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317章 来自仙人球的爱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迟老三一听这声音,突然便浑身一麻。

    还来不及反应,便只感觉一阵巨大的力气按着他,朝着那两盆仙人球而去。

    “不!”迟老三一声尖叫,话还未说完,便只能听见喉咙咕隆咕隆的声音。

    “啊!啊……”面上狰狞可怕的男人不住地大笑,笑着笑着便流了眼泪。

    “你这张脸,她最喜欢你这张脸,你为什么不去陪她?你这张脸,只有她一个人可以拥有!谁都不准看,我让你生不如死,我要你一辈子不能让这张脸去给别人看!”男人眼中全是狠意。疯狂又可怕。

    死死的将不住颤抖挣扎的迟老三,整张脸全部按在仙人球上。

    仙人球隐隐往外滴血,迟老三被按在仙人球上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仿佛那仙人球有莫大的吸引力一般,死死的,怎么也挣脱不开。

    “在那里,快点在那边。都已经见血了,快点通知迟家人。”酒店的保安组上来了,一个个全都拿着电棍,看着那惨烈的一幕纷纷心口一凉。

    保安想拿着电棍去杵服务员,却发现那人猛地抬起头。

    “冤有头债有主,我只找他一个人。我今天就没打算活着出去,你们别逼我,不然咱们同归于尽!”死意在他浑身开始蔓延。

    “你们懂什么?你们懂什么啊?他这种人,花心大萝卜,害了多少人,仗着自己有钱有权,就玩弄女孩子的身体和心。一切后果都不在意,不管别人生死,老天爷不公啊!”男人一边哭一边嚎,哭的那叫一个凄厉。

    他暗恋了那么多年的女孩,不敢表白不敢触碰,那是他心中藏在角落最深处的美好。

    如今,被一个男人骗了身骗了心,还怀孕自杀了。

    “他该死该死!”迟老三此时已经失去了知觉,待警棍将那男人电的摔倒在地时,那男人大哭大笑的爬起来。

    “哈哈哈哈,你这张脸永远都是她的了,永永远远都是她的印记了。”说着,满脸疯狂的大笑,电棍在他身上发出一声声刺耳的响声。

    他仿佛感觉不到痛苦一般,猛地抓住窗户玻璃,站了上去。

    众人大惊,还没来得及反应,便见他一跃而下。

    早已做好了死的准备,死前,也要让她满足。将那个男人,那张脸,送给她。

    “迟总,迟总。快打120……迟夫人您受惊了,迟夫人,我们已经联系了迟老,您别怕。”整个走廊乱糟糟的,酒店管理不住地擦冷汗。

    “快把迟总扶起来啊。”经理黑着脸,哪知保安一脸后怕。

    “王经理,迟总的脸,全部被仙人球的刺扎进脸上了,不敢拔出来。全都扎进去了,好深。”说着,打了个哆嗦。

    太可怕了,整张脸血肉模糊,似乎被强硫酸泼过,有些地方已经露出了白骨。许多地方肉都腐烂了。

    腐烂也就算了,这倒霉老总还被仙人球亲吻了。全都深深的扎进了脸上。

    王经理一见,这心里都发憷。见迟夫人一副吓傻了,眼中含泪的楚楚可怜模样,顿时同情的很。

    这么漂亮的老婆,下半辈子只怕得守活寡了。

    迟老三裤裆那里已经被烧了个洞,似乎是硫酸不小心倒上去的。

    走廊的另一边,杨永新听到外边吵吵闹闹,便见屋内服务员一脸紧张的开了口。

    “客人,您可别出去。外边出现了个为爱报仇的疯子,将我们店里的客人伤了。泼了硫酸,脸上被扎满了仙人球的刺。当心伤着你。”那年轻女孩子吓坏了,躲在里边门都不敢出。

    之前带周言词出门的那壮汉,抬头看了她一眼。

    仙人球,好像出厕所前就看到那精神病在跟仙人球说话来着。

    不对啊,他去厕所前,仙人球好像在厕所来着?

    这壮汉脸颊边冷汗都下来了。手心里直冒冷汗。

    “等会jing方可能会来问话。外边那受害者是迟家老总,都是大人物。请各位客人海涵。”

    说完,便见屋子里所有人齐齐一僵。

    齐刷刷的转头看着那屋里唯一的女孩子。

    周言词正挽着袖子,一手抓着鸡腿,一手端着茶盏,啃得满嘴流油。听见外边吃姓迟的,眼皮子都没掀。

    杨永新突然想起,她上车时要求往香山庄圆路过。这,难道真是巧合?

    可,问题是周言词一路上全都在他眼皮子底下。这路上堵车,也不是她能控制的,怎么会?

    可他怎么看,都觉得跟周言词有点关系。

    怎么她一来,迟家就出问题了?问题是,她一直就没动过啊。

    杨永新这心里有点发憷,突然想起医院档案上,她的档案一片空白,但却写了个4S危险的标志。

    医院所有人都有档案袋,她的档案似乎被人撕碎了。只留下一片空白,上个院长突然疯了,又什么都没来得及交代。

    “出去看看。”杨永新顿了顿,刚打开门,一群人走出来。

    便见护士抬着担架,大声喊着:“让让,让让。”

    杨永新眼睛一撇,顿时僵了一下。

    只见迟老三那张脸已经没个人样,全部腐烂不说,那些尖锐的仙人球刺,全都深深的扎进了他的肉里。整个人凄惨无比。

    周言词淡然的看着一切,嘴角带着微笑。

    孟柳意被人扶着走出来,眼眶微红,眼泪哗哗的,一抬头,便与周言词对视上了。

    “这,事,没完。”周言词无声的说着,她相信孟柳意,看懂了。

    Jing方过来挨个问了话,谁都知道这是情仇。只是例行公事问了一下。

    只是在查监控,见周言词搬动仙人球那里多问了一句。

    只不过杨院长一句:“她是精神病,这次就是回医院接受治疗的。”jing方一听,扭头就走。

    跟个神经病计较,这不是脑子有问题?

    亏得没人注意,这位精神病乃是受害者的亲女儿,还是有仇的那种。不然,此事可没那么容易善了。

    不过都没证据,谁又说得准呢。顶多说一句迟老三,这运气真倒霉。

    所有人出了酒店时,天都已经黑了。

    司机早就换好了轮胎,只是刚要进酒店,就被从天而降的男人吓得尿了裤子。

    那男人睁着眼睛,嘴角还带着笑,脑袋往外渗血。以一种诡异的落地姿态,看着他。

    司机是没法开车了,浑身都在抖抖抖。一边走还一边落泪。

    “我怎么这么倒霉啊,难道真的是作孽太多了……”临时请了个司机,这才上了车。

    只是一路上,所有人都沉默的可怕。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