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314章 言哥威武雄壮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说起新院长,也许有不少人听说过他的大名。

    当初因为创办电击学校,而被全网怼,后来顶不住压力辞职了。

    然后,他被高层聘请为医院新院长。

    只不过这次他学聪明了,再不肯暴露名字在人前,倒是低调多了。

    此时杨永新面带微笑看着晏家人,一脸的慈悲心肠。

    “各位大可相信我们,病人她有攻击意识,又没有控制能力,我们将她带回去是对社会的安全负责。也是为当初周家的初衷做出努力。谁都希望病人能好转,对不对?”杨永新看着周言词笑的有些怪异。

    “你只是个院长,有什么权利来家里带人?”晏老爷子心中有几分预感,只怕是有人在幕后操控。

    那院长见晏家人如此激动,努了努嘴。身后那人打开了电视。

    电视中正播放着精神病伤人不负刑事责任的事件。

    “你们大概还未关注今天的新闻吧?周言词若是被家人带出院也就算了,但她是潜逃出院,没有监护人没有自控能力自行出院。我们作为医院,有义务将人带回去。而且,诸位不要忘了,普通医院或许没有监管病人的权利。但我们……”

    “我们是精神病院,既然家属将人交给了我们,她逃出去已经是我们失职。既然已经找到了她,那便是我们的责任。更何况,现在民众都在质疑,我们作为医院带人回去于情于理。你们有意见,大可拿出证据来领人。”至于血缘关系,做完亲子鉴定再搞完证件再来。

    晏家实在要将人留下也没事,顶多遭受舆论抨击而已。

    但周言词,呵呵,你说要二度回精神病院,她还真不怕!

    晏家还想再说,周言词手一抬,晏若姌便闭了嘴。

    谢岱齐正沉着脸看向她。

    “别告诉我,你要回去!只要你不愿意进去,没人敢让你进去。”谢岱齐整个人都不好了,媳妇儿,外面还不够你作么?

    “谢影帝你太自信了,有我院长一日,终会带她回医院接受治疗。”杨永新笑了一下。

    “言言,你相信我,只要你不愿意进去,今天他们全部死在这里,任何人都查不到!”谢岱齐眼神一扫,杨永新便只觉得浑身凉凉的,仿佛被死亡锁定了。

    周言词连忙垫脚抚平了他的眉。

    “你觉得他们能奈我何?我就是想告诉他们,不要轻易招惹我,请神容易送神难,你懂吗?”周言词恶劣的一笑。

    谢岱齐…………

    我怎么感觉媳妇儿是缺新玩具了?

    晏家人见她自有打算,晏若姌便红着眼睛给她收拾了衣裳,还准备了许多吃食。

    “妈,青山可跟别的医院不同。外面不允许带任何东西进去,进了门,连身上衣裳都得换掉。”周言词见妈妈忙忙碌碌,连忙将她拦了下来。

    晏若姌眼泪大颗大颗掉。

    “以前没妈妈,让你受苦,现在有了妈妈还让你去医院受苦。我的女儿这么健康正常,怎么会是精神有问题。有问题的是我。”晏若姌有些自责。

    “妈,你想太多了。别人去是受苦,你女儿可不一定了。受苦的不定是谁呢。”说着,看了眼门外等着的杨院长等人。

    “等一个月后,妈你将证件搞定,带着人来做我的精神鉴定。记得,带上媒体。到时候,你女儿再拿个天价赔偿,我就是富婆啦……”周言词看着妈妈,这才让晏若姌放心了些。

    待一家人说了会话,周言词两手空空的便跟着杨院长出了门。

    三胞胎在后面远远看着,三宝一脸羡慕。

    “妹妹,到底什么是精神病啊?”大宝垫着脚看妈妈离开,问着三宝。

    刚刚百度完的三宝一脸羡慕:“就是做坏事不犯法。所以我给了妈妈些东西……”某小宝羡慕的不行,犯了错不用挨手心儿,幸福的妈妈。

    三胞胎扒拉在门上,都默念,要是自己也能这么幸福就好了。

    晏家一群人听完解释,看着她们三羡慕的要死的表情,扶额……

    周言词上了车,这车还是加了铁围栏的,这是以防万一有病人暴力倾向。

    毕竟,真伤了人你也拿她没办法。

    “往香山庄圆那边走。”那是迟家所在的小区。

    “哟,你还当自己是晏家女儿呢?以为是专车司机呢?还带指挥路线的?”开车司机嗤之以鼻,杨永新闭着眼睛假寐,没开口。

    周言词笑笑。

    “你会信我的。”说完这句就安心坐下了,仿佛对司机往香山庄园相反方向走毫不在意。

    十分钟后。

    车停下了。

    司机一脸不耐的皱着眉:“杨院长,前面路被挖烂了,要改道。”娘的,早上来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挖这么大个洞,堵车都堵一长排了。

    “换。”杨院长眼睛都没睁开。

    司机狠狠的往后瞧了一眼,就是不让周言词如意,干脆便绕道往另一条路。

    半个小时后。

    又堵车了,这才司机亲自下去问。没一会儿,回来了。

    “杨院长,前面有人跳楼。消防大队已经封锁了道路,行人车辆全都堵满了。”说着说着,司机突然回头看了眼后面。

    周言词正面大微笑的看着他。

    司机心里突然毛毛的,仿佛浑身汗毛都立起来了。

    “换!”杨院长眉心一皱,继续道。

    司机不信邪,这次找了条小道。开着车在还未开通的坑坑洼洼的路上跑,几个人都抖来抖去,杨院长好几次想说话,都晕的懒得开口。

    十分钟后,车再次停下了。

    杨院长额头青筋猛跳。

    “这次又怎么了?”出行不利啊!

    “这条路还没开通,我想着不堵车。哪知道……有人在这路上养,养牛……”司机黑着脸,看着面前一群牛霸占在路中间。

    而且,他仿佛从牛眼睛里看到了熊熊战意。

    杨院长正想说,让他下去赶牛,他飞快的便将车掉头。跑了……

    “谢谢师傅。”周言词淡淡的声音传来,司机紧握着方向盘。

    真特么邪门儿。司机这身上已经汗毛全都立起来了,再不敢忤逆她。

    绕来绕去还真如了她的意。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