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322章 精神鉴定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精神病的人,大多都有一番凄惨的过往。

    有些是生来遗传的精神障碍,有些是大悲下受了刺激,但这些人,都是可怜人。

    他们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愿出来,别人走不进,自己走不出。

    不过,言哥是个例外。

    想当初,她在精神病院除了作威作福外,还有个外号,叫精神病之友。

    大概可以跟妇女之友同样意思的吧?

    经常有病人大晚上从病房里溜出来,跑到她那深夜谈心。

    外有武力震慑,内有精神病之友谈心,别人能不服她吗?

    不过,整个病院,能力最大,搞事最大也是她。

    此刻她穿着一身蓝色病号服,慢悠悠的走出了病房。

    病房外的长廊一片安静,只能隐隐听见咚咚咚的声音,好似拳头在敲击墙壁。

    周言词一路走过,暴力症的病人正一拳一拳砸墙。

    周言词在门外站了一会,丝毫没注意到那砸墙的大兄弟额头上冷汗都下来了。

    直到她离开,这才躲过一劫的后怕模样。

    真巧,住在她隔壁的,正好是以前的老病友。自然怕她的紧。

    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信,周言词在医院时,是整个精神病院病人痊愈出院的最高峰。

    她一走,医院的治愈率直线下降。

    “你拍一,我拍一,我们一起打下直升机。你拍二我拍二,让你拍二!让你乱拍,让你乱拍!”盘腿坐在墙角披头散发的女人朝着桌子狠狠的打。

    “给你说了多少次了,我拍几你就拍几!”一脸严肃像。

    这个没疯前,是个幼儿园老师。

    周言词继续往前走,发现这里大多还是按照以前医院的格局布置,让她有种熟悉感。

    “日出东方,唯言不败。”周言词赤着脚站在地上,身后突然传来熟悉的口号。

    “日出东方,唯言不败。”一转身,四人齐刷刷跪下。

    “四大护法恭迎言姐归来。”异口同声的口号,比起从前,只是少了几分气势。

    周言词挑眉,想当初,她有四大护法,八大金刚,另外还有二十四个保镖随行。现在,就剩这四个啦……

    “言姐,你是回来炸医院的吗?我都想好了,先把那院长脱光绑起来游街,然后再这样再那样,我在陈医生电脑里看到了,这样可痛苦了,都在惨叫呢……”大护法一脸认真,当初他偷偷学会开电脑,看了好几次呢。

    就是看的时候不太舒服,好像全身有蚂蚁爬一样难受。

    周言词默默看了一眼,大兄弟,你又偷看医生存在电脑里的小视频了吧?

    “没事别看医生的电脑。毕竟你们是男病房,我怕你们发现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周言词很认真,这样,会不会不利于管理?

    男女大防也就算了,男男都得大防了。

    几大护法狐疑的摸着头,表示不懂言姐的意思。

    “我是回来探亲的,我,嫁人了……”周言词叹了口气,结婚没有娘家人到场,毕竟是个遗憾啊。

    哪知那几个护法眼神一瞪,顿时直起身。

    “老大,你怎么能忘了我们这些娘家人?这样可不行,找个时间补办个婚礼,我们这些娘家人都得到场。也得让你老公看看你的娘家兄弟姐妹。”几个护法急了眼,怎么突然回来就说嫁人了呢?

    周言词想了想,猛地一拍脑门。

    说起来,那边办了婚礼,这般都还名不正言不顺呢。

    难怪总觉得忘了什么,尼玛,没办婚礼没领证啊!!!!

    “就这么定了,我找个时间通知他。到时候我结婚你们都要来喝喜酒啊。”周言词点着脑袋,这几人才一脸满意的点头。

    心中都想着,怎么给老大送贺礼。

    不行不行,得跟大家伙商量一下,贺礼总不能丢了娘家人的面子不是?

    此时的谢岱齐,丝毫不知道,他将正面与周言词的娘家人发出碰撞……

    曾经,只与院长几人打了个照面,如今,还有一群脑回路迥异的娘家人,可怕可怕……

    正在帝都忙着策划的谢岱齐,突然浑身打了个寒颤,心中一股酥酥麻麻的感觉升起。

    周言词在院内巡视一圈,发现多了不少生面孔。

    并不是所有精神病都很和谐,也有许多手中见过血的。

    有些目光呆滞,面容呆板,即使坐一整天都不会挪动位置。眼神就跟毒蛇一般,整个人都显得极其阴冷邪恶。看着你,露出几分冷笑。

    这些人不能招惹,护士小姑娘都知道。

    这些,不是寻常的精神障碍。

    若不是精神有问题,只怕这几个都被关在了监狱里。他们也不与人为伍,只静静的在一旁坐着,甚至有些犯了病的从地上抠泥巴砸他们,他们也只阴沉的看着,并不理会。

    这几个,就是被标注2S+的危险病人,他们是单独住一块。

    半监狱半治病的模样,不远处还跟着保安,生怕出什么问题。

    若是有了好转,只怕还要上法庭。

    两边人正对视时,便见护士小姑娘领着个穿蓝色病号服的男人走了进来。

    男人脸色苍白,低着头不敢看人,正好抬头,正好看见周言词。

    周言词看了过来,两人眼神一对视。

    周言词眉头一皱,扫了他一眼,看着他进了攻击倾向的那一层。就是自己那层。

    护工收拾了病房出来,全都沉着脸,似乎很是不舒服。

    “这是什么人,住我隔壁?”周言词偏着头,一副人畜无害的问道。

    护工愣了一下,见丝毫看不出她的恍惚,还吃惊了一下。居然有这么清醒的病人。

    每天电疗,吃药,关着,许多人其实浑浑噩噩,看不出危险了。

    这个倒是很清醒,若不是在这里遇见,她丝毫不会发现这家伙是精神病?

    见周言词长得漂亮又单纯,护工左右看了看,压低声音附在她耳朵旁。

    “小姑娘,不要靠近他。他在外犯了事,猥亵。拿了精神鉴定的单子说是有问题想要逃脱制裁。先送咱们这儿来看看。鬼知道他到底有没有病呢。”护工唾弃了一口,转身就恨恨的走了。

    刚刚拿了一床烂棉被被他铺着,反正看不出来,冻死他。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