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305章 神明在身边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周言词赶到了医院。

    到了医院才发现四处都是伤员,还有不断赶来的家属。

    有人在医院大哭大闹,有人在医院撒泼打滚。

    周言词能感觉到一姐的存在,只是却怎么也筛选不出到底是谁。

    “都跟你说了,我没伤没伤着。我做副驾驶怎么了?那位置虽然危险,但我没事啊?我福大命大!用不着住院。放我离开。不然我就不客气了!”穿着花裙子的女人身上干干净净,还顺带理了理那头棕色卷发。

    “你去检查一下,你那辆车是受伤最严重的,都被挤扁了。驾驶室那个是你老公吧?现在还在抢救,你去跟我检查!”之前现场那个女医生怒骂一声,正好急诊室突然又冲出来一个女人。

    “我老公呢?我老公呢,医生医生,我老公叫王勇升,我看到那辆车了,就是被挤扁了那辆车。”披头散发的女人满脸憔悴,背后还背着个几岁孩子。

    女医生愣了一下,再看看旁边穿花裙子的女人,眉头微皱。

    “你你……你老公在抢救室。”那女人明显是在家带孩子的家庭主妇,穿着简单舒服,一般都是为了带孩子方便。

    女人眼泪哗哗往下掉,蹲在地上似乎无助极了。

    旁边花裙子女人撇了撇嘴:“我没什么事,那我走了。”

    “不能走,你不能走。王勇升还在抢救,你跟他一个车,你不能走。先检查,待会还有人来问话。”医生看着地上那老实巴交的女人,在王勇升几个字上咬重了一些。

    绝望的女人一怔,背后孩子还在哭闹,她只穿了双拖鞋便跑了出来,路上因为着急还掉了一只。身上的衣服是六年前结婚买的,后来为了给孩子省钱,也不想给老公压力,就一省再省。

    久而久之,她老公也觉得她不用花一分钱了。

    面前的女人穿着一身时髦又漂亮的裙子,虽然高跟鞋掉了,但脚趾保养得极其漂亮。一头卷发精心护理,若不是有些狼狈,俨然一个富家小姐。

    “就是她就是她,就是她。她和开车的男人打架,撞了前面的车,还不肯挪车。”突然站出来一个男人,指着那花裙女人。

    “你还我老公,你还我老公。”带着的年轻女人突然扑上去就打,急诊内竟是突然慌乱起来。

    “谁找你老公了,谁要是找你老公就让我当场死亡。”女人朝着那蓬头垢面的妇人啐了一口,提着包就要走。

    周言词站在一旁,这里,到处都是一姐的气息。

    周言词看了眼那花裙子女人,“举头三尺有神明,乱说话可是要付出代价的。”周言词看着她道。

    “什么神明,年纪轻轻的脑子有病。”那厉害模样一看就不是好相处的。

    周围人议论纷纷,显然也是看出来了。

    那花裙子女人只怕是跟姘头出来幽会,结果路上出了车祸,还成了连环车祸。现在被人家老婆逮住了。

    只是,瞧着那样子,只怕那老实女人还拿小三没办法呢。

    周言词没在意,只一个个病房找。

    只是怎么看都不太像。

    “我要奶奶,我要奶奶,爸爸我要奶奶……我的老婆孩子都死了,不能没有奶奶了。”小男孩抱着高大男人的脖子,男人眼神坚毅,眉眼间带着几分戾气。

    身后跟着的女人沉着脸,面上没有一点笑容,精致的面容带了几分冷意,让人不敢靠近。

    周围还有保镖将他们一家三口保护起来,朝着楼上 VIP病房而去。

    有人背地里打听身份,医护人员都面带微笑摇着头不曾说话。

    “嘎嘎……”大鸾又叫了两声。

    周言词按住它的脑袋,捏住它的嘴,别说话!!

    “我给你说了,你老公的钱不在我这,要是在我这,让我暴毙,行了吧?我都赌咒发誓,能离开了吧?”花裙女人满脸不耐烦,推开背孩子的妇人,便大踏步往前走。

    只不过这次出门没坐车,总觉得心里玄乎乎的。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

    干脆找了辆自行车,骑着车飞快的在人行道上疾驰而过。

    背上,是那抢救无效死亡男人的包。里边是王勇升所有的家当。

    密码,她全都知道。

    女人嘴角带笑,咧着猩红的嘴,满脸笑意,阳光下,却带着几分冷冷的气息。

    前面似乎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只是还没来得及反应,她便一不小心摔倒了。

    她感觉脖子上有点凉,好像有什么东西滴答滴答的滴下来。

    她摔倒在路边,睁着眼睛,看着周围的人围了上来,全都指着她满脸惊慌。

    她才离开医院三分钟,又被抬回了医院。

    这次,那背着孩子的女人没上来找她要钱,只是看着她很是惊恐。捂着孩子的眼睛,自己上来拿了包。

    她想将包拿回来,却怎么也没力气。

    只觉得脖子那凉飕飕的,小护士好像在她脖子那围了圈什么东西。即便如此,她还是觉得脖子凉飕飕的,浑身都凉飕飕的。连手指头都动不了。

    想要说话,喉咙那里却哧哧哧的发不出声音。

    “报应啊,这报应来的太快了。”

    “天啊,太吓人了。怎么会这样,吓死人了,晚上都睡不好觉了。”到处都有人议论,花裙子女人身上,全是鲜红鲜红的血液。

    只见她漂亮的脸蛋下方,脖子那里一圈殷红殷红的血迹,那白纱布层层捂住,依然不住地往外渗血。

    似乎,那人还没有任何感觉。仿佛麻木了。

    “听人说,是骑着车太快了。被风筝线割断了喉咙,脑袋都只剩一层皮吊着了。可怕的是,那个人还不知道自己脑袋掉了,马上就要死了。真是作孽啊。”

    周言词站在人群中,看着那脑袋不受控制偏着的女人,眼神开始涣散。

    “我说了,举头三尺有神明。人在世间,多行善事,日行一善,必有善果。”周言词默默道,那女人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眼睛,却暗了下去。

    整个急诊科眼睁睁看着她,还没做任何抢救就离世。

    所有人都只觉得全身发凉。

    举头三尺有神明。

    没人知道,从今天开始,这急诊科每个人,都尽力行善,为自己和子孙后代积福。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