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318章 麻药无效体质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迟老三在酒店让人给泼了硫酸。

    而且被按在仙人球上忏悔,一张脸没个人样,到处都是腐肉,这也就罢了,仙人球的刺拔都拔不出来。

    不知道被哪个好事者拍了照片发到网络上,全网哗然。

    听得是男子为爱报仇,众人似乎都没有半点吃惊。只是见得那人从高楼坠下,都不禁叹息。

    “花花公子迟老总,夜路走多了终于遇上了鬼。那张嘴那张脸,不知道骗了多少年轻小姑娘。现在被毁了吧?”

    “最近传的沸沸扬扬的晏家小姐被人骗了感情,私奔又被人抛弃。生下孩子还流落在外。听说就是迟家老三做的孽哦……”

    “哈哈,我妈妈当时跟他们一个学校的。据说那时候晏小姐人美心善又单纯,只是隐藏了家世,那迟老三以为人家就是个普通小姑娘。拐了人私奔,后来又把人丢到外面不管。哪知道人家是晏家人……这两家现在关系可差了。”

    “他也就敢玩玩寻常人家的女儿,惹不起他又告不起他。现在遭报应了吧。”

    网民一见报道,纷纷嘲笑,甚至还落井下石。

    当初迟家小少爷闹出了多少花边新闻,大家可没少看。甚至那会还有刚出道的小明星,都跟他扯不清。

    现在听说被跳楼女孩子的暗恋者毁了容,竟是全网称快。

    迟老爷子赶到医院时,迟老三已经被送进了抢救室。

    孟柳意垂着头站在门外,背影单薄又可怜,极其萧瑟,

    林竹吟和郑萱萱是妯娌,此时自然赶紧上前安慰。

    “没事吧?你放心,老三可不会有事。人家老话不是说了么,好人不长命,坏人活千年。你家老三……”郑萱萱刚说到一半,顿时脸色一僵,见大嫂林竹吟瞪了她一眼,赶紧打了下嘴巴,转了话题。

    “二弟妹就是不会说话的人,你别跟她计较。三弟妹你这都是神仙般的人,可莫要伤气伤神。三弟一定没事的,老大老二和爸都赶过来了。你且安心。”林竹吟轻声说道,将孟柳意拉着坐下。

    孟柳意似乎这才回了神,轻声哭泣着,靠在大嫂肩膀上。

    美人,连哭都那么让人心碎。

    “哎哟不是我说,你也该管管老三了。这大老爷们整天在外面骚扰小姑娘,迟早得出事。上次那个叫什么来着,打着找父母的名头,居然跟老三勾搭到一起了。现在成了催命符了,啧啧……”郑萱萱历来心直口快,也不敢该说不该说,直接开了口。

    反正,迟家都疼老三,上次因为迟筱婧房门炸开,伤了她儿子,她这心里就一直不高兴。

    老大老二从军,老三从商。一家子都疼老三,她就看不顺眼。

    “老三也是个混不吝的,什么阿猫阿狗都能爬上床。”郑萱萱不屑。

    孟柳意身子一僵,林竹吟连忙出声呵斥。

    “萱萱说什么呢,当心爸听见了不高兴。老三出事咱们都不愿意看到,你说这些,好像是活该一样。”林竹吟瞥了她一眼。

    迟老爷子和两个儿子赶到时,正好抢救室开了门。

    “医生,我儿子怎么样?”一群人簇拥上去。

    医生解开口罩:“我们已经尽力将病人抢救回来了,不曾伤及性命,但是……有些后遗症可能要慢慢调养……”医生顿了一下,看着迟老爷子。

    “病患可有孩子了?”医生突然问到。

    “有的,有个女儿,前段时间送到国外留学去了。”孟柳意弱弱的开口。当初周言词来迟家,婧婧突然屋内所有不堪的照片暴露在人前,老爷子气不过就将人送国外去了。

    没有老爷子的同意,不许回国。

    “那就好。病人脸上伤的最重。那硫酸腐蚀性极强,几乎在泼上去的瞬间,病人的脸就开始腐烂。加上后来又被仙人球扎满刺,对脸颊造成了二次伤害。所以……”医生停了一下。

    这手术历时十多个小时,其实,大部分时间都在拔仙人球的刺。几乎扯一根,就会带出来一丝肉,病人就一顿惨叫。

    倒霉催的,他居然还是麻药无效的体质。全程,无麻药手术!!

    整个手术室都是尖叫声。大概,受伤还不如手术痛苦吧?

    “脸,基本上全毁了。我们也只尽力保住了他一只眼睛,另一只被仙人球扎破伤了瞳孔。左脸颊因为挡住了大部分硫酸,有一部分几乎见骨了。另一边肉腐烂了,如果要做修复,可能……很难很难。再一个便是……”

    “有一部分硫酸流到了胯下。伤到了一部分,可能,将来很难再有孩子。至于影不影响使用,这暂时不清楚。”医生简单说了一下,迟家人都沉默着没开口。

    倒是老爷子松了口气。

    “医生,能保住命已经很感谢大家的努力了。男子汉大丈夫,脸,不算什么。”是的,也许对别人来说不算什么,但对迟老三来说,那比丢了命还痛苦啊。

    只怕,还不如死了。

    “对了,病人麻药无效体质。全程都是活生生手术,这次遭了大罪,家属多照顾一些。”医生留下一句便溜了。

    真特么,太惨了。

    当时他发现病患麻药无效时,整个人都冒起了冷汗。他都怕人家没被打死,进手术室生生痛死。

    迟家人纷纷一怔。

    “天啊,老三麻药无效……”林竹吟当场惊呼一声,见孟柳意眼泪哗哗往下掉,这才连忙安慰。

    迟老爷子也没想到,儿子居然麻药无效,这百万人中都才能出现一人的倒霉体质。

    “老三这次可受大罪了。”迟少校皱着眉,虽然看不顺眼弟弟花心,但亲眼看着弟弟受罪,还是心有不忍。

    “查了吗?是不是有人布局?”迟队长沉着脸,他是老大,老二老三几乎都是他看着长大的,自然心疼。

    “没有,那伤老三的疯子跟之前女孩子是同校。据说经常尾随那女孩子,只怕……是为了给她报仇。”迟少校对老三这性格,也有些烦躁了。

    迟老爷子半响没开口,短短十几个小时,头发都白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