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319章 坑病友兄弟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迟老三的苦,这才只是开始。

    厄运,永世相随。

    麻药无效体质,说起来,这可是极其坑爹是体质。

    据说有人剖腹产生子,结果在上了手术台才发现麻药无效,只能生剖。这几乎没有办法可解,耽误,就是命啊。

    “柳柳老三有这么个体质,你知道吗?麻药无效,这也太吓人。比在外面受伤还遭罪吧。”郑萱萱打了个哆嗦,拿着针生缝,没痛死算运气好。

    孟柳意似乎也没想到,抿了抿唇。

    “不知道,我也不知道,老三很注意身体,平日里头疼脑热都少,又不曾见过血,哪里用过麻药。怎么会,怎么会麻药无效……”饶是孟柳意恨迟老三狗改不了吃屎,此刻都有些心软。

    “算了,别说这些了。老三能捡回一条命已经是老天保佑了。柳柳,老三……老三他对不起你。以后,他就安分了。”老爷子似乎坦然了许多。

    儿子这般模样,只怕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只是他现在年纪大了,管也管不住了。

    孟柳意低着头没吭声,显然对迟老三还有不少怨言。

    “柳柳啊,老三以后就靠你多照顾了。他活了半辈子,总是不安分,对晏家也是欠了太多。我这张老脸至今都拉不下去找老晏。将来,安分了也好。”

    孟柳意笑笑,点了点头。

    “唉,对了柳柳。上次那女孩子跳楼,真的跟你没关系吧?”郑萱萱嘴贱又问了一句,迟少校扯了她一把,郑萱萱这才撇撇嘴翻了个白眼。

    孟柳意低着头,鼻音很重。

    “她年纪小,又是为了找父母来的迟家。结果……那天我是见她一次,但是是她亲自找的我。她,她怀孕了。感觉没法做人了。我劝了她好多次,她都只是哭。老三,哎……后来她跳楼后,我找人收殓了她的尸体,这才没被发现。”孟柳意那委屈的模样,看的迟家人心酸。

    “荒唐!”老爷子拐杖都差点摔了。

    乍然一听气得脸都青了,若不是他儿子,只怕早就被他打死了。

    也怪当年自己太疼小的,让他养成这无法无天的性子。

    “好了,此事谁都不准再提了。”老爷子开了口,眼神微沉。

    仿佛,那跳楼女孩子的死,直接翻过了。

    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想翻篇,也不是那么好翻的。

    此时迟家的一切,周言词丝毫不关心。此刻,坐了一夜的车,总算到达了目的地。

    请了个代驾开车,原来的司机被跳楼那个搞出心理阴影,不敢开车。

    杨院长就没见过这么一波三折的事,回到医院时,整个人都放松了。

    新医院搬出了市内,建到了郊外。

    占地极广,建筑也很是雄伟,可见资金极其到位。

    周围被筑起高高的墙,让人看不到分毫。隔音效果也极好,几乎隔断了里边的声响。

    看起来有些阴森冷清,刚下车,周言词便听到里边嗷嗷嗷的叫声。

    随着风飘来飘去,很是渗人。

    亦或是有着凄厉的哭声,有些像婴儿夜晚的啼哭,但不带人气。显得可怕。

    此刻天刚亮,周言词被交给了医生带去做交接手续。

    “精神错乱,精神分裂。昨天新发现有暴力倾向。先将她关到有暴力倾向那边。”杨院长眉眼微冷,接手的人点了点头。

    医院每个病人都是单独的房间,里边白色的墙壁白色的床单被罩,一切都显得冰冷又陌生。

    病人也分了类型。

    大体是没有攻击能力和有攻击向。

    周言词,被带到了有攻击能力的那一层。

    虽然晚上都是单独分开,但白天实际都是一起活动的。即便是有人看着,这打架也是常事。毕竟许多都是有着暴力症状的。

    “先去吃饭。”医生办完了她的入院手续,虽然对她的档案显示4s危险表示疑惑,但见这么一个白生生的小姑娘,也没在意。

    在医院待久了,谁还能制不住几个精神病?

    此刻所有人都在大食堂吃饭,病人也需要交流,整天关着更容易出问题。

    每人一个餐盘,周言词的位置上,只有个空餐盘,食物空空如也。

    周言词看了一眼。

    看座位旁面无表情的邻桌,餐盘里好几个大馒头和双份的米饭菜肉,便了然了。

    有攻击力穿的蓝色病号服,没有攻击能力的,穿的白色病号服。

    身旁几乎都是穿蓝色的。

    护士来回巡视,一般只要不起纠纷,她们基本上不会靠近。不然过多干涩,反而不利于病情的治愈。

    “我给大家带了点土特产,这可是我藏着带进来的。有人拿你们最好吃的东西跟我换吗?”周言词压低声音,在病人身边转悠。

    不少人听到了,眼神纷纷一亮。

    土特产!

    周言词穿着蓝色病号服,白色衣服的病认有些害怕。

    “先到先得哦,等下换完了可就没了。我专门给大家带来的土特产!这可是从千里之外带回来的,很珍贵很珍贵。”周言词声音带着蛊惑的力量.

    终于,有人没忍住。端着餐盘一脸贼兮兮的过来交易。搞得像地下党接头一般。

    “我把肉肉都给你,你换给我一点。”小姑娘年纪不大,不知道怎么疯了,此刻偏着脑袋似乎难得清醒。

    周言词从兜里抓了一把给她。

    满满的,有五六个来交换。不多时,她面前已经堆满了面包水果和米饭,各种菜和肉。

    护士远远看了,虽然疑惑但见大家很和谐,却并未靠近。

    “我怎么觉得有点怪怪的……”正吃着土特产的病人,喝了一大口水咽下去,转头看着周言词。

    周言词淡定的吃着饭菜。

    “你吃的是什么?”周言词轻声问。

    病人看了一眼,砸吧砸吧嘴。

    “土啊。”

    “对啊,土特产土特产,哪里有什么不对吗?”周言词反问道,看着那大兄弟满嘴的泥,很是认真的解释。

    “噢,对哦,没什么不对。”那人恍然,严肃的点点头,有什么不对吗?没错啊。

    就是土特产啊。

    大兄弟近乎虔诚的珍藏了那点土特产,藏着晚上吃。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