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310章 凄惨过往全面曝光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周言词身份突然曝光,冲击最大的,只怕就是晏若姌了。

    心心念念的女儿,居然就在身边。

    而且受了那么多苦,甚至,甚至被送进了精神病院。

    那曝光的人只怕是安了心要爆,连周言词小时候的照片都找了出来。穿着周家孩子不穿的衣裳,不合身又冷,跌跌撞撞摔倒在地。

    这身份一被爆,立马就有了各种街坊邻居出来采访。

    此时娱乐新闻更是做了个特殊版面,直接到了周家山庄外。

    山庄外卖早餐的:“哦,你说那周家的丫头啊?怎么了?是什么有钱人家的女儿啊,哎哟,造孽了造孽了。”

    老板在围裙上擦了擦手,他们还没看电视,此时听到竟是惊讶不已。

    “那孩子当初抱回来时,都两个多月勒,瘦得很。那家人有钱,没母乳吃,天天吃奶粉。孩子奶粉过敏,长了一脸的红疹,满身都是红的。我们给那家老太太说,老太太不信咧,直到孩子一岁后才好些。那痒的,孩子整夜整夜的哭。”老板似乎现在想起都可怜孩子。

    “有钱人家都怕麻烦,宁愿喂过敏的奶粉都不肯熬点粥吃。后来孩子大了,有时候买衣服不管合不合身,反正给你穿了就行。家里没记住的话,两三年都懒得给她添衣裳,就捡周家那些兄弟的穿。要我说呢,这有钱人家,有钱是有钱,倒不如寻常老百姓对孩子上心。”那老板似乎很唾弃。

    “那孩子管的也严呢,不准出来玩,跟谁多说句话回去都得挨打。有时候隔着那么远的围墙,都能听见孩子哭得撕心裂肺。可怜呢,原来不是亲生的,难怪啊。”老板摇摇头,看的晏家人心痛。

    “这孩子都没上多少学,整天被关在家里。后来孩子大了,想要自由了。周家人直接将她关进精神病院管教了。”外面的街坊邻居你一言我一语,很快还原了她的生活。

    “不过说起来也是奇怪,在没有她以前,周家生活顶多过的小康水平。自从抱了这孩子回来,这日子简直跟坐火箭似的,做生意大赚,做什么赚什么,说句不好听的,在我这小卖部买两瓶水,都能给我买完所有的再来一瓶。后来嘛……”

    “估计是对那孩子太差了,作孽太多了,孩子前脚送进精神病院,后脚周家就出各种事。死的死伤的伤。这都是报应,对那孩子好点能咋滴了?”门口扫地的阿姨吐了口口水。

    很快,没上过学,虐待,精神障碍这些字眼便上了头条。

    好在周言词每次出现在电视上都不曾露脸,不然有着谢岱齐影帝的身份,只怕被人关注的更厉害。

    此刻晏若姌心如刀绞,几乎没法呼吸,看着周言词乐观的背后,哪知道她竟是受了那么多苦。

    她,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

    只要想想整个人便心口一阵一阵的痛。

    “要是早知道,早知道你过着这样的日子,要是早知道曝光妈妈就能找到你,妈妈……妈妈什么也不怕,她们要扒皮就扒皮,这样妈妈也能找到你啊。”晏若姌眼泪大颗大颗往下掉。

    晏老爷子坐在沙发上,拿掉眼镜擦着眼泪。

    他们其实早在三年前就找到了她,只是那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周言词想笑着安慰她,却只勾起了一个比哭更难看的笑容,看的晏若姌再没办法控制自己。

    冲上去就将女儿抱在怀里,紧紧的抱着那瘦瘦的孩子,指骨都泛着白。

    “妈妈不怕指责,也不怕全社会都骂我。妈妈怕晏家那么多仇家啊,怕她们比妈妈先找到你,对你不利啊。”晏若姌哭的无法自拔,难怪她第一次见到周言词就有种亲切感。

    “妈妈不要名誉,就算他们骂我水性杨花,骂我私奔不懂事,骂我该死,我都可以忍受。可是,妈妈害怕他们找到你,好怕他们找到你啊。”晏若姌曾经几次想登报找孩子,却都不敢大张旗鼓的闹出来。

    晏家当初出了名的清廉,出了名的反tan世家。从另一个方面来说,仇家也不少。

    她不敢找啊,真的不敢啊。

    难怪迟迟会遇见她,难怪三胞胎会这么得她喜爱,难怪她对周言词一见如故。

    这是她女儿啊,是她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女儿啊。

    是老天爷重新将孩子送到了她面前,可惜她却不知,好在还有机会补救。

    “我的孩子,我的孩子,这么多年苦了你了。妈妈对不起你,妈妈真的对不起你。这句对不起妈妈很久以前就想告诉你了。生了你却将你弄丢了,妈妈对不起你。”晏若姌这二十一年,被压得喘不过气来。

    若说当初被迟老三抛弃,她失望又迷惘过。

    但真正让她绝望的,却是她生下的孩子被人强行剖腹产子带走了。

    她甚至不敢想孩子会遭受什么,那些年,她日日夜夜都在做噩梦。每晚睡梦中,对她来说都是酷刑。都是一次次的折磨,折磨的她夜不能寐,折磨得她精神都出了问题。

    所以她恨呐,恨迟老三,恨那个女人。

    让她丢了孩子,没了青春,还染上不该染上的东西,也害了迟迟。

    周言词几次想笑着安慰她,嘴巴张了好几次都说不出话。

    只能回抱着她:“不苦,不苦,我不苦。你别哭了,我不苦呢。”欺负我的人,都遭受了灭顶之灾。

    言言要是那种大度的人,就不会跑回来查谁害了女儿了。

    她越是这么说,晏若姌哭的越是厉害。若不是周言词周身气息不同,只怕早就又犯了病。

    晏队长眼眶有些红,突然有些理解为什么当初人贩子会死的那么凄惨了。

    整个村都无一人生还。

    当初花了那么大心思掩盖,生怕流露出半点被外界媒体知晓。

    当时他还背地里烦躁,这么嗜杀对国安只怕不是好事儿。原来……

    深受其害。

    “以后妈妈保护你,以后我会好好保护你。”晏若姌看着她的脸,原来,这是她的亲女儿。

    她日日夜夜念着的女儿。

    周言词莞尔,这次,换我保护你。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