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323章 言姐巨坑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护工走后,周言词看着那走廊的病房若有所思。

    里边安安静静的,应该是被绑起来了。

    有攻击倾向的病人,进来后都会观察几日才会渐渐放开,活动室,活动操场,食堂,这些地方慢慢开放。

    没几分钟,一个穿着常服的军人走了过来。

    “请问刚才新来的病人在哪里?”这个年轻人好像还不大,二十多岁。是受害者家属强烈要求才派来的。

    大概,看出了什么。

    周言词指了指走廊那头,念了门牌号。

    小年轻一身正气,道了谢大踏步的过去了。标准的步伐坚挺的脊背,一看便让人感觉希望的存在。

    “言姐,你在看什么?”身后四大护法学着她,仰望天空。

    周言词没说话,不经意间又有几个病人加入其中,一脸严肃又好奇的仰头看着天空。动也不动的站着,望着天空。

    周言词扭了扭脖子,昨晚在车上睡觉落枕了,怪难受的。

    抬头扭了好几下,这才感觉舒服些。

    这一转身,见身后站了十来个人,全都抬头看着天,一动不动犹如石化了一般。周言词摇了下脑袋,不解的离开了。只有大护法看了她背影一眼,屁颠屁颠的跟上了。

    半个小时后,活动场外密密麻麻站了六七十个病人。全都仰望天空。

    小护士走来走去好几次,拉了旁边一个病人,小声问道:“你们看什么呢?这么入神。”

    那病人一脸的高深莫测:“你个小丫头不懂,看着就知道了……”幽幽的看着天空,仿佛真看出了什么一样。

    小护士站那看了好一会,脖子都快断了,也没瞧见什么。且看着活动场来仰望天空的越来越多,赶紧摇摇头跑了。

    跟神经病谈这些,连自己也不正常了。唉,有时候这些家伙一本正经的样子,真的很容易把他们当正常人。

    此刻估摸着又犯病了。

    周言词才不管自己又坑了几个,刚刚走进走廊里。便见之前出门等待桃花运的小护士回来了。

    一脸的红疹,不停的抓,脸上还满是眼泪。

    抓的一张脸面目全非。一边走一边哭,好像极其难受。

    之前化好的妆全都花了,看着还有几分吓人。

    走到周言词面前,这眼泪掉的更厉害了

    “我我居然信了你个神经病,你骗我,你连我都骗……”呜呜呜……小姑娘眼泪啪嗒啪嗒掉。

    周言词挑眉:“我什么时候骗你了,你今天是有桃花运啊。而且旺盛的有点过了哦……”

    “你骗我……”小护士瞪着她,一脸指控。

    “你怎么不早说是桃子运,什么桃花运,是桃花开出来的桃子啊,掉了我满身!!!满身都是桃毛,我桃子过敏啊!”小姑娘苦着脸,满脸满身都在痒,到处抓,都快抓烂了。

    哪知对面的周言词恍然大悟。

    “难怪啊,我就说你这桃花运怎么跟别人的不一样。看着好像过于旺盛的桃花运,感情你这是桃子运啊……啊哈哈哈哈……桃子运……”周言词靠在墙上一阵大笑,气得那小姑娘眼泪哗哗的掉。

    小护士气得直跺脚。

    鬼知道她一大早交班后,听信了精神病的话,化了个美美的妆出去逛街。、

    等着真命天子的降临,等着桃花运。

    哪知道今儿去的地方开蜜桃节,桃花节过后的蜜桃节。她本来都打算不碰桃子了,哪知道她一走到树下,一个熊孩子跨坐在桃枝上,一阵猛力的摇晃……

    蜜桃噗噗噗的往下掉。

    当场将她砸了个一脸懵,眼看着自己浑身起了小红点,眼泪都下来了。

    说好的桃花运,突然成了桃子运,鬼知道她经历了什么。

    跺跺脚,捂着脸跑开了。

    周言词摊了摊手,一脸无辜,我真的没想到你的桃花已经开成了桃子啊,大妹纸!!

    难怪是过于旺盛的桃花运,过了花期,可不就是桃子了……

    周言词一脸尴尬,转身之时不小心一阵踉跄,便碰到了之前小哥哥守的病房门。

    小哥哥正站在周言词身后,紧抿着唇,肩膀不住地抖动,拳头捏的死紧。仿佛一不小心就能笑出声来。

    周言词木着脸看着他,那小哥哥才努力压下了笑意。

    “这里不能靠近。”指了指被不小心撞开的房门。

    咦,那男人居然没有被限制自由。只是坐在里边罢了。

    看来,是个有后台的病人哦。

    那男人甚至脸上都没看到半点惧意,周言词抬眸看去时,他眼睛很明显的亮了一下。只是不太明显,除了周言词女人特有的直觉,只怕别人都没发现。

    那个男人在打量她,的身体。

    周言词长了一张漂亮的脸蛋,这是毋庸置疑。甚至面容之中特有的稚气单纯都不曾散开。

    仿佛不谙世事一般的无害。

    周言词侧了一下身子,似乎不小心躲开了他的打量。

    那小士兵似乎担心周言词的危险,连忙将她拉了一把,拉开他的视线。

    显然,是知道面前男人的龌龊。

    倒是那大护法没管他,反正是个大男人。

    “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同病院。能进来都是命运的安排……”周言词一脸认真的开口,似乎进监狱是无比的高大上一般。

    “兄弟,如果你骑着小摩托喝多了,你怎么办?”周言词看着里面那位。

    里边男人怔了一下,似乎没想到周言词会开口。

    “我从不酒驾。喝了酒将它放好,醒酒来骑。”说完,便不再理会周言词。

    周言词哦了一声。

    小士兵问道:“你问这干什么?”

    周言词没说话,转头问大护法:“是你的话怎么办?”

    大护法思考了一会,这才一脸小心翼翼的回答:“院长说了不能酒驾,但是不骑回去万一丢了怎么办?肯定是扛着摩托车走回去啊。笨死了。”说完还鄙视的朝里边男人翻了个白眼。

    周言词点点头,看了小士兵一眼。

    见他突然神色凝重的看着里边的男人,里边那男人似乎反应过来,脸色霎时沉了下来。

    男人紧紧的看着周言词,眼神带毒一般狠厉。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