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321章 青山之王回来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周言词初回医院第一日,就引起了巨大的恐慌。

    往日里,需要护士小姐姐哄着回病房的小可爱们,全都乖乖上床休息了。

    往日里,需要护士小姐姐连哄带骗才肯吃药的小可爱们,一口闷了。

    往日里吵吵闹闹不肯安静呆着,今儿连点声音都不敢发出来。

    整栋楼都安静的渗人。

    唯一的遗憾就是,有几个病房多拿了两条裤子。尿了。

    周言词无奈的直叹气,好像大家都不怎么欢迎她啊。真是蛮失落的,这好歹,是她的娘家啊。

    对吧?嫁给谢岱齐以前,她就是精神病院的,这可不就是她的娘家么?

    “周言词,1103号是你的病房。进去休息了。”小护士搞不懂大家为什么那么紧张,淡定的拉着她回了病房。

    感受到几个老护士长对她投来敬畏的眼神,小护士还激动的很,昂首挺胸,一副勇士的模样。

    “无知者无畏啊。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想当初,在咱们医院,谁轮到她的病房,要愁的几天吃不下饭。”几个护士长远远看着,不由感叹。

    “无知的人比较幸福。”护士长撇撇嘴。

    不过说真的,轮值周言词病房,真的需要强大的心理。指不定,哪天就疯了。

    周言词进了病房,东摸摸西摸摸,倒是有些回娘家的激动。

    “哎哎,别乱摸啊。这是你的药,记得吃了。能克制你们大脑混乱的,没事别乱出门,这里都是有暴力倾向的。”小护士仔细叮嘱。

    白天基本上都不怎么限制自由,只有傍晚五点之后,就各自回病房。

    “你是新来的吧?好久没人这么跟我说话了。说起来,这里还真是亲切啊,我在这都住了好些年了。这,算是我的家了吧?”周言词想说自己现在结了婚,你们都是娘家人。

    但见那小护士没有交谈的**,便止了话语。

    “小姑娘,你最近桃花运有点旺盛哦。要小心呐……”周言词笑眯眯的看着她,随口说了一句。

    小护士翻了个白眼。

    “你可顾好自己吧,我八百年都没人追一次,还桃花运。”小姑娘哼哼两声,就出了门。

    不过到底是刚毕业没多久的女孩子,去了值班室,便偷偷画了个淡妆。准备下班后叫上两个朋友,买几身衣裳。

    万一,真有桃花运呢?

    小姑娘美滋滋的,女孩子到了年纪就期待骑着白马的王子来亲吻自己。就算是个精神病说的,小姑娘心里也舒坦。

    周言词并未放在心上,摇摇头,那小姑娘估计真是刚来的实习生。居然没盯着病人吃药?

    周言词看了眼监控镜头,装作将药服下的模样,药便掉进了袖口里。

    吃完没多久,门外便响起了脚步声。

    “你看到我的孩子了吗?这么高,扎着两个小辫子,穿着白色的裙子,她今年十四岁,因为我说了她几句考试没考好,她离家出走了。”一个穿着蓝色病号服的女人走进来。

    面上满是愁容,说话时小心翼翼的看着她,似乎很是胆小。

    周言词看了她一眼,明明只是个丢了孩子受了刺激的失心疯女人。怎么会穿上了蓝色病号服?

    “没看到,你去别处找找吧。”周言词摇摇头,心里在嘀咕,那些老病友多久才来找她叙旧。

    “不,我看到了,我看到了!你把我的女儿藏起来了。藏到了冰箱里,你放到了冰箱里,我看到了!我都看到了!还给我,你把女儿还给我!”女人突然眼神一变,便指着周言词急急道。

    “我请你来是做保姆的,你把孩子给我藏起来做什么?快点还给我!你把我女儿的头扔哪里去了?还给我还给我!我打死你,我要打死你!”女人突的整张脸变得狰狞起来,眼睁睁看着她瞬间就发了病。

    整个人犹如一只豹子似的,猛地朝周言词冲去。发了病的精神病,许多时候连几个大汉都制止不住。

    所以,她们需要每日吃药控制。

    此时周言词脚步都挪一下,只淡淡的看着她。

    就在她靠近的瞬间,周言词微微抬手。在触碰她的瞬间,那犯了病的女人只感觉一阵电流从身体穿过。

    从头到脚,嘟嘟嘟电了个清醒。

    一股烧焦味儿在空气中蔓延。

    周言词摸了摸手腕上的链子,这是临出门时三宝给妈妈戴的。杨院长当时也看到了,进医院时便未曾给她摘下。

    不需充电,只需要在大太阳下走几圈就成。

    此时那女人在地上抽搐,脑袋上的头发全都微卷。整个人仿佛没有半点力气一般,爬都爬不起来。

    “把孩子还给我把孩子还给我……”眼神恍惚,还活在自己的世界无法自拔。

    这个女人才三十七岁。老公是妈宝男,生完孩子半年就出去工作。

    孩子请了个保姆照顾。那保姆据说是婆婆介绍的,在老家生了六七个孩子,一个都没养活。后来精神有些抑郁,老太太见她便宜,就将人带了过来照顾孩子。

    一直到孩子去年上三年级。孩子自幼就不爱说话,似乎是缺少交流。胆子也极其小。

    后来有一日考试没考好,母亲说了她几句。一气之下就出了门。女人在家对着保姆发了几句牢骚,骂她卫生做的不干净,饭菜做的不好,心情不好便各种挑剔。

    当时保姆没说话。

    之后她出去上班了,直到晚上回来才发现孩子没回家。一直找啊找,找到疯了都没找到。直到有一日保姆辞职,收拾冰箱要扔东西出去。

    猛然见得里边一个衣角,当场打开冰箱,瞬间,就疯了。

    事后得知,那保姆在老家生完孩子就有抑郁症,在这边做事时,每次女主人给了她气受,她便报复在孩子身上。

    那晚女主人再三挑剔,甚至出言侮辱她只会生不会养,孩子活下来也是给人打工的命。那晚的嘴贱,将孩子推到了刀口上。

    说起来,也是一个可怜的人。

    疯疯癫癫的人,有几个没有经历一番痛苦绝望的过去呢。

    周言词走向门外,嘴角带笑。

    兄弟们,我,回来了!

    青山之王,回来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