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315章 言佬最诚挚的诅咒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车上静悄悄的,一点声音都没有。

    也对,能跟精神病对话的人,大概也是不正常吧?

    绕了半圈帝都,终于在天色渐沉时到了香山庄园外。

    司机心想,只是来绕一圈又怎么样,反正自己又不停车,为什么刚才要跟她对着干呢?真傻。

    正想着,砰……

    车子猛地前倾,杨永新脑袋猛地磕到前方座位,抬头那一刹那脸上的狰狞差点掩饰不住。

    “老于,怎么回事?开了这么多年囚车,连车都不会开了吗?”杨永新皱着眉。

    说是囚车,其实是他以前办学校时,跨省去抓学生时开的车。

    那时家长交了钱,给了他具体地址。然后带着人开着车,将人带回来就成。

    至于怎么带回来,就没必要对外说了。

    此时车子猛地前倾,还有一阵响声,那司机嘴角满是苦笑。几乎不用下车检查,就能断定。

    “院长,爆胎了。”是的,没错,就在香山庄园大门口,爆胎了。

    就是这么巧妙,就是这么神奇,就是这么诡异。

    杨院长脸上有些难看,这天都黑了,带个人都带不回去。

    “下车下车,带备用轮胎了吗?”杨院长气得发火,将周言词带了下来。却又见这香山庄园外都是有钱人家,非富即贵,又只能按捺住了火气。

    司机如今半点不敢看周言词,干脆拿了轮胎就换胎去了。

    “晦气的很,这一波三折的,怎么这么不顺。”杨院长念了一声,见不远处有个五星级酒店。

    点了几个招牌菜,几个人将周言词放在最靠墙的位置,这才放心吃起来。

    周言词的位置刚好在窗边,心中默数三二一……

    迟家的车,正好停在楼下。

    一道俊朗的身影带着一个女人上了楼,似乎两人间隔有些远,不似往日的亲近。

    男人看着气冲冲的,沉着脸,女人刚下车,刚一抬头。似有所觉,便猛地抬头四处张望。

    周言词微微身后一缩,这才躲开了她的视线。

    忽然想起,曾经晏若姌进屋看见她和迟老三做那勾当事,此时见她如此警惕,只怕是故意为之了。

    这女人,小心敬慎,偏生在迟老三身上像个正常女人一般小心眼又恶毒,只怕是用尽了心思。

    真是好奇,她出国留学那些年,到底经历了什么。

    “迟老板,对不住对不住,今儿突然来了贵宾。给您预留的那间,让人给占了。”底下迎宾有些尴尬,这酒店也是五星,平日里迟老三那间都是单独留着不对外的。

    哪知道今儿来了贵客。

    迟老三脸色瞬间阴沉下来,但他历来对女人生不起气,且对女人温柔又多情。见那迎宾漂亮,一双眼睛楚楚动人仿佛随时能落泪,便压了火气。

    “给我们安排个位置吧。”

    那女人这才满是笑意的点头,幸好知道迟老三死穴,找了她来说话。不然今儿只怕少不得要得罪人。

    身后孟柳意眼神有一瞬间的阴狠,一闪即逝。

    曾经的温柔小意,柔情似水,此时倒像是能要人命的洪水。蠢蠢欲动隐藏在背后。

    说起来,真是巧。竟然跟周言词在同一层楼。

    “我要去厕所。”周言词擦了擦嘴,看着杨永新幽幽道。

    杨永新脸一黑,又怕闹开了尽失脸面,便让人带着她去。在洗手间外守着。

    “你给我老实点儿,我去去厕所就回。”周言词还没进厕所呢,身旁带她的男人便猛地冲了进去。

    该死的,怎么突然肚子疼。

    周言词眼睛都没眨,仿佛早已预料到一般,转身便到了走廊上。

    只是出来时没注意撞了个姑娘,那姑娘长得……不丑,但总有几分奇怪的感觉。似乎,带着几分英气。穿着服务员的衣裳。端着杯东西差点荡出来,似乎很是惊慌的样子。

    “对不起对不起,没瞧见您在这儿。”女孩子声音也有些奇怪,好像故意压低了声线,只是带着几分颤意。

    周言词摆了摆手,她才有几分踉跄的离开。不过护着杯子里的东西,一点也没荡出来。

    走到迟老三的门外,站了片刻,整了整头发,敲门进去了。

    周言词心中总有几分怪异感,好像有种不和谐,而且他……

    浑身都笼罩着一层死意,似乎,随时都会毙命。

    周言词想了想,见厕所外的盆景长势极好。其中还有两盆比篮球大的仙人球。

    便搬了两盆放在迟老三的门外,抚着树叶道:“好好疼爱他。深深的深深的疼爱他。”

    越深越好哦……

    说着,又看向了紧闭的房门。

    “以最真诚的心,赋予你神佛也救不了你的厄运。厄运降临,诸神避散。”说着,似乎怕迟老三不见血一般,干脆自己在仙人球上面戳了两滴血下来。

    “见血,蚀骨,钻心,永世相随的印记。”说完,从厕所出来的男人正好瞪着眼睛怒斥。

    “你乱跑什么,这里是什么地方,非富即贵,得罪了人吃不了兜着走。你个神经病胆子还挺大。”说着,拉着周言词便往走廊另一边而去。

    周言词笑眯眯的模样,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

    此时屋内气氛却有些凝重。

    “你是不是找过她?我跟你说过了,我跟她什么也没有,都是误会。她只是个什么也不懂的小女孩,你找她做什么?我既然跟你结了婚,那就收了心。我都娶了你了,你还想怎么样?柳柳,咱们夫妻多年,我,你还信不过吗?我都为你收心了!”迟老三扯了扯领带,儒雅气息不见分毫,倒是有些不耐。

    孟柳意端坐在沙发上,脸色平静的看不出内心想法。

    “不知道你哪里来的那么大醋劲儿?就因为她长得像晏若姌?我若是还念着姓晏的,我当初为什么要跟你跑了,然后抛弃她?晏若姌有家世有背景,又不会多管闲事儿,岂不是更舒服?”迟老三叹了口气。

    “我爱的只有你,你为什么不信呢?”迟老三烦躁的揉着头发,坐到了孟柳意身边。

    孟柳意嘴角勾了勾,似乎有几分嘲弄。

    看着迟老三的后脑勺,眼底没有笑意。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