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316章 迟老三的劫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迟老三对女人,永远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但凡他所看中的女人,几乎没有逃过的。

    这些年跟孟柳意结了婚,虽然许久不曾传出绯闻,但真正如何,只怕只有自己人知晓。

    孟柳意有些东西,门儿清。

    甚至,那些缠绕在他身边冤魂不散的女人,有些还是她暗中出手弄走的。

    迟老三对女人狠不下心,但若是女人自己离开,他更高兴对方的识趣。

    这个人,没长心的。

    这些年他依然玩,只不过没出事,也学会了掩饰,不如年少时的张狂罢了。

    “我对你的心,你还不了解吗?我在外面都是玩玩而已,更何况,这都是莫须有的事情。那个女孩子,我只是怜惜她年纪小便没了父母的疼爱,看着她,跟看到了婧婧似的,跟咱女儿一样。”迟老三看着孟柳意,无比的真挚。

    孟柳意声音浅浅:“是吗?可是她怀孕了。”声音淡然,带着冷意。

    迟老三一怔,刚端着东西进门的服务员也猛地一僵。

    端着东西的手背似乎捏的死紧,骨头都泛白。身形都晃了一下,孟柳意看了一眼,便移开了眸子。

    迟老三脸一白。

    “不,不可能吧。”十多天前,那时候他是碰了那女孩子,而且那女孩子还是第一次。好不容易碰到个极品,而且极度迎合他,他玩的很尽兴。

    但事后让那女孩子吃了药的。

    此时乍然听到怀孕,迟老三还愣了一下。

    “我是见过她。但是她来找的我。她拿着检查单,哭啼啼的告诉我怀孕了。她不想破坏我们的家庭,我明确的表示会对她有个交代。哪知道她顶不住舆论的压力,跳楼了。”孟柳意语气都没有半点起伏。

    “说起来,她是孤儿。跳楼后都没人验尸,你应该庆幸这次没有被人发现,不然,这次脸可就丢大了。”孟柳意靠在沙发上,淡漠的样子,让迟老三有些不舒服。

    曾经,孟柳意第一次见他便是这般,淡漠冷静,敲开门看着他。

    “我是你父母定下的未婚妻。”只一句,仿佛不带丝毫感情。

    后来,迟老三起了几分征服欲。在晏若姌不在家的时候,不时的撩拨,眼睁睁看着孟柳意眼神的变化。

    从淡漠,但满含情意。他别提多满足了。几乎最大程度上满足了他的虚荣心。

    此时再见那冷静的模样,竟是生出几分恍如隔世的既视感。

    迟老三好一会才反应过来。

    “柳柳,柳柳。我……我对不起你。我那天真的喝多了,她哭着抱着我,求我给她一个家。我一时糊涂,见她几次撩拨勾引,我没把持住。柳柳,我对不起你。早知道她是那种人,当初知道她不是迟家血脉,就该将她赶出去。”迟老三这才不再狡辩了。

    似乎那女孩的死,也微不足道起来。

    之前抓住那女孩的死,也只是为了让孟柳意不再过问他的事。哪知道,居然把自己牵扯出来了。

    “那女孩子看着单纯,实际上心机重的很。为了勾引我,故意装出一副清纯的样子,我是被她给骗了。柳柳,我为了你结婚,为了你收心,为了你连晏若姌和她肚子里的孩子都没要,我是爱你的。”迟老三叹了口气,抱着孟柳意。

    孟柳意轻轻回抱着他,但眼底没有一丝笑意。

    站在一旁的服务员气得不住地喘气,见那二人和好如初,死去的女孩子做了恶人。整个人都气懵了。

    “先生,夫人,你们的酒。”服务员压低声音,声音似乎都有些扭曲,低着头轻声说道。

    迟老三直起身,带起几分笑意。

    “柳柳,咱们喝一杯。咱们夫妻二人共同度过了那么多风风雨雨,为咱们干杯。”说着,便要去拿酒杯。

    身旁的服务员却猛地抬起狰狞的脸:“去死吧,渣男!”说着,便将酒杯中八分满的液体,尽数往迟老三身上泼去。

    迟老三正要错开身体,哪知孟柳意突然惊慌的站起身,竟是直接将迟老三推了上去。

    所有都液体,全部泼到了迟老三脸上。

    整张脸,霎时冒起了泡,迟老三整个人都跳了起来。

    “啊!!啊啊救命啊,好痛啊……啊!!”迟老三捂着脸,想碰又不敢碰,整个人都痛得打滚儿。

    那抬起头的女人似乎还不罢休,迟老三刚打开房门,便被一把抓住。

    “你知道吗?你知道吗?那是我暗恋六年的女神啊,我暗恋她六年啊!我舍不得动她,舍不得破坏她的美好。你却害了她,你害了她!”厮打中,女一头长发被被扯下,竟是个样貌干净的男人。

    只是长得阴柔些,又画了淡妆,竟是没看出来。

    “我眼睁睁看着你,带着她进了酒店,我在门口等了你们一天一夜。你还大言不惭的说没动她,你害了她,你害死了她!她这么爱你,她这么爱你,你怎么不去陪她呢?你去陪她好不好,你去陪她好不好,她好孤单啊,她渴望得到你,我就把你送给她!”男人整个脸都扭曲了,可怕至极。

    “救命啊,好痛啊,柳柳快救我!柳柳救我,来人啊……”迟老三抓住房门门边,死死的抓住不肯撒手。

    周围听到尖叫声出来的客人,纷纷变了脸。整层楼都乱了起来。

    到处都是尖叫声,所有人转头就逃。

    那疯狂的男人似乎想起了孟柳意,刚一转头,便看见一双冰冷至极的眼眸。

    心底生出一股惧意,便转头抓住迟老三专心虐打迟老三起来。

    “我让你跑,我让你跑!你去陪她,你去陪她!”满脸的可怖。

    迟老三此时一脸都腐烂了,有些地方甚至见了骨。

    走廊里服务员尖叫着报了警,想要上前帮忙却吓得腿软不敢动。

    迟老三被疯狂的男人掰开手指,往屋里拖。迟老三一阵惊恐,只来得及抓住手边的一个大花盆。

    两个大花盆竟是被他生生拖进了屋内。

    男人血红着眼睛,早已失去了理智。干脆直接抓住迟老三的头,咧着嘴,可怕的一笑。

    “你,这张嘴,这张脸,不是最讨女人欢心吗?”犹如,从地狱来的声音。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