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309章 周言词身份曝光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你不是要选最契合你的身体和精神吗?怎么成了个快进棺材的老太太?还还是在拔氧气管的最后一刻爬起来……”周言词看着满脸皱纹,一脸褶子都能夹死蚊子的一姐,啊,这得叫奶奶了吧?

    周言词这心有点涩涩的。

    老太太斜靠在床边,将儿子儿子小孙子都赶了出去,这才放心大胆的说话。

    “之前看中的不是这个,是这家大儿媳家的孩子。才十五六岁。啧啧,我能让那么多人在我脑袋上以孝为名,在我头上作威作福?想让我做小,下辈子吧!我要做大!我挑了半天,就这老太太年纪最大辈分最高。本来想挑个太字辈的,可惜她家最后一个太字辈儿的,上个月刚入土。”老太太似乎还挺嫌弃,唉,想了想,总不能带个铲子去掘坟吧?

    勉强凑活了。

    周言词一听,哎哟,还是这么个理儿。这两脑回路顿时碰撞到一堆去了。

    没多时,这两人便脑袋碰脑袋的在一块嘀嘀咕咕。

    门外年轻女人看着一脸心大的老公,额头直跳。

    “你就不关心里面的是谁?大哥大嫂和湘儿他们都被弄到非洲挖煤去了,现在集团整个在老太太手里掌控着。现在又冒出这么个莫名其妙的女人,你就不觉得奇怪?”年轻女人俞晓洁皱着眉头。

    倒是那男人反而想的开。

    “妈都那么大年纪了,她心里还能没数不成?”余生是老太太的小儿子,今年才三十八,是老太太中年得子。后面还有个妹妹三十六。

    当年老太太在他们兄妹俩十多岁时便跟植物人似的躺病床上了。

    前面几个哥哥姐姐瓜分家业,他们因为年纪小,反而在帝国的最边缘,虽不在权力中心,但吃喝不愁却是肯定的。

    俞晓洁翻了个白眼,看了眼儿子抱着垃圾桶,气就不打一处来。

    “赶紧给我放下,抱个垃圾桶像什么话。”

    “妈,它们都是你的儿媳妇和孙子啊。妈,你就不心痛吗?妈。你给嘟嘟点钱,嘟嘟去给它们买点纸钱,再买点骨头,嘟嘟要把咱们余接子孙安葬了。”嘟嘟耷拉着小脸。

    回去就要将爸爸给他的微信和企鹅的个性签名改了。幼年丧妻丧子。

    俞晓洁被他气得一口气堵住,差点被提上来。

    “我是不是还要给你点钱,买点葱姜蒜爆香然后下锅炖啊?你这熊孩子,还儿媳妇和孙子,你到底在外面都跟着什么人学的,小小年纪不学好,明天就去幼儿园!明天就跟小区内的哥哥姐姐一块去幼儿园!”俞晓洁瞪了儿子一眼。

    见儿子整个人都一阵颓废气息,这才无奈的摇摇头。

    在外竟跟着瞎学,明天去幼儿园呆着去。

    还孙子,我看过几天你都要二婚了是不是?

    此刻的俞妈丝毫不知道,许多年后小胖子,是一直对外宣称,自己二婚的。

    咔擦一声,周言词从里边出来。

    跟三人告辞,这才脚步轻快的离去。

    倒是那男人看了她一眼,母亲对谁都不热忱,如今对个陌生小姑娘开怀,应该,应该没什么吧?

    本来母亲偷偷回国,不想惊动国内,哪知道一出车祸全都掩饰不住了。

    见完一姐,周言词一整天小脸都是笑着的。

    晏家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对外公布那白裙女孩不是晏家女,晏家女另有其人。媒体却紧咬不放,似乎对晏若姌当年之事有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

    “妈妈,我给迟迟小舅舅定的一对象到了。老师说不能带对象去学校。打了动物园电话,迟迟舅舅的对象进动物园了。”三胞胎垂头丧气的回来,大象,被送进动物园了。

    虽然谁都不知道三宝怎么联系上国外卖家,但依然令同学们很惊悚了。

    惊讶于晏迟迟的对象跟别人的对象,大不一样。

    周言词轻声细语的安慰了几个小朋友,并且承诺每周去看望迟迟的对象,孩子们这才罢休。

    周言词打开微博,发现锦鲤女神微博突然大涨了几十万。连忙打开后台一看。

    评论下哭天抢地的一顿求保佑,再仔细一看,狂热粉天后舒沅竟是头一个。

    下一个便综艺女王陈朵儿,求着要个双胞胎。

    谁都知道,陈朵儿结婚九年无所出,嫁入豪门没有孩子,能撑九年已经是奇迹。

    这几个流量顶级艺人带头,锦鲤女神一直热度不减。

    还有许多人证明,衰神影帝谢岱齐,就是因为娶了锦鲤才改了运。这下,更厉害了。

    周言词挑了几条,进他们微博走了一圈,大概了解所求之后开始回复。

    艾特综艺陈朵儿‘金童玉女天上来。’

    艾特肿瘤患者‘三年又三年,年年复今日。’正好,那人还能有六年的命。

    再一看,其中有条很丧的名字,语气也很丧的评论。

    “我要是锦鲤就好了,运气也不会那么差了,明明前三十年顺风顺水,今年却什么都不顺了。老公入狱了,父母去世了,孩子得了重病在医院等死,怎么什么事都被我摊上了。真想抱着儿子跳进水塘里。”

    周言词点开了她的简介,仔细一看,微微蹙眉。

    她除了年岁,月和日那栏,资料与她一样。按理来说应该是顶好的幸福日子了。

    怎会突然走了衰运。

    ‘去买注彩票吧,给你最真诚的祝愿。愿你,中,大,奖!用红绳缠在手腕间,每日午时对天拜三拜,好运缠身,厄运反弹!’

    周言词心中有所觉,屏气凝神的给她祝福加持。

    忙活了一通,给舒沅回了个消息,这才下了线。

    丝毫不知道,她的回复很快就推到了榜首。

    迷信,锦鲤女神,几个关键字很快上了头条。

    深夜,晏家人还未回来。

    周言词将饭菜热了几次,晏家人都不曾归来。

    中间晏队长打了一次电话,语气有些凝重,但依然嘱咐她将四个孩子照顾好。给警卫室打了电话,今晚彻夜在晏家周围巡逻。

    似乎,是晏若姌当年那个女儿,被人扒皮出来了。

    这次,只怕是有人安心要将晏家拖下水。丑闻,对于晏家和林家,都不是什么好事儿。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