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311章 不堪的回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妈,外面有人造你的谣,我把他们的牙打掉了。明天要请家长哦。”三胞胎推开门,黑着脸走进门。

    身后跟着晏迟迟,这四个熊孩子,全身都是泥,满脸跟个花猫似的。

    “请什么请,打了那么多请的过来吗?不好好关注国家大事,看什么娱乐新闻。”二宝奶声奶气的骂。

    “我我就没你们厉害了,我我……我给每个造谣的哥哥姐姐,都给他们漱口了。嘴巴那么臭,应该多吃点牙膏。”晏迟迟有些不好意思。

    是啊,是漱口啊。领着七十多个哥哥姐姐,买了一箱牙膏。

    谁嘴贱就拿着牙刷给他刷,一人一盒牙膏,刷到出血为止。

    晏家人…………

    不对啊,咱们是清廉世家,怎么后代有点走偏?

    晏老爷子悲伤啊,当初他那张嘴,不知道让多少官员胆战心惊。现在呢,儿子成了国安队长,小儿子成了生意人,女儿嫁了个部长,好在有他当年风范。

    说起林云召,在国外媒体上可是出了名的厉害。

    老爷子总觉得,后面几个孙子辈一个比一个走的偏。

    晏队长:呵呵,三岁能入国安,说出来怕吓死你。

    “妈妈,你别怕,三宝保护你。要是他们在嘴贱,三宝去炸了学校……”三宝很认真,眼中没有一点玩笑。

    “谁要是让妈妈流泪,三宝让他流血。”三宝抿着唇,眼底有着浓浓的担忧。

    大宝二宝对视一眼,都一副认真脸的看着妈妈。

    不造为毛,晏家人突然觉得这个回答有点严肃,要是搞不好,说不定得出事啊。

    “傻孩子。你们现在还需要妈妈保护呢,你们是妈妈的小棉袄啊,可不是铁秤砣。你们去保护爸爸吧。”周言词笑眯眯的。

    谢岱齐……

    晏家人关了电视,不再关注外界的传闻。

    老爷子高兴,亲自下厨做了几个菜,连老太太都有了几分清醒。

    晏家其乐融融,晏若姌整晚都跟在女儿身边不肯离开半步,时不时的拧自己一下。然后偷偷在后边偷笑。笑的眉眼弯弯,跟年少时一模一样。

    “明天可能jing方要来问话。上次被迟家领回去那个女孩子跳楼了。有人说是顶不住压力,有人说是没找到父母绝望了。也有人说迟老三做了不该做的,还有人怀疑是咱们家出手。反正大家实话实说,这事跟咱们无关。我反倒觉得……”晏队长顿了一下,看了眼妹妹。

    “曾经妹妹被孟柳意抢了迟老三,那女人我见过。远远不如外表那么单纯,只怕那女孩子的死跟她脱不了关系。”其实这事很多疑点。

    他有些头绪,但需要证据。

    晏若姌听到迟老三时没有半点关系,倒是听到孟柳意,怔了一下。

    “那时候……”晏若姌低着头,叹了口气。

    “那时候我和他搬出去没多久,她就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查到了我们。住到了隔壁。每日都会给他送饭菜来,即便我们不要,当着她的面扔出去。她也依然锲而不舍的送。”周言词拉住她的手,晏若姌反握住她,相视一笑。

    “那时候我们身上没了钱,我出去找事做,养着他。他就在家,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开始给我煮饭,每天回来都能吃到热乎乎的饭菜,虽然不是盐多了就是少了,但那时候,对我来说很幸福。但是他极少跟我一起吃饭,因为我下班晚。我也没在意。直到有一天……”晏若姌眉头微皱,以前从不回忆往事并不曾在意,此时想来,却有些不对劲儿。

    那天她有事突然回家,遇到孟柳意竟是在她家厨房。

    “多放些盐,不然你的手艺她可吃的出来。”孟柳意一边说着,一边抓了把盐进去。

    身后迟老三穿着浴巾抱着她,在她身上游走。

    兴许是玩够了,刚好见菜出锅,迟老三伸手夹了两根菜。

    还未放进嘴里,便被孟柳意一巴掌将菜打掉,打的迟老三都懵了。

    “哎呀哎呀,这么烫,刚刚咱们在我家都吃过了。这菜这么难吃,你不准偷吃她的。一点都不准!”孟柳意噘着嘴,媚态十足。

    迟老三当场便点着头答应了,埋在她胸前不肯抬头。

    恩恩啊啊的声音在厨房响起,晏若姌远远看着,整个人都惊呆了。站在原地,眼泪直流。

    似乎,从迟老三给她留饭起,他他就从未,再跟自己一起吃过饭。

    此时的晏若姌,猛地回忆起往事,那些被忽视掉的细节全都闪现在眼前。浑身突然一股寒意升起。

    一直凉到了心里。

    整个人面色惨白,手上的筷子哐当一声落地,仿佛受到了惊吓。

    晏家人听完她此话,齐刷刷沉了脸,晏队长更是想到她不知从何处染来的药瘾,整个人都是杀气腾腾。

    “你的饭菜都是孟柳意做的?迟老三给你留的晚饭,从未跟你一起吃过?”晏队长声音冷到了冰点。

    一家子人都沉默了,周言词更是怒火中烧。

    晏若姌呐呐道:“嗯。”

    她这些年过的浑浑噩噩,从来不敢想以前。直到言言回来,她才有了直面往事的勇气。

    而且,以前不曾注意,直到现在她才想起。迟老三留的饭菜并不好吃,但她却每次都能吃个精光,且过段时间不吃就会心痒难耐。

    她那时年少无知,将这称为爱的力量。以为是迟老三辛苦做的,自己觉得好吃是正常。甚至每日都念着回家的饭菜。

    此时想起,浑身冷汗都下来了。

    “我去打死那混蛋!他害了姌姌,是他害了姌姌!他不止骗了姌姌,还让姌姌染上那该死的东西!!”晏元昊当场红了眼,整个人爬起来就往外冲。

    若不是晏队长手快将人按住,只怕已经冲出门了。

    晏老爷子拳头紧握,这么大年纪,已经能极好的控制脾气。

    此刻却恨得牙根痒痒,青筋都冒了起来。

    晏若姌眼神有些呆滞。

    她从来没想过,是他亲手将她推进了无尽的深渊。他花心也好,不负责任也好,却从来没想过,他,真的想毁了她!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