    周言词看了下表,三点十分。

    利索的从床上爬起来,那男人见她如此识趣激动的浑身都抖起来。直接脱了上半身的病号服。

    “你信不信,我也能给你一辈子十辈子都体会不到的快乐?”周言词笑的有些神秘。

    精神病院,我的主场!

    在这里,我就是王。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